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白》第5話 (7.5分) + 第6話 (7.5分)




護士派系爭鬥逐漸白熱化,甚至走到院長跟前互相指控。朱里經歷多個病人有所成長,與孝太郎的關係開始明朗。田野島看來不近人情,似乎是有遠大理想。不過劇中人物眾多,似乎每人各自都有故事,擔心編劇未有足夠時間說清楚。

作者:Annie
收視:5.4%, 5.9%


劇 名:まっしろ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1-13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編 劇:井上由美子
導 演:今井夏木、坪井敏雄、伊藤雄介、東仲恵吾
監 製:植田博樹、東仲恵吾

音 樂:横山克、鈴木真人
主題歌:miwa「fighting -φ- girls」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有村朱里 - 堀北真希 主演
仲野孝太郎 - 柳樂優彌
松岡菜菜 - 志田未來
和田木綿子 - 高梨臨
羽野明日香 - 菜菜緒
木元櫻 - MEGUMI
川本慶子 - 竹内都子
保坂とし恵 - 西尾麻里
蓮見由香 - 信川清順
上原陽子 - 渡辺舞
柴田歩 - 周本絵梨香
安田美玖 - 伊藤麻實子
小村真人 - 水上劍星
辰見羊一 - 津田英佑
大江淳平 - 真島秀和
佐藤正隆 - 石黑賢
岩渕恵 - 水野美紀
田野島心 - 木村多江

《純白》劇集詳盡介紹


劇情到第4集尾段講到護士長田野島心(木村多江)與木元櫻(MEGUMI)同時舉行聚會,邀請有村朱里(堀北真希)等「無標記」三人組出席,第5集一開首,三人各自選擇去不同地方。朱里出席田野島的學習會;菜菜(志田未來)希望成為手術護士所以出席有岩渕(水野美紀)在的木元聚會;而木綿子則兩邊都沒有出席。

木元那邊岩渕飲了兩杯酒有點醉,竟然答應為後輩作主,「所有心聲都已聽到」。作為前輩岩渕似乎有點失策,明知木元的意圖也出席,可能她是想與後輩建立關係緩和護士之間的氣氛,但這樣做與「搞對抗」沒有分別。

田野島聚會那邊川本(竹内都子)提及鎮靜劑數量不對,顯示護士站有人擅自拿走藥物。一直追看的觀眾應該很快就知道是木元,因為首集尾段就播出木元在洗手間注射藥物的鏡頭。

東王醫院迎來75歲的「實業家」勝呂正夫入院,在木元推薦下由朱里擔任分管護士,田野島並指派木元擔任助手協助朱里。沒有出席聚會的朱里似乎成為別人的「眼中釘」。病人勝呂很喜歡跟美女開玩笑近乎性騷擾。不過,照顧老年病人經驗豐富的朱里完全沒有不滿,反而很懂得哄老人家;而木元則非常不滿,更在眾護士面前說病人壞話,被田野島指摘。

朱里照顧老年人得心應手,簡單來說就如照顧小孩子一樣,哄著他,勝呂甚至喜歡對她撒嬌。筆者終於在朱里身上看到除了想「釣金龜」以外,身為專業護士的她。她甚至察覺到病人的寂寞並願意哄他睡。

當朱里發現木元偷取鎮靜劑注射,沒有直接向護士長報告,反而嘗試為木元隱瞞。木元指自己受不了護士的高壓工作,只能靠藥物來維持。每份工作都有壓力,而護士與醫生一樣,工作時不能帶上任何個人感情,甚至連家庭都要放在病人之後,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不過靠藥物減壓不是好事,而且木元將責任推卸在別人身上,究竟是上層管理太高壓,抑或自己的抗壓能力不足?

不過,朱里想替木元放好鎮靜劑時被田野島發現,亦不肯透露半句,朱里果然是新人,想法太天真。她以為自己不說上司就不會知道真相嗎?另外,隱瞞這事對木元又是好事嗎?

