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4話 (7.5分)




第二個案件的解答編問題不少,重要線索大爆發的情況依舊,終於用上理學概念但難言精彩;上次案件的動機奇怪,今次有深入描寫的空間卻沒有善用。犀川和萌繪的S&M組合好像沒能充分發揮機能,至今未見到兩個理科人才的閃亮時刻,是時候改改平鋪直敘的風格了。

作者:CK
收視:8.3%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之前已經說過,由於本劇採用兩集完結的架構,沒看過原著的觀眾想要跟著劇情作推理有一定難度,只可以跟著前編(案件編)來推敲一番,再像筆者一樣被後編(解答編)的線索大爆炸狠狠擊倒。例如本集一開始鵜飼大介(戶次重幸)就舉出鐵證證明香山麻理萌(原田夏希)駕車到過家族大宅,再靜靜地往相反方向離去,引導之後的一連串事故。

[推理過程和線索:麻理萌的動向]

因應新證據西之園萌繪(武井咲)又有了新的推理,一如系列本來就欠缺有說服力的殺人動機,萌繪也僅僅將上集的推理換了個凶手;與其說是換湯不換藥,不如說是固意讓觀眾陷入迷霧,只能跟著編劇的節奏,但這樣對於推理作品而言並不是上策。


所有角色聚首一堂去猜凶手,卻也得不到結論。萌繪和犀川創平(綾野剛)會後碰到把玩玩具的香山祐介(高橋來),又一次聽到祐介說「不在了」,卻在形容一個沒電了的玩具。有電就是「在了」、沒電就「不在了」,看到這樣筆者已經知道自己擺了多大的一個烏龍。

故事中甚至用一隻吠人的狗來強化這個線索,但小孩子無心的語言偽術是否過度刻意變成誤導觀眾的武器呢?

[推理過程和線索:不動=不在了]

再來依然是線索大爆炸,也終於出現原作者本科的專業知識。犀川首次以專業眼光看倉庫,即發現那是使用現代合成物料再故意做舊的重建建築,甚至銳眼看到用上矽膠密封建築物的空隙……我們要如何從畫面看出這些來呢?

劇情推展到這裡時筆者多少已放棄推理真相,反而將注意力放到原結局是否合理之上。香山綾緒(赤間麻裡子)無意中發現丈夫香山多可志(高橋洋)跌入枯井不省人事,臨送院時多可志說出妹妹麻理萌的名字。

此時「剛好」祐介再次出場說「麻理萌姑姑已經不在了」(這根本是咒誰誰出事吧),萌繪心領神會小孩子的說話藝術,將倒在血泊中的麻理萌從死神手上救回來。

當救回麻理萌後案件的劇情部份其實已經完結,緊接下來的是漫長的破案過程。單純的劇情筆者不欲多寫來騙字數,盡量簡約和只取重要的部份。麻理萌在大宅門前見到受重傷的父親香山林水(橫內正),先是不報警直接用車送院已經不甚合理,昏迷後醒來寧可逃走也不聯絡警察實在是挑戰智商下限。

企圖偷走時失手傷及兄長,因為絕望而自殺,但又不會想辦法拯救無辜的傷者。這一部份的奇怪程度已是難以形容。

聽過麻理萌的奇幻旅程後,又到了犀川恆常的「靜思解謎秀」。對綾野剛有愛的觀眾可以多看幾遍,否則只要記住他重申的「凶案現場總有兩件秘寶」,再直接跳到下一段就可以了。

解謎一開始是鵜飼協助犀川做一場大龍鳳(也是本集的唯一笑位),證實祐介所說的「不在了」其實是代表「不動了」,而這樣的差異是因為祐介小朋友愛看的動畫《玄馬大將軍》的固定台詞。如果筆者是在看原著的話,應該會一手將書扔開吧;這樣欺騙8.3%日本觀眾感情的伎倆 ……

接下來是處理密室的問題,正確解答是氣壓令門打不開的「偽密室」,相信不少人在刮大風的日子都會遇過類似現象,門更難打開和有時候門會因為氣壓而自己關上。故事中加上許多條件來製造這個偽密室,例如合成建築材料、空調、拉而不是推的大門等。但這是否合理?筆者在推理筆記會詳細討論。

