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旅行車》第2話 (7.0分)




散亂而缺乏重心的一集,結尾的信息過於平實常見是為問題之一,更大的錯失是前戲冗長同時無法令觀眾的情感充分代入,情節複雜但幾近沒有深刻感受,空有不斷的回憶卻沒有實質感動。本集質素之低對名著原作、強大陣容都是一個污點,筆者無法相信只第二集就已技窮?

作者:CK
收視:11.6%


劇 名:流星ワゴン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5-01-18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原 作:重松清
編 劇:八津弘幸、松田沙也
導 演:福澤克雄、棚澤孝義
監 製:伊與田英德、川嶋龍太郎

音 樂:千住明
主題歌:SOUTHERN ALL STARS 「イヤな事だらけの世の中で」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永田一雄 - 西島秀俊 主演
永田忠雄 - 香川照之 主演
永田美代子 - 井川遙
永田智子 - 市川實和子
永田伸之 - 高橋洋
千賀和哉 - 入江甚儀
古閒 - 町田啟太
橋本健太 - 高木星來
永田廣樹 - 橫山幸汰
永田澄江 - 倍賞美津子
橋本義明 - 吉岡秀隆
永田一雄(幼少期) - 佐藤詩音
永田智子(幼少期) - 梅垣日向子
永田澄江(中年期) - 渡邊真起子

《流星旅行車》劇集詳細介紹


上集預告中有現實中永田忠雄(香川照之)生命垂危的鏡頭,筆者原以為這會為穿越帶來更多變數,「可惜」忠雄依然活得好好的。而第二集的橋段與上集幾近相同,格式不變換湯不換藥的問題可能是往後本劇的一大弱點。

在上集的結尾永田一雄(西島秀俊)發現自己的兩次穿越是平行地發展,也沒有改變真實的未來。荷里活濫拍回到過去題材成風,但每隔三兩年總會有具新意而可觀的作品。以日本人的視角來說故事的話,即使無法扭轉客觀的過去,一次一次重現往事也可以改變人心;流星旅行車的用意會否就是如此?

又開始新的穿越,再次回到一年前,不過二人身處的場所是一雄公司的客戶,財布電器會長的葬禮。上集埋下的引子,有關一雄事業失敗的前因後果開始闡明。不過第一集觸及親情,今集方向一轉去到事業問題上去,是否太過割裂呢?

一雄在知曉命運走向後回到過去,也得知只要低聲下氣討好上司藤木(木下ほうか)就能夠存活。性格迴異的忠雄依然大大咧咧,豪爽作風大異其趣。這裡繼續展示永田父子處理方法的差異,不過和上一集說的基本一致,實在沒必要再來一遍。

及後鏡頭一轉,永田父子目睹永田廣樹(橫山幸汰)和母親永田美代子(井川遙)商量著要不要把流浪狗撿回家養,但想到一雄對狗的莫名討厭後作罷。同一天有兩件「遺憾之事」,忠雄有感廣樹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相比保著工作,一家和睦才是這次穿越的首要目的。

不過緊接事業問題後又重提親情的主線,短短一小時的劇集能夠駕馭大量的劇情推進嗎?尤其劇組還要兼顧美代子的不倫問題下,首十五分鐘已經看到三條主線各自表述,即使觀眾沒看得發昏,也難以代入故事,感同身受。

甚麼都涉獵一點後還是回到剛才養狗的問題。廣樹鼓起勇氣提出收留小狗的要求,經過忠雄慫恿後甚至使出必殺技「土下座」;忠雄的舊時代父子關係要求嚴厲是事實,可是突然將兒子的請求提高到下跪的程度,事前沒有鋪墊事後沒有深入解釋,令筆者摸不著頭腦。是否以為土下座的伎倆有用就重用又重用?

上文講過土下座的事情沒有深究,反而養狗的事就順著一雄的記憶回到更久遠的過去。同樣撿到狗的劇情,既被轉化成第四條線:與竹岡光史(中澤準)的友情,以及竹岡家因為向忠雄借錢而引發的兩方交情、事業爭端。

上集加長一倍,即使花半小時來為戲肉鋪路也無不妥,但這次戲播了一半,還沒有明確的話題核心就問題大了。一頭狗可以牽連到三十年前,竹岡家因為無法償還欠款而與永田家決裂,跨度之大實在難置以信。

劍心:雨中放數者把借錢者甩開,借錢者悲痛下跪,怎麼場面這麼熟口面,還要放數者都是同一個演員……

那究竟本集主線是甚麼?反覆地出現親情、事業的情節後,又回到友情的問題。童年一雄的唯一朋友光史自此與他不相往來,而小狗就被嚴厲的忠雄藉詞送走。這些輕輕帶過就沒有下文的情節,彷彿完全沒有重心,就算在此刻開始為這些回憶的出現圓話,但因為之前散漫而沒有中心的故事,已經無助挽回評價。

這整整半小時的前戲為的是甚麼?既不是單純講親情或事業,而是將兩者混合,作為父親和社會人士的一雄 / 忠雄(父輩),是怎樣維護自己的尊嚴。在照顧家人供其安穩的前提下,在社會殘酷的環境下生存。

拍得散亂的原因在於上述整理過後的中心思想,其實被分解為多個碎片,一點一點的放在漫長的前戲裡面。廣樹的土下座、回憶中忠雄對竹岡家的殘忍,還有他忍辱負重地為放貸事業籌集經費,這些碎塊到最後才合併成結局,得以接回劇首時一雄見到上司藤木,為了保著工作而低聲下氣的情節。

想要理解本集的故事始末,就不得不全情投入去看,方可從一鱗半爪中見到整個脈絡。但效果明顯不盡人意,零碎的故事最後只為帶出一個人所共知的信息,去講父親作為一家之主遮風擋雨的難處,大材小用之極。

但當筆者以為值得批評的地方都數完之時,結尾才是真正的大殺器。

原本的故事即使參差,也總算有點溫馨和可以細味之處,但最後尾一個絕非必要的回馬槍,將忠雄本來的忍辱負重變成玩笑。用銀行員的醜聞來要脅看似證明了忠雄的才智,但對這齣劇來說是多餘的枝節。

最後要吐糟的是全集最大的疏失。一雄長大後才得以明白父親的苦心,時間穿越在這故事裡有甚麼必要性?不穿越就無法表達的地方一個也沒有,除了中段出現的這個危機一發玩具,算是為流星旅行車的存在作了一點貢獻外,全集故事都與穿越沒有關係。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78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