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成為F》第1話 (8.0分)




一套比《上鎖的房間》、《神探伽利略》氣氛相對沉重的推理劇,能否俘虜觀眾見仁見智。第一集表現中規中矩,案件不艱深較易入口;二集完的方式犧牲單元式速食,要不斷靠案件前編的精彩留著觀眾,然而多花時間在情節上未嘗不是好事,對真正願意推理案情的觀眾來說,是眾多日劇中的清泉。

作者:CK
收視:11.8%


劇 名:すべてがFになる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10-21
時 間:逢星期二晚九時

原 作:森博嗣「すべてがFになる」
編 劇:黑岩勉、小山正太
導 演:城寶秀則、小椋久雄
監 製:小椋久雄、貸川聡子

音 樂:川井憲次
主題歌:ゲスの極み乙女。「デジタルモグラ」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西之園萌繪(21) - 武井咲 主演
犀川創平(32) - 綾野剛 主演
西之園捷輔(54) - 吉田鋼太郎
真賀田四季(28) - 早見朱莉
喜多北斗(32) - 小澤征悅
國枝桃子(29) - 水澤惠麗奈
鵜飼大介(43) - 戶次重幸

《全部成為F》劇集詳細介紹


《全部成為F》是筆者繼《MOZU Season 1》、《彼得的葬禮》後第三齣帶有推理成份的日劇,本劇明顯異於前兩者,將會有最純粹的推理元素,可以預見會少賣弄感情陰謀等的情節,能否得到觀眾的青睞,不是筆者此刻可以下定論。

要寫一套「本格」推理劇,就難免要作出犧牲。期望劇評會一貫的帶有強烈批判成份的讀者可能會失望。推理劇中最值得批評的可能只有凶手的行凶原因,或者筆者會針對一些微枝末節,但總的來說推理才是主旋律。因此評分高低會視乎案件的合理性、精彩程度等,劇評重心則是案件的細節和線索;當然適量的吐糟、情節描述也是必不可少的內容。

筆者小時候曾有非常著迷推理小說的日子,當時偶然看到范·達因(S. S. Van Dine)的《推理小說二十法則》就一直奉為甘泉。《二十法則》雖不是絕對準則,但諸於「必須明確、公正的將所有線索呈現給偵探與讀者」、「不得以(尚)不存在的手法行兇」、「必須貫徹唯一的真相,並為此提供讀者線索」等向來是筆者評鑑推理故事質素的重要指標。

簡單來說,能夠經各種感官、角色言談之間向觀眾提供必要的線索,「偵探們」以此作理性推敲和分析,其中優秀者可以成功破案,這樣的格局就是一套好的推理劇。

自本篇劇評起,文字部份的方括號內會填入[推理過程和線索]。筆者將嚴以律己,在觀劇時記下認為有用的線索和推理的思路,事後不重看不刪改,以跟正常觀眾相同的條件來找出凶手。讀者們看畢劇集和劇評後,也可以在留言區暢所欲言,一分高下。

接下來,正文開始。

劇集一開始就是西之園萌繪(武井咲)與謎之角色真賀田四季(早見朱莉)鬥法。四季用數學問題挑戰萌繪,難度是常人答不上來,但不至於摸不著頭腦的程度。二人試圖在言談之間查探對方的信息,旗鼓相當之下沒有人有優勢。如前瞻所說,萌繪在劇中也擔當著偵探角色,從片頭的表現看也是恰如其份。

與之相對的是被稱為「人類中最接近神的存在」的四季,據知她被關在研究所中超過十年,當下與萌繪的對談也是以視像形式進行。雖則說智力極高的人多有異於常人之處,但四季的表現未免過份機械。無法以真人現身,是為了防範異常情況,還是她有不能被人看見的困難?

在會面的尾聲,萌繪質問四季「妳是誰?」,令筆者聯想到著名的「圖靈測試」,萌繪所看著的電子螢幕中的「真賀田四季」,是身在暗處的人類,還是思維堪比人類的機器呢?此刻筆者仍無法判斷。

作為單元劇固定角色並不多,萌繪是家族在地方勢力巨大的千金小姐,傾慕著不修邊幅的建築系副教授犀川創平(綾野剛)。接近主角二人的還有不苟言笑的助教國枝桃子(水澤惠麗奈)。

犀川的習慣之一要求時間絕對精準,這個理所當然的理科人特質除了可以塑造主角性格,還是一個極之常見的推理題材。以下就是本劇劇評中會不斷出現,用來記錄線索的方法。

[推理過程和線索:時間誤差]

