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邊的飯店》第4話 (7.0分)




雖然面試中確實找到了不錯的人選,不過櫻井仍然很執著於與丹澤的情誼,身為真正的領導者,宇海的發言倒是讓人相當讚賞。確實送走自願離職的員工,以及以意志阻止員工離職,都是總經理的職責。儘管這部戲偶爾會覺得雕砌感過重,以及情節太過順遂小品,不過每次遇上問題時,宇海身為領導者的高度與思維,是筆者認為值得學習之處。

飯店開始試用的小山內倒是大受歡迎,除了做事溫和能幹外,言談間也收服了梢與時貞,確實是個社會經驗豐富的人。只是看在即將離職的丹澤眼裡自然很是複雜,發現自己太過容易被取代應該沒有人會感到愉快吧?

丹澤帶著小山內處理飯店事務,言談間丹澤吐露了對於飯店工作的初心,小山內確實是屬於會令人忍不住講心事的類型。丹澤提及自己當年「幸運食材」與自己的故事,及受去世經理櫻井剛的照顧,只是最後那隻丹澤飼養的甲魚也走失後,讓他覺得也到了該離開的時刻。

看到這裡,觀眾們應當都連結到廚房的鬧劇。小山內雖是好意要將丹澤挽留,但結局卻是丹澤在廚房內驚險救下自己飼養的甲魚,崩潰的他狂奔到各處尋找能夠理解自己的人。

然而很不幸的,幾乎所有人對他的甲魚都沒有感覺。但這段丹澤尋求安慰的巡迴,配上一對對員工之間的離別情誼,倒是相當動人的手法。最為有感的當然是房務員阿部與吉村。因為賭氣而離開的吉村終於說出了內心話,話語間那種想言明卻又怕受傷的傲嬌台詞下得相當精準,可見編劇對於人與人之間交流的細膩情感還是觀察得相當入微。兩人這種似夥伴又不到戀人的情感終於在最後坦承,這一對同樣令人喜愛。

丹澤的鈴木浩介式崩潰終於到了臨界點,並向總經理櫻井要求提前離職,然而就在此刻,櫻井叫出了甲魚的名字,也一直有發現丹澤正在尋找牠,感受得到櫻井對於丹澤的關心。她也趁此機會向丹澤表明自己對於對方的離去感到相當不捨,以及對於過往日子的感激。

果真如宇海所洞悉,櫻井這種真摯直接的作為反而是她最大的優勢,事實上丹澤也確實被感動了,終於崩潰說出自己的內心話。原來離職跳槽都是一連串的巧合。原先只是對於自身的茫然,正好有了挖角的理由而向飯店試探,但後續卻一發不可收拾,更難以回頭。

這段飽含情感的崩潰吶喊讓人感受到丹澤對於飯店的熱愛,只是去世經理離去後讓他逐漸迷失了自己的存在感。筆者除了感動外,那段機關槍式的吶喊與情感堆疊,恍惚間也讓筆者覺得鈴木浩介的演繹頗有堺雅人的感覺。

最後甲魚默默拉開了宇海精心準備的彩球(我們就不計較這個比奇蹟美照還奇蹟的巧合是如何發生的,畢竟是「幸運」食材嘛),裡頭的字竟然寫著:歡迎回來。

原來宇海邀請來小山內就是新商務飯店的相關人士,而他在這裡工作的過程,被員工與飯店這種奮力掙扎的模樣所感動,因而決定取消開發計畫;而他的女兒竟然就是上集的房務狂小山內裕子(川榮李奈),原來名字就有暗示,但匆匆而過的名稱實在讓人始料未及。而裕子也確定加入這個團隊中。

這樣的結局儘管完滿,卻因為太過輕易解決而顯得不夠真實。先不論小山內答應宇海的邀請已經不可思議。一般來說真的會讓競爭對手深入自己的團隊中嗎?小山內還算正直,若他是陰險狡詐,飯店內部的機密不就被盜去或者大作文章?此外小山內深入後難道沒發現這間飯店的高層與元老,包括時貞與梢等,都是一些自私自利或毫無動力的人,這樣的狀況下他竟然會覺得飯店充滿希望?

這次的飯店危機雖然看似嚴重,也確實在處理員工間的情誼與心情真摯動人,但危機解決的過程不免讓人覺得過於兒戲,難道興建商務酒店只是如家家酒般的隨便?

下集終於要處理到宇海本身了。最後那通來自東京BALISTON酒店的電話,配上宇海充滿憂慮的表情,難道他與BALISTON酒店真的沒斷乾淨?不難猜想他應該是沒辭職直接消失,因而在Hotel Grande Inversao的活動中也刻意不露面。只是理由呢?希望不要又是一個過於兒戲的答案。

本劇在人與人間的情感偶見細膩與動人,可惜整體劇情格局高度不夠,總體性也不足,雖然定位小品,但適當地把每集的事件緣由與結尾妥善處理,而非靠過於完美的巧合與奇蹟,筆者認為這才是一個故事較為合格的表現。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4,31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