那麼殺害香山林水的凶手是誰?犀川說是自殺而凶器在無我之匣中,想要解釋時卻被一直沉默的香山フミ(真野響子)制止,更領二人到存放秘寶的斗室去。

林水之妻フミ的解釋實在冗長,而且極不適合在這部份講,一樣留待評末推理筆記。對解謎有用的是林水確是死於自殺,凶器得自兩件秘寶,而林水在解開寶物謎題與自殺而死之間的三日為妻子畫了一幅畫,並在完成後立即燒毀。

兩件秘寶由フミ贈予犀川二人,他們接受了唯一見證人フミ的解釋,制止了香山家和鵜飼繼續查探下去,與第一個案件一樣,犀川似是知道真相就放任凶手(和相關人士)的傾向,這樣實在不好,有損「法治」嘛。

片末揭曉打開無我之匣的方法:在天地胡蘆注入熱水,再倒入無我之匣中待冷卻,就製成一把易融金屬的尖刃。是否合理留在推理筆記解釋……至於是林水自殺還是貌似瘋狂的フミ殺死丈夫?人心比殺人方法還要難猜,就算是留白好了。而本集經常出現的「最後一塊拼圖」又可能是甚麼呢?

下一個案件回到真賀田四季(早見朱莉)這個重要角色身上,在劇集中段就出王牌那後段應該改編甚麼案件?最可怕的是筆者又見到「譽為不可能映像化」這幾個大字 ……


《相距五十年的佛畫師之死》 – 推理筆記

如果還有讀者記得上集劇評的推理的話,應該已經發現筆者的推理錯漏百出。然而沒猜對是一回事,劇中有沒有足夠線索提供給觀眾,與及故事本身是否合理又是另一回事。

先說說動機的部份。筆者相信會有不少觀眾認為香山家家主作為佛畫師,在發現秘密後要自殺是不可接受的怪現象,由此推導至動機不可接受的結論。相反筆者較為不滿的是劇中沒有多提以死來完成自己的藝術究竟是甚麼,和解開秘寶之謎如何暗示立即自殺這兩點。

以傷害自己或自殺來達到一定目的其實相當常見。例如日本有切腹、中國古代有死諫,較有宗教元素的有《達文西密碼》中自殘以求仿倣聖徒的神父,不少宗教中苦行僧的概念(例如婆羅門教的倒立行走、佛教的自封山洞、基督教的禁食等)。假如代入日本的人文環境、香山家以佛畫師為業和這個秘寶之謎可能傳承超過五十年,香山家兩代家主的自殺其實蠻合理的。

但通常這類行為我們會知道自殘的目的是甚麼,劇中對所謂的「以死來完成自己的藝術」卻沒有多作解釋,未必是留下過大的尾巴給不清楚這些的觀眾。假如原作中有描述那必須用死才能完成的藝術,那麼這次案件的動機反而是令人拍案叫絕的地方。

接下來是整個凶案中的兩個理學概念是否合理呢?第一點是氣壓造成的假密室。如果不提到倉庫是以現代合成材料建成,相信再聰明也不可能猜到答案。但即使線索齊全,也不得不懷疑現實中會否出現一樣的結局。劇中犀川說倉庫是處於密封狀態,但筆者相當懷疑一個私人建造的倉庫真能夠做到高度氣密?兩扇門間的縫隙、空調自身的通氣管道都可以破壞整體氣密性。而且想想最簡單的一點,如此簡單就能製造巨大氣壓差的話,香山林水幾十年來誤將自己關在密室的可能性會很大。

另一點是易融金屬利刃的可行性。物理上完全說得通,熔點低的金屬或合金相當多,但熔點低的金屬往往硬度較低(如鹼金屬),是否足以製成殺人利刃?(讀者可以想像用普通的紙摺出劇中的利刃,在正常情況下不可能刺入人體;問題不在閃銳程度而是硬度不足以承受穿刺人體血肉的壓力)這一點筆者有保留。另一方面,如果自殺成就藝術是香山家代代相傳的傳統,那麼金屬本體有可能沾中血跡,這一柄「鑰匙」能否抵受多年的腐蝕呢?

即使今次的案件用上不少理學概念,但不見得能夠在現實世界實施(雖然已經比不少科學推理故事要好),反而動機方面可以寫得更好,不知道是編劇改編還是原著一樣如是,始終避不過比重失宜的問題。劇集能否讓觀眾享受推理的樂趣?筆者的智慧看來和劇組及原作者相比還有一段大距離 ……

最後誰能告訴筆者,既然利刃可以單手放回胡蘆裡面,為何兩代香山都要用血手碰胡蘆來誤導我!!(怒)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21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