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旅行車》第10話 (7.5分) + 總評 (7.5分)




筆者劇評史中最「乏味」和「乏力」的劇集終於完結!一夕浮沉就長期處於不過不失的境地,為何好看的小說不一定改編成精彩的日劇?如果你看到最後的話,甚麼情節讓你感觸最大?乏味過後,最後一次完全體味本劇的內在精神吧!

作者:CK
收視:11.2%


劇 名:流星ワゴン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1-18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原 作:重松清
編 劇:八津弘幸、松田沙也
導 演:福澤克雄、棚澤孝義
監 製:伊與田英德、川嶋龍太郎

音 樂:千住明
主題歌:SOUTHERN ALL STARS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永田一雄 - 西島秀俊 主演
永田忠雄 - 香川照之 主演
永田美代子 - 井川遙
永田智子 - 市川實和子
永田伸之 - 高橋洋
千賀和哉 - 入江甚儀
古閒 - 町田啟太
橋本健太 - 高木星來
永田廣樹 - 橫山幸汰
永田澄江 - 倍賞美津子
橋本義明 - 吉岡秀隆
永田一雄(幼少期) - 佐藤詩音
永田智子(幼少期) - 梅垣日向子
永田澄江(中年期) - 渡邊真起子

《流星旅行車》劇集詳細介紹


上集劇末永田忠雄(香川照之)抵不過現實的召喚,終於要脫離旅程離開快將完成修業的永田一雄(西島秀俊)。而這一段顯示是要將故事帶回到現世中彌留既忠雄與一雄,徹底解決二人的心結。

所以一直說著「控制不了目的地」、「一雄快要死了」的橋本義明(吉岡秀隆)就被編劇的神之手大筆一揮,就可以將一雄活生生地送回現世去了。雖然有打破原有設定的嫌,也許真的是一雄對父親的思念,改變了遊戲規則也說不定?

當然出於花時間/埋坑/豐富情感表現等的理由,又一次將早期的小伏線拿來講解一番。忠雄至死不願重建舊居,又致力發展一雄在東京擔當的同一種業務,不就是兒子衣錦還鄉不成的鬥氣心態嗎?這些小小的枝節不可謂不感人,只是表達的方式始終欠火候;這也是本劇的老問題了。

然後又是另一個舊橋段重用。大阪燒應該出現了四、五次了吧,都是用來連繫永田父子之間的感情線,也有一點傳承的味道。不過筆者認為這種敘事方法比較適合中短篇故事,短時間內多次提及的衝擊會比現在來得大。

一頓翻炒後,劇組才願意去面對一開始就提出的結局場面。忠雄返老還童與一雄同年紀地踏上旅程,這才有了「朋輩」而非父子的概念;將父與子的思維置於同年齡同時空,才得以一窺二人的心思是相近和是疏離。還記得不久前阿忠痛斥忠雄的死硬作風嗎?唯有流星旅行車才得以破解這種歲月的迷思。

而走過漫長的十集,到底父子二人的處世之道誰對誰錯?在劇中雖沒有明言答案,但簡單去看的話會是忠雄稍勝一籌。然而仔細思量的話,又不一定是這麼一回事。詳細就留到總評去說吧。

父子一起撒尿的一幕,雖然帶點不雅(甚至一丁點的性別歧視),但粗獷之中展現天下父親心坎深處的想法:只想有朝一日兒子長大成人,可以與父並肩。

道別過後忠雄的身影漸漸消失,就在一雄坦然面對「死去」的事實時,橋本義明(吉岡秀隆)揭露了他那跟本沒騙到任何人的謊言。旅程後會死當然是假的,不過筆者也一直沒有察覺這個謊言的本質是要保護即將重回絕境的旅行者。好像這是難得的好橋段呢!

