《我,準時下班。》第2話 (8.0分)


Share


看似關注職場文化中的性別不平等,實際是討論自身心魔的克服。賤岳前輩在產前產後態度驟變,心疼職業媽媽在職場上所受到的歧見之餘,更令人思考「準時下班」的意念在身分、環境等外在因素轉變後,要如何維持初心。本劇持續拉出寫實的職場議題引起討論與共鳴,劇如人生,正因為觀者都可能經歷,因此更能投入其中!

作者:葉奶茶
收視:10.4%


劇 名:わたし、定時で帰ります。
電視台:日本電視台 NTV
首 播:2019年4月16日
時 間:逢星期二晚10時

原 作:朱野歸子
編 劇:奥寺佐渡子、清水友佳子
導 演:金子文紀、竹村謙太郎
監 製:新井順子、八尾香澄

音 樂:平野義久、新屋豐
主題歌:「Ambitious」Superfly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東山結衣 — 吉高由里子 主演
種田晃太郎 — 向井理
吾妻徹 — 柄本時生
来栖泰斗 — 泉澤祐希
三谷佳菜子 — 宍戶Kavka
賤賤岳八重 — 內田有紀
福永清次 — 中山裕介
諏訪巧 — 中丸雄一
愁 — 櫻田通
王丹 — 江口德子
戶塚學 — 梶原善
篠原友之 — 酒井敏也


開場是製作四部成員共同慶功,但結衣(吉高由里子)因上回神秘友人愁(櫻田通)而對部長福永(中山裕介)有所憂慮。福永先前經營公司似乎有些營運上的瑕疵與問題,看來會是後續伏筆。

確實福永的領導問題馬上浮現。上回靠著三谷(宍戶Kavka)與種田(向井理)努力拿下的廣告案,福永馬上就換上剛回歸、幹勁十足的賤賤岳(內田有紀)作為主要負責人。

當然客戶指定不能不換,只是作為上司好歹也顧及一下三谷的心情,一個勁的追捧賤賤岳,三谷先前的努力感覺只是浮雲,任誰都不會心服口服吧?奇怪的是明明種田清楚福永的問題,卻不願意積極處理。

種田因職涯規劃而與結衣商談。聽結衣述說自己未來的結婚與生子計畫,不曉得種田做何感想?透過回憶可以明白兩人婚前與彼此家人的飯局,因種田工作過於勞累而錯過,還好的是雙方家長都很包容。

可真正讓兩人破局的是結衣到種田住處尋找對方,詢問對方是否記得今日飯局,種田卻看起來蠻不在乎;最要命的是結衣詢問對方自己與工作誰比較重要時,種田回答了後者。

不太確定是否為氣話,但感覺種田並不是對結衣沒有感情,結衣對過去似乎也還有很深的遺憾,且兩人至今的對話都仍舊充滿火花,這反而是結衣與現任男友諏訪(中丸雄一)所沒有的。種田真的是工作狂嗎?還是只是因為當初他的上司是福永?

廣告案持續進行中,對方負責人因與賤岳曾合作過,對其相當信任,也因此讓賤岳有些自我膨脹。不過會議中業主要求更改網站方向,引起原負責人三谷的不滿並提出反駁,卻被賤岳馬上阻止。後續賤岳也因為此事向三谷質問,確實三谷做為一個具有多年經驗的角色,會議中直接出言反駁相當不專業,應有更好地處理方式。若筆者是賤岳也會選擇阻止,也許三谷是企劃案被橫刀奪愛因而有些失常?

可除此之外,賤岳的行為就開始荒腔走板了。所有的細節她都死命抓在手裡,將廣告業主對自己的信任無限上綱,許多細節都不過問廣告業主,不斷要求下屬為其更改;即便觸碰到了一些抄襲的模糊地帶,也不聽取下屬的建言,一意孤行,引起眾人的不滿。對她而言,下屬似乎成了她的工作工具,所有想法都以她為核心,下屬不需要有想法,只要把她的想法具體化就好。

果不其然引起下屬們的壓力與反彈,大家只好推跟賤岳最好的結衣去溝通。兩人談話之中,可以發現賤岳本身壓力也極大,曾奉行準時下班的她,此刻如此兢兢業業,其實是源自當初懷孕時馬上被撤換工作;而今回歸工作場所,卻不斷被貼上「職業媽媽不能太過勞累」、「孩子是她們不願加班的理由」等,於她而言無疑是無法再像從前那樣,純粹的「依個人工作能力」被檢視與肯定。不禁令人思考,「準時下班」這樣的想法,是不是會因為身分地位環境等諸多因素的轉變,而逐漸失真?逐漸無法貫徹呢?

果不其然後續工作上果然出了狀況。業主發現廣告與其他公司雷同大為震怒,這部分網站設計真希(佐佐木史帆)早就警告過,還好身為上司的賤岳此時選擇勇於承擔,並向客戶致歉,種田則默默提醒賤岳業主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儘管賤岳向下屬們致歉,但感覺眾人對其產生的不信任感已產生,畢竟眾人必須要為了賤岳的誤判與膨脹加班,任誰也不會感到愉快吧?

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賤岳確實就是有了「媽媽」與「會社員」兩種身分,丈夫雖然體諒並努力做個家庭主夫,但實際上自顧不暇,還多次需要結衣幫忙;下班後的賤岳也努力協助丈夫,但即便是超人的身體也無法承受。終於在需要與業主重新提案的日子,她徹底遲到,犯下大錯。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3,73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