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3話 (8.0分)




比起第一個案件的難度有所提升,時間較少的同時與推理相關的情節也有所削減,對於想要猜真相的歡眾而言是苦樂並備。缺少笑點令整體依然沉重,但編劇描寫各角色的時間稍增,推理之餘多一點調劑。要想知道謎底就必須等待解答編,但沒有看本集的觀眾不太可能中途加入,意味收視大有可能不斷坐過山車 ……

作者:CK
收視:10.3%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遵從二話完結的模式,第三、四集的案件又是一個新的故事;本集一開始就回到五十年前,講述殺人事件的前半部。

案件是很基本的密室殺人,佛畫師香山風采(牛尾元昭)在自家的倉庫,線索少得可憐,但案發現場有兩件香山家的家傳之寶:乾坤胡蘆和無我之匣,是就算家主被殺也不可以染指之物。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是故事中極重要的證物。

[推理過程和線索:乾坤胡蘆與無我之匣]

疑真似幻的回想就到這裡結束,果不期然這全都是西之園萌繪(武井咲)對多年前謎案的興奮轉述,而教授犀川創平(綾野剛)被半哄半騙地去到案發之處做考察,名為研究古建築,實為滿足萌繪自己的查案慾。


多得不少讀者在上星期劇評中留言,筆者更明白犀川是何等人士,見到他漠視萌繪而沉迷到建築物上也不感到怪異了。而我們的女主角在周遭走著時感到整個建築透出的不安,無非是慣常推理小說的寫法,整個家族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已。

在劇集前段企圖用懸疑勾起觀眾的好奇心,然後話風一轉就回到沉悶的故事背景枝節。為了讓犀川二人合理地參與香山家的家事,刻意把家族長女香山麻理萌(原田夏希)與西之園家拉上關係,為了提供合法性推理劇一向無所不用其極,這樣的劇情已經比較合理。

編劇刻意花大量時間,經麻理萌的口說出香山家在案件後眾人的異狀和整體的不協調,但對比前一個案件就會發現解謎的難度驟升,順著麻理萌所說也不會知道更多情報,唯有香山家經歷過凶殺的眾人性情大變這一點稍為有用。

[推理過程和線索:香山家對凶案的態度]

劇情發展順理成章,犀川和萌繪又一次為了秘寶之謎回到香山家的大宅,而這才算是案件真正的開始。眼利的犀川一進大宅就發現香山家長男香山多可志(高橋洋)面帶慍色地離開現任家主香山林水(橫內正)的工作室,這一幕是否足以提供殺人動機?

然後是本劇暫時保持的每集一笑點,這次輪到對萌繪一直期待的師生戀大造文章,對著由傭人吉村益男(すわ親治)準備的雙人被褥,萌繪自是樂意接受,而犀川則是面有難色,如果可以順便加上最近火紅的「壁咚」就完美了!

可惜編劇(或者原作者)並不太懂搞笑,瞬間又回到推理的主線上。在二人留宿的房間有四句(筆者完全搞不懂這是甚麼文學形式……),如果只從字面解釋相信我們比日本人更為擅長,除非又玩上個案件「shika」的發音謎題,那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推理過程和線索:字畫]

繼續推理過程,多可志進過倉庫之後,下午六點他的兒子香山祐介(高橋來)手心有著不明的紅色,口裡說著「爺爺已經不在了」從倉庫走出,配合小孩天真無邪的樣子令筆者感到後背有一陣陰風 ……按理說他的年紀已經懂得生死,說是「不在了」會否另有玄機?

[推理過程和線索:「爺爺已經不在了」]

第三及第四個線索分別是七點及八點整,由多可志和吉村分別確認倉庫的門已鎖,但沒有人知道裡面究竟還有活人,還是各種意義上的人已不在了。

香山家眾人不經意地鋪排香山林水的死亡,而萌繪就一反常態與教授留在房間裡。她藉著家族權力又一次得到案件的關鍵資料,經由X光檢查發現乾坤胡蘆和裡面鑰匙的構造,還有無我之匣內部空無一物。感覺這兩件寶物定必有重要之處,而且一看到乾坤胡蘆的X光照片,筆者就似乎發現問題所在,留到最後在推理筆記詳談。

[推理過程和線索:寶物的結構]

當看過雙方送上大量線索後,是時間讓林水的死大白之人前。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揭露案件的真相,而現在的案發現場最令人注目的是,寶物的狀態與五十年前如出一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遲遲未到的麻理萌在約七點被發現倒在通往大宅的音羽橋上,這下子香山家繼前家主之死後,現在又有一死一傷。有趣的是每一個線索都伴隨著相對準確的時間,

在麻理萌暈倒的音羽橋下發現林水的屍體,死亡時間無獨有偶是六點至九點,將所有重要事件都包括在內。而在確認死亡時間後,就不得不懷疑是誰造成林水尚在倉庫內的假象,又是如何將屍體運走的呢?

