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2話 (8.0分)




兩集完結缺點浮見,部份線索放在解答編略為突兀,但最大問題是劇本對人性刻畫較弱,顯得多少是強行製造凶案,而不是理所當然的推理故事。行凶手法雖然簡單但仍有動腦的必要,未能在首宗案件看到原作者的理學知識有點遺憾;希望下個案件的難度和精彩足以吸引觀眾回歸吧!

作者:CK
收視:10.2%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上回講到西之園萌繪(武井咲)獨個兒走到極地研究所調查增田的電腦,豈料著了神秘人的道兒,被鎖在低溫實驗室裡。本集一開始萌繪就發現測計室的門沒有上鎖,冒著冰寒走過去。但智慧超卓的她竟要到那刻才發現生路,未免說不過去。

躲進測計室的萌繪給犀川創平(綾野剛)發電郵,對方因為仍留在辦公室才得以第一時間趕至。但難得凶手與萌繪共處一室,又不將潛在的麻煩徹底清除,似乎經過一星期凶手智慧有點下降呢!

自從上星期劇評被「劍心按」正面擊倒後,筆者就不斷研究「30歲的時候當上副教授再像綾野剛那樣打扮」的可能性,結果犀川早在大學時代就吸引到萌繪的注意,這好像已經超出多數人的能耐……(難為小女孩一心一意向著副教授)

劍心又按:以你劇評的分析力不難以智慧吸引別人,當然副教授及綾野扮相還要加倍努力 XD

醒來的萌繪知道千辛萬苦得來的資料被凶手取走,但不論她和犀川都沒有失望,反而萌繪似是早就知道凶手身份,犀川更是一開始就看穿真相,只是礙於行凶者的動機過於怪異,才令犀川遲疑於揭露真凶。

被萌繪拜託去確認真相的犀川又一次來到極地研究所,卻聽到剛從九州出差回來的市之瀬里佳(市川由衣)一聲淒厲的慘叫。二人在當初丹羽健二郎(菊田大輔)伏屍之處發現木熊京介(平田滿)頸上有清晰瘀痕的屍首。

木熊被人用鋼絲殺死,可是凶手在離去的時候卻沒有帶走凶器,而且凶手還知道準備室的捲閘已經修理好,特地不走大門而使用捲閘。何解凶手要如此大費周章,木熊又為何會回到研究所?

[推理過程和線索:木熊教授之死]

因為木熊的死亡,令本來平靜下來的極地研究所又起風波。犀川趁機查問「shika」是甚麼暗號,發現是鹿的日文讀音,亦代表一個三年前由增田創建的研究所電腦管理員帳戶,擁有帳戶的人能夠監察所有成員的電郵來往。

外國觀眾不一定懂日文,也就不太可能推斷到shika=鹿的線索。而且鹿與凶手有甚麼關係還真不好說。

[推理過程和線索:shika帳戶]

國枝桃子(水澤惠麗奈)查到犀川電腦是情報失竊的源頭,但這其實並不重要。反而犀川詢問一身黑色上班服的國枝怎樣看女生結婚穿白禮服,這短短對話的違和感還比較有趣,也是一集只限一次的笑料。

萌繪又一次用西之園家的權力打探到警方的情報,發現木熊是被人用準備室的吊機吊死。一般而言除了自殺之外,只有凶手體力不足以勒死人才會幫人上吊。當然現在說木熊是自殺的就更合理。而筆者相信凶手有兩人,那麼另一人是誰就呼之欲出了。

[推理過程和線索:(可能)自殺的木熊]

近年無論日劇還是外地的推理劇都有同一個傾向,偵探做關鍵推理時總有一個固定表演時間(本劇、SPEC、ATARU、上鎖、伽利略、SHERLOCK等都是如此),視乎表現方式這種做法有好有壞,如本劇般的就不太合筆者的胃口,除非你大愛綾野剛,否則隔週一次很快會受不住。(筆者寫這一段時正好友人SC傳來一句:「這人的眼睛好銷魂!」,唔 ……)

特意給犀川的電郵一張圖片,即使你是超級聰明的教授,對著殺人事件也不可以保持沉默啊!

