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書店女孩》第8話 (6.0分)


Share


幾次書店問題都靠兩位主角的男友得以解決,彷彿本劇變成《戰鬥!書店男孩》,而且過程過於迅速容易,不僅看不見兩人成長也無法入戲,還感到有些膩煩。此外劇情和角色關係不連貫,是編劇腦殘還是因為腰斬而刪去應有的情節?

作者:葉奶茶
收視:3.7%


劇 名:戦う!書店ガール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5-04-14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原 作:碧野圭
編 劇:渡邊千穗
導 演:白木啓一郎、木内健人
監 製:山下有為、沖貴子、松井洋子

音 樂:横山克
主題曲:渡邊麻友「出逢いの続き」
插 曲:SOLIDEMO「Girlfriend」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北村亞紀 - 渡邊麻友 主演
西岡理子 - 稻森泉 主演
小幡伸光 - 大東駿介
萩原麻美 - 鈴木千奈美
日下圭一郎 - 伊野尾慧
遠野由香 - 木崎由里亞
野島孝則 - 木下鳳華
西岡達人 - 井上順
田代敏之 - 田邊誠一
三田孝彦 - 千葉雄大
屋良部守 - 槙田Sports
尾崎志保 - 濱田麻里
柴田駿介 - 長谷川朝晴

《戰鬥!書店女孩》渡邊麻友、稻森泉 2015春季日劇詳盡介紹


小幡(大東駿介)遭左遷調職,社長向阿賀千表示了出版社殺雞儆猴的考量,然而阿賀千卻以作品要脅希望社長撤回決定,此時小幡出現阻止了阿賀千。此處雖然展現了阿賀千身為作家的任性妄為,但筆者仍覺得上集小幡已向他說明了其困境,阿賀千早該料到此處分的可能,所以儘管賣力求情仍難以同情,倒是小幡的敢做敢當的氣度很有大將之風。

無奈的阿賀千到店內將此事告訴亞紀(渡邊麻友),亞紀知道後亦陷入低潮,理子(稻森泉)察覺不對勁而出聲詢問,但亞紀逃避回答。奇妙的是,阿賀千製作的漫畫書皮受到歡迎,但他進入書店毫不遮掩、所有顧客亦無視,這似乎有點不太合理?

理子與三田(千葉雄大)一同在公園吃午餐,兩人討論須再提出新計劃才能夠維持吉祥寺店的營運。對於此點筆者倒是很欣賞,確實書皮能夠吸引的顧客有限,筆者也樂見本集有新的書店計劃。

兩人聽見遠方有小男孩哭聲而上前關心,理子負責安撫小孩、三田則去尋找其親人,幾分鐘後,男孩母親出現將之接走。

隔日一早吉祥寺店陷入混亂,原來批發商從天馬總公司得知吉祥寺店要閉店的事,因而調成最低供貨量。此段筆者感到不解的是,一發現供貨量不足時眾人竟驚慌失措等待理子到來,難道沒有人有能力去跟供貨商確認?不禁懷疑這個書店的工作分配是否有點問題,且眾人危機處理的能力似乎有些不足,要是理子今日請假,是否書店將亂成一團?就算想表達理子受到眾人信賴,此部分也有些太過。

為了應急,眾店員到鄰近的各書店採買補貨,然而還是遭到顧客抱怨,此時三田正好將書送到勉強解決;同時理子向社長詢問事情始末,野島經理再次出來補刀,而社長則是意味深長的指出自己相當看好理子的能力。對於社長的作為雖然有些錯愕,但因為前幾集的鋪陳而對社長保有一定期待,或許後段會有更深刻的社長經營觀點?但對編劇常常健忘的病情又難免憂心。

亞紀在知道小幡的付出後就極為擔心,然而後者卻避不見面、刻意不接電話,無可奈何的亞紀只好直接找上他。小幡的回應倒是很成熟,不僅為了亞紀著想、還跟著一同擔憂吉祥寺店的問題。

筆者對於小幡的逃避倒可以理解,一方面不想令亞紀擔心,一方面大約也尚未想好如何面對這一切;只是小幡說知道亞紀一定會擔心自責這點倒令筆者有些出戲,因為從首集到現在,都只感受到亞紀的任性而未有她替人著想的一面,上集雖然她為著吉祥寺店而努力,卻對小幡做出任性要求就可見一斑,此刻要說她有多自責,筆者實在也難以體會。

