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日本人妻 VS 日劇場景,港日婚戀生活差異對對碰




早前在下寫過日本可愛人妻嫁港男的喜與悲系列大受歡迎,今次續篇以在下最熟悉,貼近生活的「日劇」作切入點,利用《家政婦三田》《飛特族、買個家》《最後的灰姑娘》及《家族遊戲》的場景作例子,分析香港和日本婚戀及生活文化的差異,愛日劇或對日本文化有興趣的朋友必看。


早前TBS播出「看見世界的日本人妻」(世界の日本人妻は見た!SP)節目,內容是邀請嫁給日本人的外國女生作現場嘉賓,再於現場播出嫁到外國的日本女生在當地的生活。由於其中一集部分是講日本女生嫁到香港的情況,迅間Facebook瘋傳,YouTube大量人留言,多份報章及專欄報導,成為本地熱話。

在下早前就這節目寫了兩篇文章,點擊率迅間突破二萬大受歡迎,包括:

日本可愛人妻嫁港男的喜與悲 (上) 風水與吐魚骨的文化差異
日本可愛人妻嫁港男的喜與悲 (下) 可憐的飲茶霸位與總結

很多人的焦點都放在「其貌不揚的港男娶了可愛日本女生」,到底是他幸運,還是香港男生在這方面有優勢?此外節目中帶出很多日本人妻不習慣的香港環境及文化,那日本方面又是怎樣?因為「日劇」一直以來以貼近生活見稱,在下決定以這角度去進行分析,讓大家從日劇看日本人的婚戀及生活文化。

港男受日本女生歡迎?

很多人說能娶得日本女生作為妻子,是他們的終極夢想,為什麼就是日本?節目中的港男講明「溫柔不易發怒」是他選擇日本人妻的原因。的確日本女性普遍來說較為溫柔,事事以丈夫為先,會為他打點一切,更重要是日本女生著重外表,婚後一樣打扮得漂漂亮亮,完全能滿足男性天生愛主導愛面子的性格。

雖然近年日本事業型女性增加,但還是以傳統想法的女性佔大多數,遠的不說,本季日劇《最後的灰姑娘》及《家族遊戲》已經有描寫全職主婦面對的問題,可見這是日本的真實社會現象。

日本男人的「大男人」作風根深柢固,社會風氣關係,很多時都會覺得妻子所做的是理所當然不懂感恩,甚至是呼呼喝喝,大家看過《飛特族、買個家》主角二宮和也的父母,竹中直人對淺野溫子的態度就是好例子。然而日本女性很多都擁有《阿信》的精神,面對家庭問題多會逆來順受默默忍耐,然而她們心底還是希望丈夫能疼惜自己。


《飛特族、買個家》丈夫竹中直人嘆報紙,妻子淺野溫子在晾衫

香港因為女性地位高,男女平等程度位於亞洲頂尖,不少女性習慣強勢,形成「港女」現象,在「大男人主義」被壓制的情況下,男生會比較懂得照顧女生感受,而這正正是日本男性所缺乏的優點。根據調查結果顯示,日本女性對海外男性的好感度排名,香港男生名列前矛,主要是因為港男生活水平高,同時又會對她們好,故此港男受日本女生歡迎的確是事實。

那是否港男應該湧去日本娶妻?且慢。套用《鋼之煉金術師》的名句「等價交換」,要做到這一點必須要付出。學好日文和去日本工作生活是指定動作,此外日本女性婚後大多成為全職主婦,特別是嫁來香港的話語言不通難找工作,留在家的機會更高,做丈夫的就要負責其生活費,此外如上面提過,日本女性「婚後一樣打扮得漂漂亮亮」,買衣服化妝品的錢不能少,加上她們習慣日本貨支出更高,所以娶「日本人妻」風光背後的代價可不簡單呢。

玄關與晾衫

節目中攝製隊到日本人妻位於粉嶺的家,無論是主持、嘉賓、以至人妻本身,一眾日本人都對這個家的構造感到奇怪,到底日本和香港的住屋差多遠?

在東京,最貴的房價比香港更高,但那裡勝在平地多不似香港大部分都是山,加上交通發達,距離市區一小時車程的地方已能找到比香港更便宜更大的房子。看《家政婦三田》主角一家,家中收入來源就是當小經理的父親,還有四個小孩,住得起兩層大屋之餘還有錢請家政婦。當然日劇為了看起來華麗吸引,也許會把主角收入誇張一點,但在下去過從吉祥寺車站步行五分鐘距離的朋友家,單位租金和香港元朗天水圍同樣大小的單位差不多而已。


《家政婦三田》阿須田家的玄關

每個日本家庭基本上都有「玄關」,主要功能在方便客人脱衣换鞋,還有避免讓客人入屋就盡觀全貌,增加安全感。任何一部有家庭場景的日劇,都會有在玄關發生的情節,例如圖中《最後的灰姑娘》的場面就可以看到在玄關有掛衣服的地方。香港的單位因為太細,加上沒有玄關的概念,故地產商也不會在設計時加入,所以人妻只能無奈地‵叫訪客在適當的地方脫鞋。


