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第5話 (8.0分)




圍繞小春由抗拒到接受病情的過程,隱隱瀰漫著陰霾氣氛,以正面和側面描寫,成功營造出主角隨時倒下的不安感,催淚指數繼續上升!尤其以望海安慰小春,及小春向醫生表達不能死,這兩幕最令人感動落淚。劇中透過病情帶出生與死的問題,並非為苦而苦,而是令人反思母親角色的生命意義,值得一讚。

作者:萍兒
收視:12.6%


《Woman》

劇 名:Woman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3-07-03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水田伸生、相沢淳
監 製:次屋尚、千葉行利、大塚英治

音 樂:三宅一徳
主題歌:「Voice」/androp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 青柳家 ============
青柳小春(27) - 滿島光 主演
青柳望海(6) - 鈴木梨央
青柳信(31) - 小栗旬
青柳陸(3) - 高橋來
============ 植杉家 ============
植杉紗千(56) - 田中裕子
植杉健太郎(58) - 小林薰
植杉栞 (19) - 二階堂文
============ 其他 ============
砂川藍子(25) - 谷村美月
砂川良祐(26) - 三浦貴大
蒲田由季(26) - 臼田麻美
澤村友吾(35) - 高橋一生
============ ============ ============

《Woman》滿島光、鈴木梨央-2013春季日劇前瞻


作為已故丈夫,小栗旬的戲份比預料中要多,本集一開始是青柳小春(滿島光)和青柳信(小栗旬)過去交往的片段,短短幾幕已充滿溢甜蜜溫馨感,能緩和劇中苦逼的氣氛,但對比之下又令人泛起人生無常的無奈感。

筆者很喜歡信提到有關家人的台詞:「家人是不說さよなら(再見)的人,當遇到一個不想跟他說さよなら的人時,便是結婚的時候,然後變成說いてっきます(我走了)、いてっらっしゃい(路上小心)這些日常對話的家人了。」以日常對話呈現家人與外人的不同,簡單深刻。順便一提,日本人一般在長久道別和永別時才會用さよなら,那種深層意思較難在翻譯上表現出來。

故事很快回到殘酷現實,小春得到白血病,無處可傾訴,唯有默默承受,繼續裝作沒事般去上班和照顧小孩。小春將藥藏起來,卻差點被女兒青柳望海(鈴木梨央)發現,於是把藥當成垃圾丟了,病情漸漸惡化,甚至早上睡過頭沒給兒女做早餐、暈倒卻勉強支撐扮游泳不讓兒女擔心,都很煽動觀眾情緒。

此外,劇中亦運用了快枯萎的花、倒下的蛋糕來作隱喻,側寫小春的病,然後看到小春強顏歡笑、沒精神卻扮精神,陰霾感覺充斥全劇,邊看邊擔心小春會突然倒下去不再醒來。

之前植杉健太郎(小林薰)向植杉紗千(田中裕子)提過送冷氣機給小春,今集安裝冷氣是最溫馨的一幕,三母子知道消息後都興奮雀躍。可惜最後因為牆壁強度不夠所以安裝不了,筆者很難想像現今還會有這樣的房子。

單單是安裝冷氣機已經如此高興,實在不像是這個年代會發生的事,事實上整部劇的格調都不像現代,更像是七、八十年代上一輩口中所說的艱苦歲月。可能對我們來說,冷氣的存在已變得理所當然,甚至有點被濫用,看到這幕,你會不會像筆者一樣發現自己原來很幸福?

小春打電話向健太郎道謝,健太郎卻說冷氣是紗千所送。小春一家三口送蛋糕向紗千道謝,但紗千見到小春卻當透明,在僵住的情況下,望海主動拿起蛋糕衝上前遞給紗千這幕拍得十分好,顯出了小女孩勇敢地想為媽媽做點甚麼,然而紗千十分絕情。作為親生母親為何要將女兒拒於千里之外,實在令人費解,當初家暴又不是小春的錯,只覺得是她自私地想要跟過去的自己劃清界線。

望海隱隱發覺小春不妥,作為六歲的女孩,她既會自己做早飯,又幫媽媽做家務,十分乖巧,也不曾抱怨自己沒有父親,小春能教出這樣的女兒十分利害。今集望海與小春在晚上談話一幕平實感人,她安慰小春「不要強行忍著,難過時要說出來」,雖然是簡單的說話,但由小女兒口中說出,真摰動人得筆者忍不住落淚。筆者很羨慕這對母女之間的感情如此深厚,可能自己比較內斂的關係,自問有時對親人會很吝嗇這種關懷的說話。

最後一幕是本集戲肉,小春決定正視病情接受治療,她向醫生重覆說著「絕對不能死」,為了不能丟下子女孤苦無依,必須活下去。例牌出現編劇坂元裕二的拿手超長台詞,滿島光演繹出那種悲傷中的堅強決心令人動容,是另一催淚位。主治醫生說這種對孩子的掛念,是比任何藥物和治療更重要的精神支柱,亦顯出了家人的重要性。

這令筆者領會到,在懷孕的那刻起,一旦成為母親,生命不再單純是自己的東西,因為必須堅強地為子女活下去,要先照顧好自己身體,有健康才能照顧家人,這也是筆者從已為人母的朋友身上看到的事實,說不定也可能是女性壽命比男性長的原因呢。

今集故事主要集中在小春的病情,對植杉一家著墨不多。上集植杉栞(二階堂文)坦白說出是自己間接害死青柳信後,今集玩自閉,口中說想死,又抱怨紗千說沒把她生下來就好了,令人十分討厭。尤其今集以小春可能會病死來作對比,更突顯出如此輕生的人太過份。當然現實中的確有人這樣鑽牛角尖到抑鬱想死。其實死並不難,要活下來才困難吧。

紗千看到栞這樣,繼續無聲勝有聲,她用力揭開栞的被單,二人矛盾爭持藉著拉扯被單的動作呈現出來。作為父親的健太郎也十分奇怪,明明對小春如此在意,但對自己的親生女卻不關心、不了解。真是扭曲的一家人,甚至比《家族遊戲》的主人翁更悲哀,好想找吉本老師來教訓他們一頓。

在前幾集零星出現過砂川良祐(三浦貴大)和砂川藍子(谷村美月)的夫妻問題,今集有更多描寫。兩夫妻分居後,兒子交給男方照顧,但他卻照顧不來,今集兒子因掛念母親無法大便,竟然兩度要小春幫忙解決。當醫生的藍子拋下丈夫與兒子離開的原因,是無法平衡工作與家庭,她無法只為當好母親而捨棄過去付出的努力,是十分自私的行為,正如筆者上次所說,是她沒有當母親的覺悟,這裡亦帶出一個問題:當母親是不是意味著必須要為丈夫和子女犠性自己?

砂川夫婦在劇中的用意,是反襯出母兼父職的小春的能幹和偉大,不過本劇對砂川夫婦關係的刻劃,相比起小春和植杉一家的主線明顯較弱,所以產生的襯托效果不強烈。即使沒有他們,也不會有影響觀眾對小春的認同,且看日後他們會否有更大作用。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91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