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筆記》第10話 (6.5分)


Share


智鬥已經退化至一板一眼下棋般的對抗,情節也開始流於普通,L死後劇集質素明顯下降,已是一齣再平凡不過的改編劇。只是對夜神月的心理描寫仍然做得好,算是其中一個小驚喜。下集大結局,沒有期待下由得奇拿的故事走向終結就好。

作者:CK
收視:11.4%


劇 名:デスノート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5-07-05
時 間:逢星期日晚十時

原 作:大場鶇、小畑健
編 劇:いずみ吉紘
導 演:豬股隆一、西村了
監 製:神藏克、鈴木亞希乃、大森美孝、茂山佳則

音 樂:服部隆之
主題歌: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夜神月 - 窪田正孝 主演
L - 山崎賢人
N - 優希美青
彌海砂 - 佐野雛子
夜神粧裕 - 藤原令子
日村章子 - 關惠美
松田桃太 - 前田公輝
相澤周市 - 弓削智久
渡 - 半海一晃
模木完造 - 佐藤二朗
夜神總一郎 - 松重豐
魅上照 - 忍成修吾

《死亡筆記》劇集詳細介紹


上集只在賣萌的N(優希美青)沒有交出甚麽成績,本集開始也只有一個不過不失的交換人質計劃,實在擔當不起L(山崎賢人)繼任人之名。這樣的N即使是平凡版的夜神月(窪田正孝)對付起來也是遊刃有餘,或許要期待米洛而非N的表現?

夜衫粧裕(藤原令子)被綁架的情節會好看是因為原著中的米洛膽大心细的計劃,阿月作為第二代L所發揮的作用有限,更不用說當時尚未發威的N。如今就連米洛一方行事也如此兒戲,所謂的「新的戰門」已經是名存實亡,淪為改動失敗的作品。

日村(關惠美)倒戈後雖然出場機會變多,但卻沒有善用她原來的假身份。筆者原本猜想編劇會利用這個新角色的美好願望又落空。原本說是科技人員的日村八集以來没建功立業,反而在最後幾集拿起槍來到前線去,只能說编劇實在太懶,没有充份考慮到各個角色的可能性。

N轉化成米洛是有跡可尋,不過演員本身並不適合演狂放的米洛,尤其N設定上年齢遍小,變身之後完全是小朋友身體配上過於成熟的性格,是奇怪多於驚喜。就像上圖的米洛在一眾匪徒中就像凹了進去,像跟班而非頭領。

米洛的調虎離山之計成功將松田(前田公輝)送到無關地點,不過他也蠢過頭了吧,史上最強殺人凶器的交易竟然就在商場外,真以為「大隱隱於市」這句話非常正確?前段利用松田的蠢和其他人的同情和私心尚算克制和合理,現在只剩下胡來作風,又一個質素急跌的證據。

由彌海砂(佐野雛子)來執行對Mason Fujiyama的裁決,無非是要給她出場的機會,現在的阿月根本沒有受到限制,除了沒有無限量的筆記紙之外他已經完全回覆奇拿的能力。交代給海砂是非常刻意地要讓各個要角都有戲份,就故意讓不同人各付出一點勞力。

同樣道理,魅上照(忍成修吾)就替代了「假裝」成奇拿的工作,形式上也換成適合電視劇的打電話方式。反而這邊換用有奇拿風格的魅上,最起碼沒有之前海砂般刻意為之的感覺。而且劇中顏藝比較高超者也有忍成修吾一席之地;現在可以留住觀眾的也只剩下這些視覺效果了。

營救粧裕的部份簡單得像笑話,即使利用筆記的強大能力也不可以令形勢如此懸殊,米洛就像普通的流氓般有勇無謀,失了應有與N齊名的風範。筆者並不認為日劇版米洛就必須保持原來的元素,但如此突兀地以人格交換的方式加入一個新角色又不加解釋,就難免有觀眾以既定角度審視。

米洛被擒後奇拿又落井下石要致人於死地,徹底改變之前每步都被L壓制的情勢差距。不過自L死去後,奇拿和N之間的智鬥已經由拳來腳往變成你一步我一步地規矩的比拼,沒有凶險也沒有危急之處。可能山崎賢人的L確實不討喜,但至少劇本中的L對得上超級偵探的名號,而不是現在過家家般的遊戲。

雖然整體而言日劇版不及電影版和原著已經是事實,但起碼L的部份還可以感受到互相追逐要擊敗對手的熱情,但N一接手已經是另一回事。就像L留給夜神總一郎(松重豐)仍然讓人有想像空間,「會不會是順水推舟地以總一郎來刺激阿月」,這種想像的趣味是L才做到。這也許是角色天生不足,但新N賣萌尚可,本職實在不行。

平凡月取回筆記的方法倒後簡單,不過仔細一想其實是原著中用來殺南空直美的類同方式,與操縱高田清美等算是對筆記的最高階使用法。不過反覆重看這一段後,筆者發現有一處好像有所矛盾。你們發現到問題是甚麼嗎?

終於取回筆記的阿月又一次狂笑,似乎不自制地大笑已經是窪田版夜神月的特徵。恰好電視劇公式中有一條作「奸角不可以得意忘形」,所以下一秒平凡主角就悲劇了。

明顯因為L的遺言而求證於兒子的總一郎看見了影響極其惡劣的一幕。繼上集對L屍首時所說的那個非常勉強的藉口,今集出現了指著「Death Note」說這不是死亡筆記的尷尬一幕。果然首集要用辭典查規則並不是做戲,如果稍一不慎真的會第一集就大結局。


無法勸服兒子的總一郎毅然在筆記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似乎是要死諫?寫完名字之後還要淋煤油將筆記燒光燒淨,你是忘記那條假規則,燒了的話隨時整齣戲所有角色都死光光嗎?

已經病入膏肓的平凡月首先做的是搶回筆記,因為尺度有點大不適合截圖,筆者建議大家可以看看劇中總一郎死時的神色,就知道夜神月這個人因為筆記的變化有多大。也許在所有範疇當中,唯有阿月的心理變化是演繹得最好,以至與原著並駕齊驅。

片末日村被送回米洛身邊,只要沒有違返「牽連殺害他人」就算做成甚麼破壞都有可能。阿月是要報復米洛?還是說非得要將米洛傷痕滿面的樣子重現?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2,37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