《最後的灰姑娘》在玄關發生的情節

把衣服晾乾亦是節目重點。香港的有不少高樓大廈都用上人妻單位中的拉繩式晾衫架,對我們來說很平常的東西,節目竟然要製作動畫向日本觀眾解釋其用法,就知道這東西在日本是多罕有。

那麼日本人怎樣晾衫?一般的獨立屋,例如《家政婦三田》的阿須田家會有小花園,松島菜菜子要晾衫就理所當然地在這裡進行,還可以和忽那汐里一起弄,一點都不危險。


《家政婦三田》三田和阿須田結一起晾衫

在大廈又怎樣辦?《飛特族、買個家》有一幕是二宮和也和姐姐去疑似爸爸外遇對象那裡講數,突然爸爸出現他們要躲在露台。看圖的右手邊,有圓型的晾衣架,日本住宅大部分都會有這樣的小露台,晾衫就在這裡進行,不需像香港那樣人要伸出窗外,隨時發生晾衫墮樓的慘劇,相比之下較為安全。


《飛特族、買個家》露台一景

吃飯舖墊與垃圾回收

香港人妻最看不慣,節目現場嘉賓樣子最扭曲的,是港男丈夫用報紙墊桌,及把魚骨吐到桌上的行為。那麼日劇又是怎樣的情況?

大家先看看《家政婦三田》中三田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吃飯場景,都是用漂亮的餐墊,再看看家境沒那麼富裕的《飛特族、買個家》,沒有餐墊也有漂亮的膠桌布。而且偶然還會看到每人有一個空碗,給用餐者盛載剩骨殘羹。


《家政婦三田》的晚飯場景

老實說香港人已經很少用報紙墊桌,因為報紙本身有油墨又曾被揭來揭去不太衛生,仍會用的大多是草根階層,相反比較多人會用薄膠桌布,比較衛生之餘又可以一口氣把剩下的東西包起丟掉,就算是豉油菜汁都不會漏,十分方便,但為什麼日本人不會這樣做?


《飛特族、買個家》的晚飯場景

因為日本家庭實行「垃圾分類回收」已經很多年十分成熟,居民必須把垃圾根據類別分開,放進大小顏色不同的袋,然後如圖中《飛特族、買個家》淺野溫子那樣,在指定日子拿出屋外特定地方等待回收。一餐飯之後,食物殘渣、餐纸巾、飲料瓶等等,全部都要分開處理,試問又怎樣可以像港男那樣包起就丟?


《飛特族、買個家》淺野溫子拿已分類的垃圾出門口

廁所文化

節目中提及港男丈夫吃完杯麵直接把湯倒進廁所,這個在香港很普遍的情況,卻讓現場嘉賓十分驚訝,到底日本人會怎樣做?那就要先提提日本的「廁所文化」。

去過日本的朋友都會知道日本人對於馬桶的重視程度,就算是普通酒店及百貨公司的廁所,一樣有加熱及自動清洗裝置。沒去過的朋友也可以看看阿部寬的《羅馬浴場》感受一下。


《羅馬浴場》阿部寬對廁所設備愛不釋手

事實上日本人十分尊重廁所,廁所的日文是「御手洗」,當中的「御」就有尊敬和恩賜的意思。 日本每年11月10是全國的「廁所節」,很多廁所都會供奉廁神,前年植村花菜以一曲「廁所的神明」大紅唱入紅白,正是當中的代表,對於其他國家的人來說,很難想像在這個污穢的地方也有值得供奉歌唱的神明呢!

既然日本人是如此對待廁所,試問又怎會讓食物殘湯殘渣去污染廁所?在日本家庭執拾東西的是女性,廚房就是她們的「主場」,《家族遊戲》第6話中鈴木保奈美就說了這句話要丈夫不要在廚房多事。家庭和吃飯有關的一切都會在這裡解決,有剩湯的話她們會倒進廚房的洗手盤然後清理,對她們來說把食物拿入廁所是匪夷所思的事。


《家族遊戲》家庭主婦鈴木保奈美宣示廚房主權

但這是否代表在日本什麼都不能放進廁所?又不是。在日本的洗手間只有一個很小的垃圾筒,但不是用來放廁紙,他們會把廁紙直接丟進廁所,和我們香港一樣,因為日本的廁紙是設計成可溶於水不會阻塞,而垃圾筒只是給女生放用完的衛生巾而設。


《羅馬浴場》阿部寬與廁紙

無論是日本綜藝節目是劇集,細心看的話都能進一步了解日本人的生活及文化,你們又了解幾多?如有興趣看這一集「看見世界的日本人妻」,歡迎去本系列的前兩集收看:

日本可愛人妻嫁港男的喜與悲 (上) 風水與吐魚骨的文化差異
日本可愛人妻嫁港男的喜與悲 (下) 可憐的飲茶霸位與總結

原文刊於「GO!Japan」2013年5月號「劍心‧回憶」專欄,博客版經過修改及加強。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7,073  |   文章分類: GO!Japan專欄, 愛情見解, 深度日劇  標籤: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