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麵愛好者劍心,給沾麵之父山岸一雄先生的公開信


Share


在下多年前已經在山岸一雄所創東池袋大勝軒沾麵的粉絲。身處日本時知道山岸先生仙遊,決定在遙遠的姬路寫一封信給在遠方的他,和他細訴當年怎樣認識他的沾麵,因此成為其粉絲和沾麵迷,之後努力奮鬥的經過。希望可以為推廣他發明的沾麵盡一分力。


山岸一雄先生:

山岸先生,在遙遠地方的你好嗎?也許你不知道在下是誰,事實上在下也只是和你有數面之緣和一張合照,但你讓在下的人生有很大的改變。

2004年,在下和一位遊戲界朋友去日本看格鬥遊戲比賽「鬥劇」,他帶在下去東池袋大勝軒吃拉麵,還記得那條長長的人龍,和擠逼殘舊的小小店舖,當時在下完全不知道為什麼要排隊吃麵。

當年在下還不知道美味拉麵為何物,但排完個半小時的隊,親口吃過第一口,方發現這世上原來除了中式粉麵之外,還有比此美味得多的沾麵,特別是超有嚼勁的麵條,教在下深深著迷。

當時店內有一個身型胖胖,但很有精神的男人和店員一起製作沾麵,在下還以為他個五十多歲,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已經年近七十的你,很後悔當時沒有偷偷拍下你的照片。

數年後,在下再去日本,當時已經對拉麵沾麵有一點認識,於是由被朋友帶去變成帶朋友去你的東池袋大勝軒。尚記得那時候正是你把舊店關掉,在附近另開新店的初期。店面大了,但人龍卻沒有減少,實在太強,而你就坐在門口像招財貓那樣迎接客人。

那時已知你是沾麵之父一代宗師,故此冒昧上前用初級的日語打招呼及聊天,還要求和你合照,那時偷偷看到你的身後有電線,原來是你因為怕冷而把電熱板收在外套之內。因為有合照,所以很記得這件事,而這張照片現在已成為在下的寶物,見證在下於拉麵界的起步和成長。

再見你是一年後,當時在下見到你仍然是坐在大勝軒的門口當招牌,雖然是玻天,但看到你精神似乎有點差,那時在下不敢上前打擾,想不到這已經是在下最後一次看到你的身影,兩年後再去大勝軒時已經看不到你。

在下因為你的沾麵成為粉絲,決定用心去研究和四處去吃不同的沾麵,讓自己更了解你發明的美食及背後的事,幾年下來,在下已有丁點長進,起碼有人會知道在下是沾麵迷,博客的沾麵文章有不少讀者,也幾次有傳媒訪問在下有關拉麵的心得,特別是和你及大勝軒有關的事,不同報刊的記者都會主動找在下發問,然而在下只是你的小粉絲而已。

4月2日,在下身處日本京都,在Facebook及Whatsapp收到十多個朋友發來的訊息,都是他們知道在下大愛你及大勝軒,而把有關你遠行的報導傳來。那一刻在下感到非常無奈和後悔,因為3月28日至4月1日在下和當年帶在下吃大勝軒的朋友小菜,事隔十一年再次結伴到東京,目標就是拍攝拉麵影片,然而因為時間有限,最終都沒有把東池袋大勝軒列入拍攝目標。

無論是朋友和相識的記者,都想知道在下對於你遠行的想法,加上自己感慨萬千,於是就算是在旅途中,都決定抽時間寫文,起筆時想到可以用「粉絲寫信給偶像」的方法去寫,於是就有這一封信,希望你不要介意。

從新聞報導中,知道你在病床上仍對弟子說「之後的,交託你了,給我守住東池袋的味道」,這讓在下十分感概。因為看到很多人在日本吃過某間大勝軒就以為知道大勝軒的味道,但他們不知道真正守住你的味道只有東池袋本店和少數直營的分店,經濟日報在有關你遠行的文章中也引用在下的博客食評,指出很多店都是借用你的名字宣傳,並非你的味道

之前聽說過,你曾經讓兩個弟子在沾麵上決勝負,一個以守住味道為目標,另一個是創新口味,結果你選擇打本讓創新的弟子自行開業,而讓守住味道的弟子繼承你的店。所以,在下一直都對身邊的朋友說,要吃大勝軒,一定要去東池袋本店,因為那裡才是守住你傳統味道的地方,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能夠品嚐你留下的真正味道。

近年在下吃了很多頂級沾麵,也漸漸了解他們得到好評和長龍,是因為創新而獨特的口味,於是讓東池袋大勝軒的味道顯得老舊被比下去,但是,在下一生人最記得的拉麵味道,永遠都會是十多年前你親手煮的那一碗。

看日本方面報導,很多人在你遠行之後都到東池袋大勝軒來「追悼的一碗」,因而出現超長龍,甚至有客人邊吃邊哭。無奈在下此刻不能回到東京,否則無論幾多小時,在下都一定會去排隊。

知道你在離開之前,還在床上說「歡迎光臨」,你的敬業和投入,讓在下深深佩服,在下希望能以你為目標和榜樣,繼續努力向上,為推廣你所發明的沾麵上出一分力。

願你在遠方好好生活,為那裡的人送上美味的沾麵。

你的粉絲 劍心
2015/04/03
寫於日本姬路市酒店內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39,894  |   文章分類: 拉麵沾麵, 特別企劃  標籤: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