接下來登場是副教授喜多北斗(小澤征悅),與犀川同年但看起來更像是中年大叔,而且樣子跟《了不起的選TAXI》中的竹野內豐有點像。不擅長認人的筆者應該早晚會搞混二人。

劍心按:小澤征悅的臉比竹野內豐闊得多而且輪廓深度不及對方,作為男人俊朗度有差,絕對不明白劇情中形容他是「帥哥」的原因,找竹野內豐來演還差不多……

喜多為遠渡來學習的犀川和萌繪展示低溫實驗室。裡面除了有犀川關心的鑽油台模型外,還有一個特殊設計的模擬冰海。而作為觀眾及偵探的我們更應該留意的是實驗室範圍異常地廣,而且有佈局複雜的門。由於是實驗室,類似氣密門的設計令很多常見的密室詭計變得不可行。

[推理過程和線索:實驗室的門]

當犀川三人離開實驗室時被技術員八川善太郎(佐伯新)告之內部溫度提升,八川更質問緊急門有沒有被打開。只有三人走動和幾個空間的空氣對流就大幅影響低溫室的溫度,敏感的溫度變化會不會有啟示?

[推理過程和線索:溫度變化]

正式實驗前是一段長長的人物介紹,本次案件的幾個角色相繼出現,不過現在沒有記錄他們的需要。正式實驗中第一個實驗員是丹羽健二郎(菊田大輔),他進入實驗室時與犀川等不同,穿戴整套密封而從外面不可見的防護服。不論是誤導還是劇情鋪墊,這套服裝難免聯想到殺人手法上。

[推理過程和線索:密封而從外面不可見的防護服]

實驗中沒有多少特別事,不過犀川的銳眼已經發現不少問題。先是喜多恰好要接受英國朋友發來的電郵,在實驗中途離開眾人的視線範圍。雖然令人懷疑,但作為主要角色之一的喜多不會第一個案件就出局吧……

另一方面教授室和監測室在實驗途中都彼此獨立,內部人員有甚麼行動無從得知。另外實驗人員都用無線電交流,這點也很重要。

[推理過程和線索:消失的喜多、獨立工作室、無線電]

實驗經過三十分鐘,實驗員由丹羽換成嬌小的服部珠子(吉谷彩子),而自進入實驗室起丹羽就沒有脫下頭套。另外在人員交接時木熊京介教授(平田滿)和喜多反覆開門進出,門在這案件的重要性已經昭然若揭。

整個實驗進行了六十分鐘,完成實驗後,珠子在八川作勢擊掌時表現疑惑,然後不發一言地離開了,這是其中一個略有疑點的地方。另外低溫室內的溫度在實驗期間始終沒有大變化,但降溫裝置不論是犀川參觀時和實驗時都有開啟,為何會出現差異呢?

[推理過程和線索:陌生的珠子]


實驗過後的慶功會上珠子和丹羽都沒有出現,覺得奇怪的眾人在準備室和儲藏室分別找到二人的屍體,而丹羽更是死不瞑目地看著儲藏室的捲閘。背後中刀的二人不應該是自殺,究竟他們是誰的刀下亡魂?

發現凶案就自然有警察接手。經調查發現二人死亡的空間是有三道門的密室。本次事件是密室殺人相信沒有人會有異議,但有趣的是其中的電動捲閘並不是鎖上而是「壞了」,二者之間是否有差別呢?

[推理過程和線索:壞了的電動捲閘]

所謂的二人推理「S&M」組合在第一集暫時名不符實,犀川空有智力卻無心做偵探,只對當日的實驗數據有興趣,萌繪則是帶著傻勁去查探;教授認真工作拒絕美女學生的約會,只能說這些機會不是屬於筆者……

劍心按:你30歲的時候當上副教授再像綾野剛那樣打扮就有機會了,還有時間,加油!

喜多倒是樂於聆聽萌繪的推理:數年前失蹤的増田潤(久野雅弘)原定協助丹羽殺死珠子,最後一併殺掉丹羽並逃之夭夭,說實話這個推理不太差(至少比《上鎖的房間》中戶田惠梨香的推理要好),但無法處理動機和密室問題是萌繪推理的硬傷。

為了完善自己的推理,萌繪又一次回到研究所,無意間發現實驗室有一個未被發現的空間,就與喜多一同查探有沒有新的線索。挑剔的說警方在大舉搜查的時候不應該會忽略這個細節,可是這個枝節的細微也算是情有可原。

市之瀨里佳(市川由衣)和萌繪、喜多一同發現已變成乾屍的增田。雖然三人的驚訝反應都不似作假,但市之瀨單憑一個背包就確認乾屍的身份,是否過於武斷呢?而事後警方發現密封空間的另一道門從內側封死,而研究所中卻沒人意圖進去看個究竟,又是否合理?