所謂回到現實世界,到底只是夢醒了還是真正的結束時間旅行?此刻還沒有給予答案。但煥然一新的一雄已經有能力去處理好破碎的家庭,也能夠體味父親過去所做的一切。雖然沒有成功改變往昔,但至少未來已經改變。

一雄趕到醫院去見彌留的父親,基本上可以猜到那肺腑之言的完整內容。亦因此感人與否全看演員的功力。可能裝帥有一手,但論演感情戲的功架,西島秀俊永遠的一號表情實在有所不足。就算哭紅了眼面帶淚痕,怎麼依然是這副模樣 ……

流星旅行事是夢是真?對於旅行者而言並不重要,不過劇本給予的是較為溫馨的回應。流星旅行車確實存在,就差在你有沒有後悔之事來吸引它的出現。

殘酷的現實中當然不會有能預知未來的忠雄,也沒有不斷重來不斷學習的機會。但放下失敗過去從頭再來的話,又有誰敢斷言未來不可能變好?勝負不單是從旅行車下來後開始,而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決定勝負的時機。只是沒有人能夠知道,自己所走的是正路還是歧路,只能夠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坐上旅行車的時候到來。

全劇終,學習忠雄般舉起大姆指吧。


總評 (7.5分) – 變革,是為了更美好的將來;放下,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途

《流星旅行車》雖然題材尚算新穎,但其核心思想實是過去常見的套路。一是父子之情的拉扯,二是對不能改變的往事的追憶。

第一項古今中外實在有太多的例子和佳作,既有之前筆者戲言中提及的《背影》,也有劍心非常欣賞(而筆者仍未觀看)的《鳶》。

正因為珠玉在前,要將這個父子情的故事拍得精彩動人就更有難度。先不討論本劇在此項是否成功,至少稱得上稱道的是劇集加入了第二個核心思想,二者相承使故事更有發揮空間。

「對不能改變的往事的追憶」,劇中用上了時間穿越的手法,但效果傾向展現日本民族獨特的思維和世界觀。因此不會見到荷李里式的《回到未來》,而是比較像上季的《了不起的選TAXI》。但筆者認為故事雖用上時間穿越,但最終帶給觀眾的是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作品《下一站天國》般的感動。透過回憶一生中的重要時刻,達到放下一切悔恨的境界。

筆者上面提到的都是名作,而總評評分顯示的是本劇只是一般中游、不過不失的日劇。問題出在哪裡?是原作的問題還是改編失敗?

一、核心思想的轉移及清晰化

前文已經提到,《流星旅行車》的中心思想相當清晰,小說也好劇集也好,都是在講同樣的兩點。然而從小說轉化成日劇時,卻因為種種原因令兩點的重心有所不同,也就出現了實實在在的兩個版本。儘管日劇版拍得不好是事實,但出現如此結果也是有趣。

日劇版加添了不少情節(詳細可見第三部份),亦因為遷就時長而多少影響全劇的連貫性等重點。由此衍生的是劇組有大量時間去將同一橋段、同一思想重覆又重覆。原本一瞬即逝的穿越情節得以放大,令「改變過去」這一點顯得比較重要,也較多被提及。相反,小說版篇幅短,而且重心全在忠雄一雄兩父子身上,因此父子之情的描寫佔多數,而過去現在的衝突只是略有提及、比較隱晦。

但重心移轉是一回事,整體而言因為季劇時長(這點很重要,是影響一切的原因)而令劇組可以「畫公仔畫出腸」,原本需要細味後醒悟的,屬於原作者的想法都被一一挑明。即使日劇是合家歡的作品,也顯得過於幼稚。

往事不能改變這一點實在太清楚,一雄一一回到過往的重要時刻不是要改變過去,而是要改變自己。其實整個想法加起來就是一個詞,「自省」。父子之情又是如何呢?劇集中好像處處都顯示一雄的家庭完全失敗,反而忠雄才是心繫家庭的慈父。但細心一想,這些回憶、回顧只能發生在旅行車的旅程中,但現實是忠雄失去了他的兒子。每一代都希望為家庭締造最美好的家庭和未來,也希望去除自己曾經經歷過的痛苦。

但實情是我們都在跌跌撞撞地走下去。我們都在悔恨自己的過去、都在嘗試著改變未來。

二、演員是劇集的靈魂

父子之情不同於愛情,正因為其本質的內斂不比其他感情的外向,才更需要演員自身的表、聲線、動作種種一切去演活角色。西島秀俊和香川照之是老拍檔,可是多數時候他倆都是飾演相同年紀、背景類近的伙伴。而且演的多是正氣正派的角色,也就不需要過於豐富的情感流露。但本劇中的忠雄與一雄即使透過旅行事的影響變成同一年齡,但二人出身成長的時代差距太大,因此劇組以服裝設計、對白動作等的外在因素來突顯二人世代之別。如此一來就出事了。