這集比較有趣的是病人勝呂突然向朱里求婚,而朱里又下意識看了看對方手上有沒有戒指,然後自嘲。朱里明知道自己與勝呂不配,這亦不是愛情,卻沒有直接拒絕,反而非常糾結,認真思考自己與對方的未來,更幻想自己在遊艇上…….

當她隱暪木元偷藥物一事,認為自己一定會被開除,而且會斷送護士生涯,這時她竟然打算找張「長期飯票」,想答應勝呂的求婚。當她想說出口時,勝呂的家人找到他,拆穿他只是「老人痴呆」,而且並非有錢人,只是菜販的父親。

想到自己將會被開除,朱里就發現自己真心喜歡護士的工作。孝太郎指自己是為了向父親報仇,「到死都不會辭職」,究竟他是有怎樣的過去呢?

第5集尾段木元向岩渕坦承自己偷鎮定劑一事,並打算辭職,然而繼續指控田野島的作風。岩渕致電院長佐藤指有事找他主持公道。岩渕找來田野島,在佐藤面前與她當面對質,指她的管理令護士受苦,岩渕找來木元當證人,而田野島找來朱里。

第6集一開始就是對質的場面,木元指控田野島施壓太多,令護士工作時壓力很大更易犯錯,希望更換護士長。理論間突然提出了護士應專注看顧還是要考取專業資格貼近醫生提升地位的議題。院長留下這個課題讓朱里思考。

朱里的前男友春日誠吾再次來電,這次更走到東王醫院門外,並帶同懷孕的妻子春日麗,說有求於她。朱里本來想袖手旁觀,但春日突然不舒服,於是在沒有介紹信下緊急入院。

分管護士為有孩子的保坂(西尾麻里),在木元的推波助瀾下朱里亦成助手。要照顧一個搶走自己心愛男人的女人,普通女人應該都受不了,對朱里來說是非常大的考驗。如何將工作與私人感情分開,是每個人都會遇上的問題,例如職場上有一個你非常討厭的人,剛好編到與你共同處理一個項目,你又會如何處理呢?

院長佐藤看過春日的病況報告後,決定親自做手術,並指自己很久沒有做手術,當中是否另有內情?難道是因為曾經手術失敗?而他當初封刀一事似乎與菜菜希望當手術護士有關。

春日被推進手術前突然想放棄。朱里對她曉以大義,說出一番以前的她不能說出來的話,令筆者覺得她真的成長為專業護士,並以自己的職業為傲,再非當成嫁入豪門的踏腳石。

手術期間,幼稚園來電通知保坂,她的女兒發燒。但由於她負責的病人正在做手術,田野島拒絕讓她離開醫院去接女兒。雖然田野島的決定不能說有錯,手術期間的確出現驚險場面,但她冷冰冰的說話方式,容易令下屬覺得她無情,在派系鬥爭期間仍然不體恤下屬,似乎會失人心。

而川下擅自讓保坂離開,再安排另一護士頂替,這樣安排即是指田野島的決定有錯;其實川下是否可以安排另一位護士去幼稚園接保坂的女兒呢?有可以信賴的同事去看顧,致電交代情況,既安心又不用擅離崗位。

另一方面,大江的檢查結果出來了,田野島對孝太郎指大江希望由自己向他宣佈病情,孝太郎覺得醫生的地位受威脅,覺得不爽。木綿子覺得大江對田野島有特別感情,不其然有醋意。而看田野島對大江的緊張程度,覺得她內心其實很愛他,只是不願承認。

春日的手術順利完成,前男友誠吾向朱里道謝,並坦白自己並非只因單純的奉子成婚,而是真心愛護春田才結婚,朱里因而感到受傷,孝太郎看到即走過去為她出頭。


晚上,朱里為答謝孝太郎請他吃章魚燒,朱里對孝太郎指自己覺得護士專注看顧比較重要,亦想支持病人。從孝太郎的視點覺得她就如天使,當她對自己說沒問題時,孝太郎一手抱著她,看來兩人的感情再也隱藏不了。

下集醫院將有人事調動,究竟田野島能否保住位置?另外,大江知道自己病情之後,大發脾氣又如何?朱里與孝太郎的關係可以進一步嗎?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64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