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頭》影評 (80分) 創新傳統文化的熱血勵志




一部最初既無認識又沒興趣的電影,但看完感覺不俗。大路的青春故事,奮鬥部分較弱,最後高潮精彩,人物設定有趣笑料不俗,女角林雨宣吸引,最有味道是帶出傳統文化是否應該創新的反思,是一部整體不俗,香港人看得明能投入的台灣電影。

同時介紹這電影背後「九天民俗技藝團」的真人真事,從這團把大眾看不起的草根文化帶到公眾及國際舞台,看看在下對這部分的共嗚和得著!


在下最初對這電影並無任何興趣,是在報紙上看到這電影在台灣的票房突破3.7億,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後另一個台灣電影奇蹟,故此就去看看。

先來劇情簡介:

一個改編自台中九天民俗技藝團的真實故事,阿泰(柯有倫飾)出身自深受傳統陣頭文化影響的廟宇;小時候搗蛋任性,常以神像為玩弄對象,不得團長父親的認同。離家到台北學音樂不成,回家後因父親受同門的挑釁而搶任團長一職。在父親傳統觀念壓迫下,輟學生團友也對這少爺仔脾氣的阿泰亳無信心,連番質疑,加上對手阿賢(小鬼飾)的鄙視。激發阿泰用自己的方式,與團員面對艱辛,帶領他們背起大鼓,攀山涉水,踏上環島之路,為傳統陣頭重新定義!

正當這群陣頭孩子顛覆傳統引起熱烈迴響,卻引發與長輩決裂的導火線……他們將如何在傳統前證明,不開臉,不扮神,也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全新陣頭文化?

首先要講講什麼是「陣頭」,這是源自台灣傳統廟會藝陣,是從祭祀儀式衍生的民俗藝術,融合了鼓藝和神偶表演等,是在神明出巡前打頭陣開路表演的團體,多由廟宇的信眾自發而成,成員主要是基層人士,當中更有不少是不良份子,而這一點電影也反映出來。

論劇情是大路的青春片公式,兩幫青年爭風互鬥,主角收服隊員,和上一代的鴻溝,主角從中一一突破。如果是看年輕人如何奮鬥的話,這電影只屬一般,因為描寫他們努力的劇情比較鬆散,未有讓人看得熱血。

主角阿泰(柯有倫)改變陣頭團體之路,一直都讓人感到是誤打誤撞,由接下團長一職,到不斷練習打鼓,覺得他是衝勁有餘但毫無方向,就算他帶團員進行環島之旅,除了練氣之外,並未能讓在下感受到這帶來了什麼改變,也許在下不是台灣人,不明白當中一些當地人才了解的訊息吧。

故事發展是他們環島時突然遇上電視台採訪而轉運,成為全台灣最有名的陣頭團體,這真的給人一種「時來運到」的感覺,接著和死對頭阿賢(小鬼)決鬥及化敵為友,也是比較倉促未見出色。

幸而到最後劇情挽回不少分數,兩代有關陣頭是傳統還是創新的爭鬥,因為故事對主角的父母描寫甚多而變得深入。雖然在下不太熟悉陣頭文化,但總算是一個中國人,對那些打鼓和感覺似破地獄的舞蹈,還有一定的感受,很明白要這些傳統的東西變得時尚創新會遇上什麼阻力。

最終主角和對手一起上台表演,有氣氛很震撼,還解開了主角和上一代的心結,一班原本被否定看不起的人,最終得到大家的認同,特別是他老爸舉起那東西的時間,讓在下看得感動。而且把現代搖滾樂加入傳統的藝術表演之中,初初看似違和,但看下去卻覺得有趣吸引,是不錯的高潮。

由於故事人物太多,未有一一刻劃,但電影算是能在有限度的篇幅中帶出了幾個成員的基本感覺,例如有黑社會大哥的小混混,遭受家暴的小伙子,還有放貴利的辣妹,高大威猛但娘娘腔的筋肉人,更有看似自閉但實際上是打鼓神童(有點似ATARU?),全部都是看幾眼就易入腦的鮮明形象,當中帶出不少笑料。

當中最吸引的是團中唯一的女成員敏敏(林雨宣),展現傲氣但細看如肯打扮應該是美女,到了中後段「如常」地和主角發展出感情,換上洋裝去夜市的她果然漂亮,只是她吃醋的劇情實在太薄弱,因為電影對此交待太少,她的「情敵」更是主角到了最後說出她的名字在下才知道她姓甚名誰。

翻查資料原來這位林雨宣是超級星光大道第三季的第八名,人稱「星光小甜心」,真正樣子的確甜美,為了拍「陣頭」而把半邊的頭髮剃掉,加上有殺氣的眼神,的確令人眼前一亮,可說是一部以男人為主的電影中有水準的女角,需要留意了。

