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科醫鴻鳥2》第3話 (7.5分) ,第4話 (7.5分)




第四集一開始又回帶到上集結尾吾郎漏報孕婦情況仍然一副自以為是的輕浮態度,究竟是編劇為了戲劇效果而為吾郎塑造這個性格?還是編劇借這個角色在控訴什麼?

懷著第二胎的秋野蓮(安Megumi)一直後悔第一胎選擇了剖腹產,覺得自己會向第一個小孩發火是因為剖腹產令她對小孩不夠愛,其實「自然分娩才是王道」這個說法老是常出現,究竟是從哪來的根據?以雯霏認識的媽媽級朋友的證言來說,自然分娩時是很痛,但其實也會自然忘記那是怎樣的痛楚,如果痛會淡忘,是否對孩子的愛也會隨著淡忘?

說到底雯霏還是看不懂是什麼原因,非要將孕婦和胎兒的生命都冠上不必要風險,難道只因為自己不懂教育子女,就要以兩條生命作賭注?這種因為「自己」而要胎兒承受風險,無論如何都講不過去吧?連鴻鳥都突然感情用事起來,明明上集才說過什麼確保孕婦順利分娩是醫生的責任,突然感到有點難懂。

白川領(坂口健太朗)雖然已經成為了可靠的兒科醫生,但原來仍是搞笑擔當,自以為撞破四宮的好事,被下屋知道了一定嘲笑他一整年。

醫院人手短缺到今橋貴之(大森南朋)要在休息日親自向各處的兒科求助,求人不果身心俱疲的今橋醫生,看來是得知自己時日不多的節奏?這樣又多一個理由說明吾郎這種抱著僥倖心理的人可以當上實習醫生的原因了。

越看越覺得不能理解鴻鳥的決定,人手不夠是事實,但四宮強調的是孕婦身上可能會有意外的風險,如果真的發生,也並不是有十位醫生圍著孕婦就可以確保嬰兒的健康吧?

又或者聽白川教訓年輕夫婦的一席話可以明白多一點:既然已經成為一家人,要享樂也請一家人一起享樂。確保順利產子是重要,但接下來的家庭生活是一輩子的事,也只有父母才知道怎樣才能打造自己想要的家庭。

今次四宮的說話也很難懂,不需剖腹的話不用急著剖腹,但本來不用承受風險的分娩,為什麼要讓母體和貽兒都承受風險?雯霏看到差點要翻桌了。

雖然大家看著秋野太太為了自然分娩的努力而感受到母愛的偉大,但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拘泥於形式上的表現?難道為了確保嬰兒可以健康出生而放棄自己的執念,就不是母愛的表現?

秋野太太最後關頭還是轉以剖腹產下健康嬰兒,分娩說到底也只是個形式,重點是媽媽以怎樣的心情去生孩子,秋野太太強大的愛當然感動世人,這個時點雯霏很想聽到四宮常說的那句:真是好運。

本來只想分享一下看完這兩集的迷惘感。但稍為倒帶回想兩集的共通點,發現編劇的手法更值一提,當然每集都有一個主線故事佔著大部份的時間,但中間總穿插著小事一堆,當中還有一個相對簡單一點的副線故事。

第三集以抑鬱的彩加跟開朗的山崎太太來對比敍事,平衡整集氣氛,而且帶出不同風格的醫生都可以成為病人的避風港;第四集秋野太太以維繫家人的愛選擇冒險,另一邊就是丟下嬰兒去二人世界旅行的青木夫婦,帶出不應拘泥形式,最重要是以怎樣的心態來組織家庭,幸福才得以長久延續。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4,94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