雖然西島秀俊未至於是樸克臉,但「充滿不甘、悔恨的中佬」這個角色算是超出他能承受的極限。全劇多數時間都看不出改變,可能其中一集當中會變得開朗樂觀,但一星期後又變回死魚臉。演出未算出色不是罪,但襯托他的父親忠雄時就顯得平凡。

忠雄骨子裡就是一個昭和大男人:豪獷、粗枝大葉、自我中心。將這樣的一個男人放在現世中自然是特立獨行,而且身邊還有一條死魚襯托,加起來就顯得永田忠雄這個角色非常突出。而且一人分飾兩角(兩種年紀)時香川能夠表現出相當的差異,充分發揮他比西島優秀的演技。

其餘角色大多表現一般,值得稱道的有兩人。這一個是澄江(倍賞美津子),演技出色完美飾演忠雄的妻子。另一個是橋本健太(高木星來),童真中帶點機靈。表演不足的也有兩人,永田廣樹(橫山幸汰)有乃父之風,兩副面孔走天下;橋本義明(吉岡秀隆)也是一樣,甚麼情緒都是一個模樣。

總括而言,需要流露感情的角色有三分一選錯了、有三分一還可以、最後三分一表現良好。

三、改編是好?是壞?

筆者近兩季好像一直在對抗「原著改編日劇」的潮流。甚麼是適當的改編、何為優何之次,這樣的討論無日無之。《流星旅行車》這本小說相當優秀,為何改編出來的效果卻是如此平凡?

先講講小說本身的脈絡:起承轉合基本的變化不大、結局也沒有改動。而更動比較多在新增了中菜館父子的情節,豐富了永田澄江(倍賞美津子)的細節、與及全面修改有關永田美代子(井川遙)的情節。其餘情節沒有太大改動,多是因為要拖戲而拉長和不斷重覆,由此而產生的壞影響實沒有必要再講了。

中菜館父子的支線是最令筆者失望的。全因為這個支線是完完全全憑空創造的同時,最貼近故事本身中心思想的部份。忠雄一雄和這對父子原本可以產生完美的對接,不論是當作回憶的延伸還是現實的再遇,只要有能力去擴展這條支線就可以得到不錯的效果。結果他們與那條狗一同犧牲,變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作為一對有名有姓有背景的新角色,卻落得如此下場,這種改動的用意何在,實在令筆者費解。

永田澄江的戲份得到增加是筆者最為欣賞的地方。原著小說中澄江可謂完全沒有發揮,只是三流的配角,一旦講述永田家的過去往往就只是忠雄與一雄二人的對手戲。但日劇版中加強了澄江的重要性,致令一個家庭得以圓滿,補充了原著中母親的缺失。當然另一個好處是澄江與美代子之間可以構成連接,也就有了另一個垂直的關係,與忠雄一雄構成平衡線。

永田美代子在日劇版是好賭成癮的女子,原著小說中的她則是出軌成癮的女人。這樣的改動是理所當然的,主要是出於電視戲的尺度問題,但出來的效果遠比這要豐富。因為筆者認為這是一個恰當,而是有出奇妙用的改動。

日本的文化作品充斥著具深遠意味的暴力、情慾元素,這本來就是日本文化的一大特色。不論是小說還是日劇的美代子,她的癮的起因都是一致的。一雄過度干涉家庭侵蝕了美代子的角色,促使她以睹/性來證明自己的存在。不過小說的做法較為原始野性,其實更像日本作品;日劇版做了妥協,反而變得尋常一點。

本劇真正「改編」的部份的確可以做得更好,但至少不算差。劇集真正的問題是硬件方面的失敗。近月筆者認為最出色的改編作品是《寄生獸電影I》及《東方快車謀殺案》。前者與本劇差異太大,但後者在原著小說的定位上其實相去不遠。《東方》採用大膽作風,大刀闊斧地刪去比較細微的推理情節,然後原創接近兩小時的前傳故事。透過置換使得可拍攝的題材更多,而又不失緊湊。

《流星旅行車》其實一樣可以做到,將拖戲的地方刪去,完善新增改動的地方,大概就是一至兩集特別編(SP)的長度。筆者敢斷言效果定必更佳。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8,883  |   文章分類: 日劇總評,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