夜深時喜多北斗(小澤征悅)穿著很適合行凶的風衣,目露凶光地來到萌繪留醫的病房,神色怪異地打開房門……筆者已經說過,這樣描寫一個角色等於額頭寫著「我是好人」,為甚麼就沒有編劇學懂呢?想當然,喜多只是來接走萌繪去找犀川而已。

另一邊廂,凶手真的因為犀川的電郵而現身,經過一輪沒意義的追逐後,登登登凳!凶手正是助教里佳,木熊教授的死對揭曉真相很有幫助,就是不知道有沒有讀者猜到謎底。

里佳沒有自白行凶動機就跳樓自盡,雖然沒死成但靠她解釋案件已經不可能。接下來是所有推理劇不可或缺的解謎部份。上星期的劇評結果沒有讀者就案件留言,惟有筆者在這裡多解釋一次 ……

木熊和里佳接連殞命已經足以證明二人的凶手身份,當然手法還是要解釋的。其實方法很簡單,甚至比筆者原先猜測的還要簡單(也沒有盡用原作者的智力)。木熊從教授室的窗戶爬出來,從緊急出口進入殺死丹羽健二郎(菊田大輔)。

上集筆者有使用過萌繪講解研究所的圖則,雖然教授室的確有畫上窗戶的圖樣,但卻不一定是能打開的窗,這也是為何筆者認為在測計室的兩名學生嫌疑更大。

里佳用上一樣的手法,爬出教授室再進入通風間,用刀殺死服部珠子(吉谷彩子)。因為丹羽的屍體在準備室,所以珠子並沒有懷疑。

然後犀川有解釋為何凶案必須要兩個人。事實上不少經典案件都是一個凶手辛苦地趕路來偽裝出兩個凶手,但鑒於一個通則:「高人無法裝矮,矮人裝高也有難度」,唯有兩個凶手才足以解釋。

順帶一提,另一個嫌疑人船見真智子(松山愛裡)真正身高164cm,比珠子的演員高10cm,假如真的身在其境,會更易確認凶手吧!

為何丹羽和珠子會主動脫下保護服和讓教授二人進通風間?這是其中一個筆者認為最值得吐糟的地方。再怎樣說兩個快要結婚的成年人都不會開這樣的玩笑吧,更不用說教授們會協助他們做蠢事,看不出有蹊蹺的人才是有問題!而且要驚喜登場的話只要實驗時打開緊急出口的門鎖,實驗後躲進去就可以了。

相比行凶手法還有那神奇的捲閘(筆者會認為捲閘真的壞了,打開緊急出口不就好了嗎?),動機等倒是較為次要的元素;里佳為情行凶這簡直是簡單得不用推理,而木熊願意犧牲自己成全里佳的原因是他倆的父女關係,這算是沒戲找戲做的典型。

至於本熊為了保護女兒而自殺的一段,筆者認為他不偽裝做他殺會更好,反正里佳的不在場證據牢不可破,木熊願意承認罪行的話警方也會盡快結案吧!由此可見,相比行凶手法,原作者寫動機反而能力一般。

最後的收尾是解釋里佳的「感情問題」,竟然是丹羽酒後對她毛手毛腳,實在是「得啖笑」。而shika原來是德語的鹿,因為日本科學早期沿襲德國居多,這反而比動機更有說服力。這算是原作者作為理科宅的特殊知識嗎?


《零下二十度的密室》 – 推理筆記

第一個案件比較簡單是意料中事,但行凶手法竟不涉及真正的理科知識,只用上一般的移形換影實在是大跌眼鏡。嚴格來說低溫實驗室的存在是可有可無,只得一件保護服單天保至尊,這點是要扣分的。

尤其劇中多次用對白、鏡頭等將焦點放在低溫實驗室的特點上,但一些筆者認為能夠體現理科式精彩的線索,如「溫度變化」、「無線電」、「時間誤差」等全部沒用。未有在首宗案件善用優勢,觀眾看不到本劇和上鎖、伽利略等有明顯差別就會棄劇。但願下個案件有所改善吧。

其實這算是小問題,真正值得檢討的是行凶動機。用上失散父女來解釋已經觸及筆者的底線,任何形式的推理劇都應該盡量避免使用或然率低、極為罕有的事件,目的是省卻自圓其說的缺陷,讓故事盡可能帶說服力。里佳與増田潤(久野雅弘)的情侶關係雖然老套但總算合理。

最後是兩集完結的故事結構,應有不少觀眾認為太過冗長而放棄,但對筆者來說只要時間分配得宜,這樣的設計也有其好處。這次的案件筆者會鬆手一點給8分,假如下次問題依舊就難免要多扣點分了。

劍心:在下也認同「手法合格,動機不濟」的評論,個人覺得為情而殺人的部分已經很勉強,觀眾得到的線索極少,只在最後用對白稍為交待這個關鍵,而失散父女的部分更是看到「嘩」一聲覺得夾硬至極。既然作者的優點缺點那麼明顯,不如直接把焦點放在複雜的行兇手法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4,63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