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第5話 (8.0分)




首次完全不觸碰社會性議題,轉為討論更基本而直接的人性和感情關係,路線變動並無不妥,但劇情基礎設定中滲有不少沙石,過份的巧合和脆弱的行凶理由都是弱點。然而欣賞編劇在本集讓中堂合理地晉身主要角色行列,同時進一步帶出他的過去慘事。

作者:CK
收視:9.0%


劇 名:アンナチュラル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8-01-12
時 間:逢星期五晚十時

編 劇:野木亞紀子
導 演:塚原亞由子、竹村謙太郎、村尾嘉昭
監 製:新井順子、植田博樹

音 樂:得田真裕
主題歌:米津玄師「Lemon」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三澄美琴 — 石原里美 主演
中堂系 — 井浦新
久部六郎 — 窪田正孝
東海林夕子 — 市川實日子
神倉保夫 — 松重豐
坂本誠 — 飯尾和樹
三澄秋彥 — 小笠原海
三澄夏代 — 藥師丸博子 特別出演
毛利忠治 — 大倉孝二
向島進 — 吉田烏龍太
木林南雲 — 龍星涼
宍戸理一 — 北村有起哉
關谷聰史 — 福士誠治
末次康介 — 池田鐵洋


本來以為經過前2星期鋪墊後,跟之前三澄美琴(石原里美)身世大公開一樣,在今集就要解決中堂系(井浦新)的過去謎團;不過開首不久就知道這個猜測未免過早,雖然了解中堂留在UDI的主要目的是透過其網絡找到殺死女友的凶手,但正戲還要留待之後。

本集的單元主線也是走簡單明白的方向:要求UDI做解剖的鈴木巧(泉澤祐希)想要證明自己的妻子鈴木果歩(青木美香)不是自殺,可以推翻人證的就唯有寄望解剖中找得到不符合自殺說法的證據;本來法醫的工作就是這麼簡單,所以每星期換一個花樣下可以有甚麼新意?媲如說 …..

鈴木先生根本不是果步的丈夫!在這裡給不太認識日本婚姻法的讀者解釋一下,日本人結婚(入籍)時要選擇跟隨「其中一方的姓氏」(法律上沒有訂明一定要女從男姓,只不過現實是夫跟妻姓極少發生而已),所以見到一對同姓男女的時候通常都會猜想是夫妻,港台沒有這樣的文化,所以不會因常見而麻目。

也因此不是日本人的我們也可能覺得用這個理由來寫一集是胡來,但站在日本人角度看,頂多是大意加程序不夠嚴謹。如果算上事實婚(沒有正式註冊的結婚,如《逃恥》不入籍但移動住民票即戶口)等的話還會更複雜。而且不論是法醫解剖的立場還是從社會向人性向來看,所謂的「屍體毀壞罪」、被申請人欺騙等都是無關痛癢;說到底就真是一個說故事的「藉口」而已。

錯誤地解剖屍體還能說是必要的藉口,但是當中的經過卻是無限接近於「說得過去的離奇」,快要到達穿鑿附會的境界。死者身上一點跟鈴木(男)拉上丁點關係的物件也欠奉,家中毫無情侶物件,明明住址一樣卻連聯絡同在青森的鈴木(男)也做不到;最後是傷心欲絕的死者父母難得這一次不會呼冤女兒被壞男人害了,而是寧可覺得自己女兒是自殺,再怎樣說也是過了火的低機會率。

反而中堂比平時還要出格的表現和情感流露,跟他的角色設定還算相襯,而且前兩集起就開始講他跟已逝女友的往事,(刻意地)將情侶的生離死別放在第5集,就不難理解中堂私下把果步的器官留下兼做化驗的舉動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3,40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