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7話 (8.5分)




非常詭異的一集,筆者深夜寫評時搞得雞皮疙瘩,痛苦並快樂的一個案件。比前三個案件更像本格推理故事,劇情不算複雜但有仔細思量的需要;撇開部份獵奇元素看是相當工整的一集,既不特別出色但非常平均。考慮到不安鏡頭帶來的刺激,收視反彈指日可待?

作者:CK
收視:9.1%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有緊貼日劇新聞的讀者可能都知道,本集飾演西之園萌繪的武井咲以Cosplay造型現身,整個案件亦與二次元文化息息相關。雖然筆者不太能體會二次元文化的深度,但相信會有觀眾因此而看得高興吧。

今次案件的要角之一寺林高司(山本耕史),出場不久就被過秘人打暈,還被取走寫著「第二休息室」的鑰匙。照道理推論神秘人多半是凶手,同時撇清寺林的嫌疑,但看到最後就會發現這次的案件並不像想像中般簡單 ……

[推理過程和線索:「第二休息室」鑰匙]

另一邊廂正在與寺林通訊的上倉裕子(ハマカワフミエ)在實驗室裡被人勒死,時鐘顯示時間為「八點四十分」,大約是寺林被人打暈的一小時後。手執實驗室第三條鑰匙的他,恰好成為案件的關鍵。

真正的解謎始於第二日,一個動漫展串連起劇集的幾個主角,不單有期待已久的Cosplay萌繪,還有犀川創平(綾野剛)和久未露面的喜多北斗(小澤征悅)。三個死神小學生齊聚直接導致本案死者人數急升。

今次案件用上了稍為鮮見於日劇的題材,無頭女屍從血泊的形式就可以看出死因不是斬首,一時間猜想不斷:砍去頭顱是為了凶手的變態欲望?為了隱藏線索和死者身份?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為之?比較獵奇的設計總算有點看頭,一掃之前的沉悶。

[推理過程和線索:無頭女屍]

同一時間被發現的還有一直失蹤的寺林;只有作為旁觀者的我們知道他原本倒在休息室外,之後發生的事情就要靠犀川(和觀眾們)推理出來了。

[推理過程和線索:移動了的寺林]

無頭女屍筒見明日香(山川紗彌)死時寺林正在擺弄手辦,但警方一口咬定他是殺死明日香和裕子的凶手。環境證據好像完美,不論死亡時間、寺林身處的地點和他與死者的關係都對他不利。筆者曾聽過所謂的「證據過多」,就是為了製造冤案而將大量的證據指向一個疑犯;有誰想要寺林受屈?

[推理過程和線索:明日香死亡時間:晚上七至八點、兩個案發現場的距離]

附上每集一個的慣例笑點:全程默不作聲的犀川難得地滿腦子不想建築和推理,就掛心著萌繪 ……的衣著;主要男角可能都認為這一身裝扮有吸引力(?),反而萌繪自己穿得挺自在的。

本集除了案件要角之外,還多了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女角儀同世津子(臼田あさ美),筆者不情不願地用上「騷」字來形容她,直到全集完都看不懂這女人除了賣弄風情外還有甚麼用,可能要請讀者解答一番了。

在犀川調查期間獵奇元素再升,提到寺林鍾情一種頭部手辦Murder Prop(筆者找不到相關資料),還有能以目視身材來分辨人(筆者倒是聽過這樣的才能)。每當劇情引導疑點到特定疑犯身上,反而證明他的清白呢!

調查過程中還發現證人之一的河嶋慎也教授(近江谷太朗)也是模型愛好者,曾跟死者裕子交往過。嗯,這個人看來相當有可疑 ……

[推理過程和線索:裕子實驗室有明日香血跡、河嶋和裕子的關係]

說實話每個案件的進程都差不多,搜集線索過後又到萌繪進行飛躍的推理;將河嶋視為凶手的想法有些地方值得參考,然而明日香的死狀依然難以解釋,這部份比不上說寺林是凶手有說服力。

深夜萌繪又一次單獨回到案發現場,又一次被人(這次是上面一直沒有提及,氣場非常古怪的筒見紀世都(中島歩))盯上。這女孩是完完全全的沒有吸取教訓,筆者在現在天氣下更對第一個案件的冷房有深刻印象,萌繪反而主動跟怪人走。小妹妹妳這麼天真,犀川教授知道嗎?