[推理過程和線索:乾屍增田]

接連兩宗案件令萌繪得以認識警方的鵜飼大介(戶次重幸),更憑關係取得警方內部文件細閱。筆者認為當中可用之處不多,唯有丹羽二人死前數天結伴買了禮服,和學生船見真智子(松山愛裡)與珠子不咬弦這兩點略有意思。


萌繪從調查文件中得知的增田的電腦還在研究所,於是漏夜潛入研究所偵查。姑勿論大學研究所的保安為何如此脆弱,萌繪單槍匹馬的行徑已經膽大包天。她在研究所找到增田的電腦,還從裡面複製了所有文件。正當她想離開時就遇上穿著防護服的神秘人。

劍心按:在下對於棄置了近兩年的電腦為什麼還有餘電感到不解

神秘人將萌繪推落水讓她濕身,把她反鎖在實驗室並開始冷凍想把她凍死。觀眾們當然知道萌繪必然平安渡過,但會否是犀川英雄救美?片尾預告有喜多凶神惡殺登場的鏡頭,但反其道而行就會認為喜多不會是凶手 ……


《零下二十度的密室》 – 偵探筆記

本節會是案件前編時整理思緒的地方,但今次先讓筆者講講對本劇的感覺。

前瞻時劍心已經說過,《全部成為F》似是《上鎖的房間》和《神探伽利略》的合體;看畢第一集後,筆者會稱本劇為超認真版的《上鎖的伽利略》。明明人物設定是適合搞笑、輕鬆的凹凸配,但一小時裡唯有鵜飼食甜品的一幕有笑點(雖然筆者好像從沒評過喜劇),其餘是各種面癱、理科宅和殺人狂的表演時間。

當然認真和嚴謹的推理劇自有其好處,也必定有合適的觀眾群,就像筆者看得高興之餘,寫評時也多出一股勁兒。但少了輕鬆的部份,就難免讓主流觀眾退卻,即使為了男主女主角而看劇的粉絲,也可能被劇情壓得喘不過氣來。

在沒有看過原著的情況下,筆者感覺第一個案件相對簡單,至少提供線索上非常鬆手,亦不見有稀奇古怪、超出平常人智慧太多的情節。在有足夠智慧的情況下,筆者會為每一個案件寫一小段記錄,用來猜測案件的謎底。如劇評開頭所講,非常希望讀者分享你們的看法。

[推理過程和線索:時間誤差、實驗室的門和溫度變化、密封而從外面不可見的防護服、消失的喜多、獨立工作室、無線電、陌生的珠子、壞了的電動捲閘、乾屍增田]

由於丹羽和珠子都穿著保護服,中途被人殺害並調包的可能性非常大。比較難做到的有兩點;一是怎樣令二人不發一聲呼救,這個可以用錄音凌駕無線電訊號做到,尤其是實驗通常有既定程序,當時二人回應也有點太慢。另一個是殺手怎樣離開崗位行凶,「恰好」多數人都被分為兩人一組,難以想像其中一人離開而不驚動身邊人,比較合理的是凶手有兩人,也能夠解釋怎樣取代身形差異大的丹羽和珠子,凶手中有身材短小的女生較好辦事。

喜多是凶手的可能性太低,略過。至於是哪一組人行凶(教授組還是學生組)則都有可能。本集後段喜多輕易地移開監測室的雜物,看來很方便凶手路過,也足以解釋行凶路線。相比之下教授室暫時欠缺有效的出口。

怎樣製造多重門密室?筆者認為關鍵在於電動捲閘,警方說捲閘壞了並搬走發動機,但壞閘很易偽造,是否代表有發動機就可以使用捲閘呢?丹羽死前望著捲閘可能是一個線索,只要那裡不是密封的門,整個密室不攻自破。

最後要處理的是動機,通常大學生殺人不是感情問題就是搶走了某人的研究成果。無論動機是甚麼都跟增田和他的「shika」有關。下集重點應該是萌繪所複製的電腦內容,還有犀川得到的實驗數據。只要喜多不是凶手,他的供詞應該對找出凶手有幫助。

讓筆者在此重申,歡迎讀者在下面留言區交流意見。如果筆者的推理錯得七彩的話,為了我可憐的面子著想,請不要拆穿,但可以暗地裡恥笑。

劍心按:還有最重要一點,有看原著知道真相的朋友,請勿劇透,請尊重未看原著的人享受推理過程的樂趣,謝謝。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74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