照慣例有萌繪的推理,詳情不贅但最重要依然是犀川的點評(經過上個案件後還是應該多重視教授的精僻視野),為何這次不同於五十年前是密室殺人,但兩者相同都有兩件家傳之寶在倉庫內?

[推理過程和線索:兩次凶案的異同]


多可志手執買賣契約,大宅的所有權早在他手上?還是他為了得到業權而行凶殺人?另一方面萌繪在大宅門前發現疑似麻理萌的煙蒂,表面上證明她曾經到過大宅,但這樣易偽造的證據足以作證嗎?

本集的最後線索是麻理萌逃離醫院,是畏罪還是求生?好好的推理一番吧!


《相距五十年的佛畫師之死》 – 推理筆記

先來簡評一番。這次的案件明顯較難,即使包括第一集加長的因素在內,第三集提供的線索量依然偏少,而且多花時間在氣氛營造上,也多少削弱了推理主線的建設。雖然有讀者留言指這個案件會牽涉較多理學知識,但按筆者推理暫時只有其中一點與理科相關,預計下集解答編會多點相關的線索,亦因為兩集完結而不太可能完美解局,究竟這種結構是否真的可取?

[推理過程和線索:乾坤胡蘆與無我之匣、香山家對凶案的態度、字畫、「爺爺已經不在了」、寶物的結構、兩次凶案的異同]

首先要思考的是五十年前的第一次凶案,通古方可解今。

究竟第一次凶案的密室是如何形成?不難發現倉庫唯一的門難以由外面鎖上的結構,對製造密室而言愈複雜的門愈有動手腳的空間,像這種超舊式木門能有多少使用機關的機會?

由此可見,第一次的密室與其懷疑是凶手所為,倒不如猜想是死者香山風采自己鎖的門。為何要鎖門正是因為要阻止凶手再進入倉庫,還有收藏凶器,而最適合的容器自然是無我之匣。

無我之匣無法被打開嗎?相反,我認為這只是假象。仔細看乾坤胡蘆和裡面的鑰匙就會發現二者的構造會帶來一個結果:鑰匙的匙身可以輕易地凸出胡蘆口,以筆者目測足以打開無我之匣。

怎樣去使用鑰匙?除了簡單地把鑰匙倒到瓶口外,還可以注入水再冷凍成冰(或其他有類似特性的物質),就可以固定鑰匙。胡蘆上的血跡不就像扭動「胡蘆鑰匙」的痕跡嗎?使用過後把冰融掉就可以,這個猜想源於五十年前凶案當晚的寒冷天氣。

如此就可以解釋無我之匣「不可打開」的原因。林水若是凶手的話,眼見倉庫被鎖,劈門後發現凶器消失,最有可能的收藏處就是無我之匣,唯有假傳聖旨阻止警方開匣。至於後來的X光檢查沒有發現凶器,大可以是林水其後自行開匣取走凶器。當然不可以忽略另一個可能性,就是香山風采偽裝凶器收藏在匣中而已。

先解決第一次凶案,接下來可以思考第二次凶案。不是密室的理由簡單,單純因為沒有死者從裡面鎖門,僅此而已。為何多可志聲稱那是密室?也許這就是他作為凶手的證據,動機是大宅業權;然而此刻未算有足夠證據,唯有暫時放下這一點。

麻理萌是否先到過大宅,然後折返音羽橋?有這個可能,但更有可能的是凶手運走屍體時被麻理萌發現,唯有就地放倒。煙蒂可能是即場獲取,另一個可能性是凶手曾與麻理萌見面並取走煙蒂,如此猜測是基於麻理萌久沒有回到大宅,卻形容外甥祐介很可愛,唯有猜測她在其他場合見過外甥。

時間上如何配合殺人?暫時比較可能的做法是六時行凶並運走屍體(佑介、六點、「爺爺已經不在了」),七點前到音羽橋棄屍並放倒麻理萌(麻理萌、七點、被發現;林水、七點、偽裝倉庫仍有人),最後九點發現凶案現場。

始終因為本劇的結構難以一集得知真相,唯有像這樣盡量猜測。如有不同意思的讀者歡迎在留言區提出己見。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75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