本集最後一段相當挑戰觀眾的心理質素,想要考驗自己精神強度的讀者可以多看一兩次這一節。萌繪冒死查出筒見私藏明日香的頭顱,還有他創作室中怪奇的藝術品,一下子殺人可能性急升的筒見、顯然受冤的寺林和搞師生戀的河嶋,誰才是凶手?

[推理過程和線索:筒見不認識裕子、筒見擁有明日香的頭]


《無頭女屍》 – 推理筆記

即使不考慮這個案件的獵奇部份,作為推理故事質素不差,甚至比上一個〈全部成為F〉更有推理味道。而故事當中較為「刺激」的地方是否值得加分就見仁見智,但用於營造動機上其實相當合適,感覺比前三個案件可有可無、過於薄弱的動機要好得多。

案件含有兩個案發現場和兩個死者,彼此之間唯一的紐帶是暈倒的寺林。最槽糕的是雖然外部證據多數指向他,但證據過多反而顯示凶手真身應是另有其人,甚至連觀眾限定的線索都有份救援寺林,多少洗脫他的嫌疑。

那麼,凶手到底是誰?

[推理過程和線索:「第二休息室」鑰匙、無頭女屍、移動了的寺林、明日香死亡時間:晚上七至八點、兩個案發現場的距離、裕子實驗室有明日香血跡、河嶋和裕子的關係、筒見不認識裕子、筒見擁有明日香的頭]

筆者的猜測相當簡單:凶手有兩個,但有三人犯了罪。

殺人者分別是上倉裕子和河嶋慎也。裕子殺死的是明日香,理由是顯而易見的;對她來說明日香是寺林的女神,無論女神和他是兩情相悅,還是收兵派軍糧,裕子都有足夠動機殺死明日香。說到底,這是情殺。至於寺林為何會與明日香的屍體共處一室,既有可能是裕子的計謀,也可能跟第三個犯罪者有關。

動機齊全,時間上也可行。死於八至九點的裕子自然有空走到動漫展場地殺人之後回到實驗室。這也能夠解釋實驗室中明日香血液的由來,劇中沒有多提明日香的死因,只要裕子的手法會導致出血就解得通。

第二個凶手河嶋所殺的是裕子。動機同樣是情殺,更不幸地可能是另一次「兵仔的逆襲」,不過是河嶋教授手刃自己的女神。現階段難以確定這是有預謀的犯罪還是一時起意,筆者猜測是裕子想利用河嶋製造不在場證明,河嶋則是一心一意想殺人(或者遊說復合)。

劇中提到寺林的車泊在大學也有辦法解釋,要不是裕子殺人後駕車回大學,打算著走一趟後就離去,沒想到成了第二個亡魂;要不就是河嶋想嫁禍寺林。

兩個死者,兩個凶手,何來的第三個犯罪者?此時就要邀請我們的超變態藝術家筒見紀世都登場了。

看了本集的觀眾應該對筒見的為人多少有點認識。在筆者眼中就是一個為了藝術和理想不擇手段的人,而且是一個妹控(至少對妹妹的頭顱有相當興趣)。試試代入他的想法,有一天晚上回到會場,見到心愛的妹妹死了,怎能夠忍耐將頭砍下來的欲望呢?寺林說得好,「做與不做有很大區別」,但侮辱屍體罪名比殺人輕,只有賴到寺林身上還有可能不被發現,而且現在不砍就沒有機會 ……所以筒見就動手了。

好,代入結束;請記住筆者不是變態。

最後還是要吐糟一下,森博嗣是受了甚麼刺激才寫出這一個故事。筆者只好睜一眼閉一眼去看下去好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7,609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