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棒的離婚》第4話 (8.0分)




本集水準甚佳,前段看似零散但巧埋伏筆,加強主線發展,兩對夫婦之間的關係和矛盾深化,生活化情節自然細膩,拖拖拉拉的感情終於大爆發。特別是結夏與光生吵架一幕,是開播以來最大的高潮,無論對白、演員和分鏡都十分出色,戲劇張力十足,感染力強,催人淚下!

作者:萍兒
收視:12.3%


《最棒的離婚》

劇 名:最高の離婚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3-01-10
時 間:逢星期四晚十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宮本理江子、並木道子、加藤裕將
監 製:若松央樹、清水一幸、浅野澄美

音 樂:瀬川英史
主題歌:「Yin Yang」/桑田佳祐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濱崎光生 - 瑛太 主演
濱崎結夏 - 尾野真千子
上原燈里 - 真木陽子
上原諒 - 綾野剛
濱崎亞以子 - 八千草薰
海野菜那 - 芹那
瀬田智世 - 市川實和子
瀨田繼男 - 松尾諭
有村千尋 - 小野ゆり子
矢萩聰子 - 宮地雅子

《最棒的離婚》瑛太、尾野真千子 2013冬季日劇前瞻


離婚,始終不是一個輕鬆的話題,前幾集以輕快嬉笑的方式呈現,似乎略略隱去主角們內心最深層的想法,本集將醞釀多時的壓抑情緒一次過爆發出來,更合符現實人性。

先說主角濱崎夫婦,本集濱崎光生(瑛太)出現斑禿,一開始被結夏發現並用五百円大小作對比,誇張惹笑;光生不斷用手去摸頭的小動作,成了本集有趣的畫面;以為純粹用作搞笑,想不到它貫穿全集,成為濱崎夫婦吵架的導火線,是精心設計的元素。

劇中利用生活小細節,帶出夫婦生活習慣和感情之間的矛盾,例如光生打算洗衣,拿起濱崎結夏(尾野真千子)的衣服和枕袋時,想起他們約法三章不許碰對方的東西,又徐徐放下,簡單卻細緻。

結夏打算跟奶奶說離婚的事,卻找不著機會,光生暗暗催促,奶奶卻睡著了,只好再找機會。其中奶奶與光生的對話一幕令人動容,光生看見奶奶在別人的婚禮相中笑得開心,自責當初自己沒有辦婚禮,因他覺得是浪費金錢做戲給別人看。婚禮對於夫妻及家人的意義,這裡點到即止,餘音嫋嫋,留待觀眾思考。

奶奶又說:「有結夏在真好,我已不能在你哭時背著你哄你。」這是長輩希望子女結婚的共通原因之一,天下父母心都一樣,自己不能照顧子女一輩子,所以希望子女有個伴,有個照應。筆者曾幾何時也聽過這番話,所以感受特別深,然而長輩往往忽略了子女婚後生活是否能真正得到幸福,就像奶奶不知道結夏和生光的問題一樣。

結夏給光生買來治斑禿的蘆薈,對於結夏忽然對自己溫柔,光生不知如何是好。光生為報答結夏,煮了她愛吃的卷心菜,不料她卻跑去別的男人家裡給人做菜。光生不爽,結夏回來後二人大吵,二人說話語速極快,令氣溫火速上升,由不想吃對方剩下的菜,吵到結婚相處的種種舊帳。

在第一集中,我們知道光生對這段婚姻的看法,而今集結夏在吵架的對白中,我們首次從她的角度聽到她從喜歡光生、將自己的人生與光生一同考慮的過程,也得知她為光生付出很多,目的只是想成為普通的家人,即是做甚麼事也「最先想到的人」。只要曾經真心愛過人,相信都曾經歷過這樣的感覺,觀眾很容易投入和理解結夏的感受,產生同理心。

不似第一集以回憶的片段去交代,今次純粹靠連串對白讓觀眾重構二人相處的種種,結夏激動地說著,沒有任何背景音樂襯托下,只靠台詞配合演技已十分有感染力,表現出又愛又恨的內心矛盾,筆者亦忍不住落淚。其後結夏更瘋狂的亂丟盆栽和書本來發洩,歇斯底里地抽泣吶喊,以花盆破裂、書本亂七八糟散落一地的狀態,投射出她的內心也亂成一團。

結夏單向的付出完全得不到光生的認同,筆者看到這時實在於心不忍,私心希望光生從後緊緊抱著她,然而他是光生,所以只是站在一旁看著,劇情沒有落入俗套。最後光生跟結夏說再結一次婚重新組織他們的家庭,又是不假思索的說話,自以為這樣捨己為人就很偉大了嗎?結夏也太了解他,所以責罵他自私:「你跟本就不喜歡我,你喜歡的只有你自己!」結夏奪門而出,留下光生獨自面對滿屋的凌亂。