書店召開店內會議,理子表示進貨商難以針對單一書店增加發貨量,但自己會再嘗試,可是卻不斷受挫使她感到灰心。此時理子撥電話關心請假的亞紀,兩人互相打氣。

先不說亞紀在書店危機中因為私事請假有多不專業(筆者真心看不出她有生病),理子在困難時首先撥電話給亞紀也很奇怪,志保呢?三田呢?書店三人組呢?無論怎麼想都覺得很突兀,儘管編劇不斷營造兩人間的羈絆,然而前期沒有處理好的部分,無論演了幾集都還是讓人出戲。

理子回到店內,卻發現有供貨商因為欣賞早前書皮的企劃而願意供貨,與此同時各家書店皆陸續供貨,書店危機再次順利解決,而亞紀也在此時再次回到店內幫忙。

不曉得為什麼,總覺得有些說服力不足。一兩家供貨商還可以理解,但大多供貨商皆願意幫忙是否有點誇張?理子難道不認為有些奇怪嗎?身為店長的理子敏銳度似乎有些低。另外,本劇好幾次書店危機都算相當有趣,可惜次次都迅速化解危機,不僅感受不到緊張刺激,兩人成長處也毫無突顯,久了令人膩煩。

看亞紀不對勁的理子邀請她到自家中,兩人在夜晚相談心事,理子以「做出不令自己後悔的選擇」點醒亞紀。此段再次出戲。發現亞紀心情低落就立刻邀請她來自己家,然而書店三人組對自己誤解時卻只是逃避慌亂,難道三人還不如亞紀?而亞紀說小幡是自己最珍惜的人也很奇怪,兩人究竟是何時建立了如此深刻的情誼?

最後,先前就有聽到不少人認為渡邊的演技不好,先前筆者認為雖不到好,但也不算太糟糕,至少幾個部分掌握得還算不錯;不過隨著劇情的推演(可能還有奇怪劇本的加持),卻漸次感受到渡邊的表情變化不多、較無層次,尤其到此段感情戲更完全無法融入戲中。

受到鼓舞的亞紀隔日一早就找小幡相談,小幡的成熟發言再次加分,並作出類似求婚的宣言。

接著三田意外發現前幾日與理子一起幫助的那對母子,竟是田代(田邊誠一)的妻子與孩子(一瞬間想到友台同時段《Mother Game》裡的小田寺),並憤而質問田代。

筆者一向覺得千葉雄大模樣較為書生,不過為了理子而對田代發怒時的怒吼倒是有觸動到筆者,不曉得是否反差緣故,確實感受到三田的憤怒。倒是田邊誠一不斷擺出撲克臉,難以感受他的心境或考量究竟是什麼。其實筆者原以為那對母子說不定是哪個供貨商的小孩,因而化解了吉祥寺店的危機,不過顯然只是為了鋪陳田代這段。

田代因此向理子坦白自己的事情,且希望理子等他解決;心慌意亂的理子與三田談論後,得知田代的妻子正是兩人當日幫助的母子。另外理子亦詢問父親當日認為田代不好的原因,田代不敢正眼面對理子父親此點還可以理解,但父親的第六感猜到田代已有家室倒覺得有些神乎其技。

同時,三田與亞紀一同到書咖商討新企畫,書咖店員竟對亞紀開起玩笑,兩人何時交情變好也不得而知。編劇在本集兩次提及要想新企畫,卻始終沒有任何新企畫的身影,其實有些令人失落,也許該期待下集會出現?

亞紀雖然不曉得理子怎麼了,卻將理子當日鼓舞自己的話回送給了她,而理子從供貨商那裡得知供貨商回歸原來是因為田代的求情。

不禁開始懷疑田代是何方神聖。他不是獨角獸書店的人嗎?轉而幫助屬於天馬書店的吉祥寺店不是有些奇怪嗎?為何他一人就能夠讓各供貨商罔顧天馬書店社長的要求而供貨給吉祥寺店?難不成他是獨角獸書店的社長?

最後理子拒絕了田代。雖然筆者也認為田代最初為了挖角而接近理子不太道德,且自己尚未好好了結家庭問題就追求理子也很糟糕,然而理子只是因為不忍破壞那對母子的笑臉而選擇分手則顯得有些小眾。問題真的只是這樣嗎?若田代最終與妻子和好,真的就能夠幸福嗎?大概也只能強調田代將妻子當成備胎而已吧!相比之下,友台《Mother Game》將夫妻間婚姻、母子父子間的議題拉得相當有討論度。

本劇走向愈來越難以理解。除了劇本破綻眾多說到無法再說以外,每每遇上書店危機時,不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解決,就是靠著兩位主角的男友迎刃而解。此兩集小幡精彩演繹問題處理的成熟心態,差點要以為本劇是《戰鬥!出版社男孩!》;兩位主角的成長究竟在何處?照編劇的邏輯,彷彿演變成交個同行男友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6,64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