整體來說這部《陣頭》是一般的青春片,奮鬥主線未算出色,勝在人物設定有趣吸引,最終高潮給力,加上對傳統文化創新的探討有力,故此感覺不錯,就算是香港人如在下也能投入。

不過吸引在下寫本文的,是這電影背後的真人真事:「九天民俗技藝團」。


「九天民俗技藝團」

真實的故事和電影一樣發生在台中,90年代在台中市大雅區的大肚山上,有一間九天玄女廟,由許振榮組成「九天神將團」,召集了很多輟學無所事事的年輕人,找陣頭教練訓練他們,讓其投入於活動而不再鬧事行差踏錯。

不像電影那樣的祖傳,許振榮是自己創辦,沒有傳統的包袱,他很快就做出一件其他人從來沒做的事,把陣頭向政府登記,成為合法的社團,這對於民間自發的興趣團體來說是很奇怪的事。

之後因為他收容無所事事的年輕人並管教有方,於是吸引電視台採訪報導,後來被加拿大的華僑看到,在2002年邀請他們到加拿大參加「台灣文化節」的演出。

問題是一個進行街頭表演的民間團體,又何來去加拿大的錢?於是許振榮自行借錢,但去到後發現九天的表演雖然有活力但藝術性太低,始終團員來自基層,就算管教有方也不代表他們懂大體及能展現藝術感。然而最後熱情搭救,他們主動幫其他表演團體收拾道具,讓大家留下好印象。

之後他們獲邀前往台中豐原的台中縣文化中心演奏廳,首次作室內演出,而這也是電影最後高潮那一幕的藍本,觀眾反應熱烈,而這次和加拿大的經歷,讓許振榮決定把九天由民間陣頭團體變身成為正式的藝術團。

但很快他就遇上現實的問題,一般人對陣頭的印象仍是很市井草根,連政府也是一樣,看到團員連高中都未畢業,就覺得他們未達水平不發資助,於是許振榮立下規定,正式團員必須要有大學文憑。這是一大矛盾,因為很多團員本來就是不愛讀書綴學才參加的嘛!

雖然許振榮以身作則自己拿到學位,但也有一些團員不接受而退出。然而許振榮認為自己的決定是對,也只有帶著心痛忍下去,同時他開始建立制度化的組織架構,以專業經營的方式前進。

早期他接觸的都是地方人士,喝杯酒飲個茶就能接到表演工作,但現在和大機構甚至是政府合作,如果計劃書都沒有根本就沒有人理會。於是他吸納行政、財務、管理的人加入,讓九天成為一個專業的藝術團體。過去五年,九天曾到美國、捷克、日本、布吉納法索等地方出演,打入國際。

電影最後主角爸爸叫他每年都環島一次,現實中九天在1996-2003年,每年七月都會做這個。老爸說爬得越高看得越遠叫他爬玉山,現實中九天在2004年做到了,而最後兩父子笑說穿著太子爺跑撒哈拉沙漠,九天還真的在2011年完成了這個創舉,慶祝民國百年。

而今次《陣頭》這電影他們也十分支持,如電影中的「娘娘腔筋肉人」瑪利亞就是九天的正式團員,在電影中他只是做回自己,此外電影中女團員敏敏,就是以該團的團員冠冠為藍本,而她現實中正正被稱為「看起來粉兇的殺妹」。


九天的故事,讓在下有很深感受,一些人人看不起的玩意,怎樣變成大家都接受,能名登上國際主流舞台?在下十多年前已經想在電玩世界做到這樣,希望讓覺得打機是消閒無聊事的父母及其他人改觀。

花了十多年時間,眼見美國及韓國都漸漸做到,而在下由一個打機專家,再變成香港最大型打機比賽的搞手,卻因此深深體會到我們這一代的香港根本沒有辦法達到,故此只有放棄。

現在寫博客,和九天的想法不謀而合。本來博客也是很草根和隨意的事,但只要有目標,有實踐的方法和毅力,一樣可以變成大眾認同的事,打入主流踏上國際舞台。

電影中的「師公」說:「規距是人設的,傳統是人做的,知道變通才是好事」,九天可以改變傳統,讓陣頭文化創新活化,香港又是否可以做到呢?

但請記住,每天在 Facebook 罵政府商家支持不足是沒用的,把罵人的氣力,化為像許振榮及九天那樣的實際行動,才是真正有用的事。

而在下就正於自己的前途上,以和九天相同的創新動力前進,希望你也能做到!

《陣頭》電影預告 (香港版)

陣頭 演員和九天技藝團齊打怒濤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430  |   文章分類: 電影觀感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