第一集兩人離婚時,平和得總讓人覺得漏了點甚麼,原來正是這哭哭鬧鬧的一幕,負面情緒在喜劇包裝下變成了抑壓,一直醞釀至今才爆發,結果戲劇張力強大。尾野真千子表現出色,很有機會成為今季日劇賞最佳女配角;而瑛太與尾野的對手戲每次都十分精彩,成為筆者追看本劇的最大動力。

結夏與光生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深厚的感情基礎,癥結在於光生跟本不喜歡結夏,這就沒有改變自己、挽回感情的動力,只有結夏單方面去努力,是沒有作用的,畢竟感情是雙向的,婚姻也一樣。

至於上原夫婦方面,上原諒(綾野剛)與情婦有村千尋(小野ゆり子)幽會後,從旅館出來,看到老夫婦在晨運,與老伯伯閒聊,表達出想和上原燈里(真木陽子)一輩子在一起,不想繼續騙她。他順著灯里意思準備夫妻旅行,但又瞞著她與其他女人出軌,想一套做一套,實在讓人費解。

千尋偶然發現諒還有別的女人,十分攻於心計的她,來到那個女人光永詩織(大谷英子)開的服裝店,並向她介紹灯里的按摩店,為後面大婆與外遇之暗戰埋下伏線,安排自然合理。

上回光生得知諒沒交結婚申請,今集他在餐館遇到諒,質問他為何沒有交申請書,諒竟當場把它拿出來給光生看,似乎並沒有此當作一回事,解釋雖荒誕,但諒說得天真無邪,不像找借口,作為觀眾也很難對他生氣。筆者想,果然男女對結婚的概念是不一樣,女的視之為名份,男的視之為枷鎖。不過說起來,日本的結婚手續還真是簡便,只要填張表拿去交就可以了,不需要有證婚人、宣誓簽字等儀式,也沒結婚證書,似乎有點不慎重呢,只能說各處鄉村各處例。

後來灯里來到餐館,光生急急忙忙收起結婚申請書,以免灯里雙目泣血,之後他沒來得及交還給諒,只好自己收起。這些小動作對比之下,光生的緊張更突顯諒的不在乎。後來光生在街上遇上諒,諒叫光生把它丟了。如此重要的東西竟然落在別人的口袋裡,還要讓人隨便處理,十分荒謬諷刺。本集利用一紙婚書大玩黑色幽默,可謂一絕。諒又反問他這個離婚的人為甚麼鼓勵他結婚,一語道破此劇的詭弔之處。

諒的外遇詩織光顧灯里的按摩店,兩個女人各自各談起自己的男人(其實是同一人),有點像風雨前夕的平靜。此時諒回來,詩織發現後當場哭了起來,聰明的灯里馬上意會到她是丈夫的外遇,還能抑制著笑面迎人,不說穿不問情由,只在詩織離開時簡單平淡地安慰她說會找到更好的男人,言簡意駭,果然有大婆的風範。

其後灯里終於按捺不住,向諒發脾氣說不去旅行,但沒有說明原因,諒亦沒有追問。就如筆者之前所說,灯里的問題是她只會把不滿放在內心,不肯向對方坦露,她十年前對光生與現在對諒都一樣。另外,雖然她曾說過不介意丈夫有外遇,但單純知道與真正碰上是兩回事,容忍有個限度,她似乎已到極限,今次她第一次向諒發脾氣,讓人物變得更真實立體。

大吵一場的結夏遇到失意的灯里,二人一起吃東西,然後發現結夏的外套裡藏著灯里結婚申請書,舖排自然,為日後灯里大爆發埋下伏筆。

本劇定位為喜劇,看了四集,嬉笑逗趣之中卻隱藏陰沉,令人覺得編劇是以黑色幽默的手段,來表達出現今青年人對婚姻態度的荒誕和隨便。本集其中一句對白提到:「無論是結婚或離婚,目的都是要幸福地生活下去。」然而,何謂幸福呢?怎樣才會幸福呢?像結夏那樣不斷為對方付出卻得不到幸福,或者,像諒那樣甚麼事也順著對方意思去做便算幸福?筆者很喜歡劇中一開始的老公公說:「已經結婚55年了,感覺對方像是空氣一樣。」以空氣來比喻兩夫妻十分有意思,看似不存在,其實不可或缺。期待本劇在結婚和離婚的探討方面有更多著墨。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55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