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旅行車》第4話 (8.0分)




節奏明快,主線一氣呵成。幾個男角當家作主的劇本終於有女性出頭的一天,除了父子矛盾外還有深藏於水底的夫妻不睦,從不同角度剖析構建家庭所抱持的態度之異,得到的結果往往超出所料。本劇表現仍然飄忽,期望以後質素收視可以節節上揚!

作者:CK
收視:9.6%


劇 名:流星ワゴン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1-18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原 作:重松清
編 劇:八津弘幸、松田沙也
導 演:福澤克雄、棚澤孝義
監 製:伊與田英德、川嶋龍太郎

音 樂:千住明
主題歌:SOUTHERN ALL STARS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永田一雄 - 西島秀俊 主演
永田忠雄 - 香川照之 主演
永田美代子 - 井川遙
永田智子 - 市川實和子
永田伸之 - 高橋洋
千賀和哉 - 入江甚儀
古閒 - 町田啟太
橋本健太 - 高木星來
永田廣樹 - 橫山幸汰
永田澄江 - 倍賞美津子
橋本義明 - 吉岡秀隆
永田一雄(幼少期) - 佐藤詩音
永田智子(幼少期) - 梅垣日向子
永田澄江(中年期) - 渡邊真起子

《流星旅行車》劇集詳細介紹


筆者雖然較愛看比較深奧複雜的劇集,但對於拍攝技巧方面側是推崇大道至簡,寧可少作賣弄拍得淺白,讓觀眾輕易投入劇中世界為佳。上集集中討論永田廣樹(橫山幸汰)少年角度所面對的問題,今集則是著眼永田美代子(井川遙)在家庭中的不安和焦慮,都是筆者認為可以帶出劇組功力的拍攝方法。

雖然自第一集起就再沒有多提,但觀眾應該還記得美代子和不明男子的疑似不倫關係。一雄在家庭破碎前一直以為相安無事,要登上了旅行車後方發現種種跡象從來都在,一雄究竟是抱著甚麼心態才會醞釀出這一個炸彈?

在兩性地位越趨平等的時代,日本男性仍多少帶有「大男人」的形象,但比較熟悉日本的都知道,這種形象多是以「男主外、女主外」的形式出現。男人要的是面子,但女方反而握著財政大權(本季《残念な夫》中有深刻描畫)。這種模式難言平等,但總算是一種穩定的形式,原因在於家庭運作除了關懷體諒外,還有一個重點是要各司其職。

一雄可能是受到上一代的壞榜樣影響,當上人夫人父後就以做一名暖男為目標。然而簡單明顯的是,過度介入家庭事務不一定有好處。對美代子而言,她僅是在執行丈夫的命令,規限愈多,受到的約束就愈大。

筆者相信已經投身社會的人都經歷過,忙碌有時比庸碌要好。劇集本來的信息似是美代子在外尋歡作樂,筆者原本猜測的不外乎是單純的享受歡愉、錢作怪或者是緩解壓力三者其中之一。來到劇集中段揭開面紗,果不期然美代子的問題也一樣和上述的社會現況有所關連。

(筆者按:本集其實是原創情節,但較第二集寫得較為統一和有深度。至於原著中美代子的自身問題在劇中是被刪走還是後續情節,往後自有分解)

如果只是由一雄來處理,絕對是會進入「暖男」模式心平氣和、大事化小地解決。但本劇還有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永田忠雄(香川照之),作為穿越而來有外掛的角色,忠雄翻箱倒槓之下揭穿美代子暗地裡花光丈夫的積蓄,小事化大才足以突顯轉折。

由發現妻子疑似出軌、挪用自己的積蓄養小白臉,都未至於令他鼓起勇氣跟妻子談判。在回到過去的過程中其實是不斷地揭開過往積壓的問題,迫使一雄正面面對。廣樹在路邊暈倒,發生大事時美代子玩失蹤,才激發起一雄捍衛家庭和平的心。

劇中美代子沉迷在打柏青哥,筆者感到與《晝顏》有異曲同工之妙。缺乏溝通,婚姻不如意下尋找各種方法去逃避。美代子在打柏青哥時換了造型,和待在家裡時的賢惠不同,帶點落泊神色入魔地賭博。雖然旁人看得明白她已經成癮,但與此同時美代子的容貌比平時還要愉快。

一雄發現美代子花盡金錢的原因後,首先想到的是釋懷(沒有出軌)、自責和補鑊,甚至善解人意地準備好帶著廣樹的物品,還有錢和一張滿懷暖意的字條。美代子被一雄發現時臉上立刻流露悔意,但一雄的關懷在處理問題時比責罵更可怕。

從美代子的角度看,這叫作「漠然」;也許一雄會想著為妻子承擔重擔、互相體諒不要呵責,但做過火了就變成對美代子的過錯視若無睹。有時候斥責將人推向深淵,對於自知做錯但無法改變的人而言,來自親人的斥責說不定是苦口良藥。

與之反照的是一雄回憶中,他所厭惡的家。忠雄在家趾高氣揚對妻子呼呼喝喝,自然是有違現今推崇的兩性平等,忠雄夫妻也不見得相處甚歡;可是作為家庭的兩根樑柱,二人的分工卻是那麼明確。外面的風雨由忠雄來負擔(見第二集),家裡一應事務由永田澄江(渡邊真起子)操辦。當忠雄說到「不讓丈夫丟臉地打點好一切是妻子的工作吧」,冷酷之餘其實也是信任。

話說本季有大量探討女性、女權的作品。之前《問題餐廳》中就講過妻子同司多職,打理家務井井有條難度絕不下於男人出外工作。正理是二人同心協力建築家庭,責任地位都是等同。一雄出於對美代子的愛護而處處忍讓遷就,過份保護並不利於建立美代子對家的認同,說不定更像一雄的附屬品。

講過一大輪道理後,劇中忠雄因為早知未來用賽馬賺錢,輕易地贏得足以還債的錢。念在穿越本來就不合邏輯,使用這種方法來為劇情收尾也算是可以接受。

始終主線劇情還是在於家人之間的感情關係。美代子口說一雄是為家庭出心出力的絕世好男人,可是身體卻很誠實,早早就擺脫了這個家,而且賺到還債的錢後似乎還是有難言之隱,美代子身上潛藏的問題,絕不是錢之一字這麼簡單。(筆者按:上圖絕對是完美的啤酒廣告,可是好像沒有公司贊助 ……)

「明明做錯的人是我,為甚麼你不怪我呢?」時有所聞青少年為了引起父母注意而行差踏錯,人類作為群居動物在社會中都有一個角色,當人將自己的社交圈收縮到一個家庭之內,當中僅有的幾人就變成美代子的心靈支柱,可是一雄的呵護就像是將妻子從家中架空。回到上集最後美代子所說「從來不考慮我的感受」,一雄做得太多,反而讓她有口難言,只好默默接受。

看樣子美代子和廣樹都還有戲可演,尤其是被忠雄說是病入膏肓的美代子。在本集最後拼命洗手她除了發覺自己手上的金錢銅臭外,眼中應該還看到另外的污穢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65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