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ARU》 第六、七話 (評級:C )




作者:Kevin

第六集案件與想帶出的主題無關,轉移視線誤導觀眾,幸好善用角色設定令主角們合理地為涉案人士解開心結﹔第七集運用同一敘事手法,提及主角之間往事從而衍生出命案,兩者表面毫不相干但實際有關連,手法及內容豐富度比上集為佳,不過依然未帶到真正主題較為失望。

收視 :17.4%、13.5%


 劇名 : ATARU
電視台 : 東京放送TBS
 首播 : 2012年4月15日
 播放 : 逢星期日晚九時

 編劇 : 櫻井武晴
製作人 : 植田博樹
 導演 : 木村ひさし、吉田健、韓哲

 音樂 : 河野伸、Roh Hyoung Woo
主題曲 : 椎名林檎「自由へ道連れ」

 官網 : 連結
 維基 : 連結

演 員
ATARU - 中居正廣           主演
========== 警視庁 ==========
沢俊一 - 北村一輝
蛯名舞子 - 栗山千明
中津川洋治 - 嶋田久作
野崎蓮生 - 千原せいじ
松島光輝 - 庄野崎謙
黒木永正 – 中村昌也
玉倉孝 - 三好博道
渥見怜志 - 田中哲司
石川唯 - 光宗薫 (AKB48研究生)
犬飼甲子郎 - 中村靖日
========== 蛯名家 ==========
蛯名達夫 - 利重 剛
蛯名昇 - 玉森裕太 (Kis-My-Ft2)
蛯名真理子 - 奥貫薫
========== 其他 ==========
ATARUの父 - 市村正親(特別出演)
ラリー井上 - 村上弘明
2012春季日劇介紹 《ATARU》


究竟是小弟對編劇期望過高,還是櫻井武晴刻意地走近年推理性不強的路線,推理劇主角查案之餘竟然走去做社工?

第六集中浴室成為自殺的兇案現場,除了主線的伏筆之外,就連單元案件都分為兩部份。

先講案件的線索鋪排,今集竟然用上虛招,將死者周邊人物都包裝成內藏秘密,形成人人皆有可疑的情況,當然此類情節近年看得太多,都知道愈刻意著跡的多數都不會是兇手,大家未必會再相信此一套。

留意沢Sir所穿的衣服,小弟非常有興趣購買!不過上過官網,未見有此衫售賣,唯有期望某國出手製造……

本來用上俗套的敘事手法沒甚不妥,只要犯案過程夠精密都可令案件變得精彩。可惜手法未見突出,案中線索尤其必須細心觀察,除了靠房間的間格構造,以及襪子染到血跡之外,其餘都不是值得參考的重點,單憑兩個線索並不足以令觀眾明白。

單元劇情交待不足,反而將今集主題重心放在「絕對音感」之上。

小弟一直以為絕對音感是與生俱來,並無後天因素,後來發現原來是可以訓練的,所以Ataru有此能力不足為奇,只是未免太「屈機」了!

劇中其中一嫌疑人水瀨咲繪 (寺島咲) 能將任何事物發出聲音的音名說出,亦因此令她對所有聲響都非常敏感,嚴重到變成滋擾。劇情的開首還以為絕對音感是案中最大的關鍵,誰料與本案無關,最後拆解兇手的動機根本兩碼子事,有點畫蛇添足,音感成為只為轉移視線之用。

嚴重誤導觀眾確實是今集一大敗筆,但從缺點中竟然出現值得稱讚之處。

編劇不斷加入一些無關痛癢的小情節,本以為微不足道的事原來內藏隱喻,令往後的劇情有所發展。例如主角Ataru (中居正廣) 時常到首集的案發現場仲蒲田行逛,差不多每集都在當地提出線索。(當然少不了在第五集中用「仲.蒲田」同音字食了一個GAG!)

之前曾約略提及過蛯名昇 (玉森裕太) 讀醫之前曾當過搖滾樂手,今次竟然運用他的音樂知識,加上「醫者父母心」的態度,開解水瀨自身帶來的煩惱,亦讓當配角的玉森裕太適當地發揮。而且第一集已經為蛯名舞子 (栗山千明) 辨別音高的陌生人ROLLY桑再度登場,如此善用細節都是暫時劇中最可取的地方。

(註:翻查資料,原來ROLLY現實中都是音樂製作人,最近期廣為人知的作品是為動漫《俗‧絕望先生》編寫歌曲。不過題外話,他那樣子真的很嚇人…)

主線方面,FBI高層準備將訓練自閉症患者查案的計劃擱置,Larry (村上弘明) 更將一直對海外非法廣播事件十分關注的犬飼甲子郎 (中村靖日) 擄走。

以單元故事劇情來說,故弄玄虛的套路已是不新鮮,兇案動機及過程更毫不突出,論合理性只是比誇張的第四集好一點。尤其是務求轉移視線,加入不太相干的主題令觀眾捉錯用神。慶幸能善用無關痛癢的旁支末節挽回不少分數,要是沒了這段,可觀性鐵定大打折扣。


第七集以為開始直入主題,可是依然走單元模式,今次內容講到職場壓力問題。

警員和田拓馬 (神保悟志) 於值班期間被鎗殺,今次不再胡亂做個棄案的假象,反而表面証供俱在證明是他殺,而且高層比之前幾單案更篤定是自殺事件,蛯名及沢認為和田的死隱藏著警隊黑幕,毅然繼續追查。加上同時圍繞著沢及渥見怜志 (田中哲司) 之間的往事。

前警官福留吉昭 (升毅) 當年率領沢及處於前線任務的渥見進行圍捕行動,誰料在關鍵時刻福留突然無故消失,加上後來發現他們所捉拿的人並不是真兇,令團隊形象蒙受污點。渥見深知工作壓力漸增,加上無暇照料家人,決定退居幕後到鑑證部門以另一個方式辦案。

表面上風牛馬不相及,但其實兩者都是想帶出福留及和田因為難以減輕工作上的壓力而被逼上絕路。和田因為上司無理的逼迫精神面臨崩潰,而福留自以為理解對方所想,唆擺和田自行了結。警方意外得知案發經過,為免前警員教唆他人自殺的醜聞傳出,決定對內封鎖訊息掩飾真相,並使計阻止三人繼續調查。

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當初兩位Leader交換角色,中居正廣走去破解密室,大野智食茄汁飲咖哩湯,出來的效果會是怎樣呢?

雖然同樣是從案件以外的故事作重心主題,不過今集能令兩者適當地關連起來,總好過上集硬要將音感及案件拼在一起感覺突兀。

案件查完一單又一單,Ataru的生活習慣漸見異常。首先沢開始發現他睡眠時間不斷減少,手亦開始出現因握拳用力過度而形成的傷痕,後來甚至大量流血。如大家細心留意的話,打從之前幾集開始,Ataru於思考案情期間並沒以前那樣輕鬆自如,變得肉緊失控(還記得第五集中拿著麥克筆不斷亂畫嗎?),相信應該是用腦過度,開始出現負荷。

雖然劇情涉及沢的過去(最重要的是他很早以前就有了男士危機之一!),不過極其量是交待渥見的故事,與最大的主線劇情完全無關,沢在意蛯名的原因,蛯名家的懸案仍未交待,已經去到第七集,真正的謎團準備浮上水面了嗎?

評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50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