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龜梨和也《俺俺》電影初主演,1人分飾25角進行電話欺詐




【日影】05/03:KAT-TUN的龜梨和也初次單獨主演電影《俺俺》,演一個平凡的電器店員工「均」,和兩個拍檔暗裡從事「オレオレ詐欺」卻陷入不能收拾的局面。電影中龜梨會扮「全身刺青的我」「爆炸頭的我」「巨乳的我」等25種人,《時効警察》三木聰監督,2013春公映,目標是打入國際電影節!詳細內容:

《俺!俺》由星野智幸第5屆大江健三郎賞獲獎同名小說改編,源自2003年開始頻發的電話詐騙事件。犯罪分子假借孩子的名義給老年人打電話,謊稱自己發生了交通事故或其他事件,要求老人盡快匯錢到某賬號,當然也有借警察、律師等名義進行詐騙。

這些詐騙的共同點是電話接通時第一句話就是「我!是我!」(オレ!オレ!),等老人猜測說出一個名字後,就開始以這個人的名義繼續進行詐騙。小說共分為:詐騙、覺醒、蔓延、崩潰、轉世和復活六章。講述在東京近郊一家電商場工作的「我」,一時衝動用在麥當勞鄰座男人那裡偷來的手機進行了詐騙,沒想到電話主人的母親卻信以為真,不但給「俺」匯錢,即使見面也沒發現異常。於是「我」就在不知不覺中扮演著那個人。從此深陷詐騙而不能自拔。
  現實中的「我」是個小人物,家電商場只是臨時的棲身之所,當「我」被他人替換後業務依舊進行,這更證明了自己存在的可有可無。同時整個商場都彌漫著這樣的氣氛,大家都靠著自欺欺人來維系著瀕臨崩潰的共同體。而幾個這樣的「我」也開始組成團體,建立一個與他人沒有聯系,彼此心照不宣、透明的共同體。

在這裡「我」體會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心醉神迷感覺。這樣的「我」不斷增加,甚至蔓延到整個社會,致使自己的外部世界都不復存在。荒唐的是當「我」回老家的時候,卻意外發現家中有一個以「我」的名義生活的男人。最終周圍的很多人都成了「我」,包括我的母親和上司。這些「我」們相互欺詐,最終迷失自我,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了。

作品深刻地批判了自私自利,以自我為中心的現代日本社會。揭示了在充滿孤獨和絕望的現代日本社會,人與人之間根本無法相互信賴。同時抨擊了企業為了自身的利益,為減少職工的福利待遇和保險支出,而打破了原有的終身僱用制度,普遍推廣人才派遣制度等。在人們喪失工作的同時,終身僱用制下人們所形成的「歸屬感」和「忠誠心」也突然消失了。人人成了社會的可替代品,每天生活在欺騙和自欺之中。共同的社會認同感和價值取向越來越匱乏。

其實在作品的最後,讀者還是看到了一點點的希望。「我」所棲身的固有場所開始瓦解,精神也徹底崩潰,於是逃往東京郊外的深山中。希望「我」能在遁人深山後找回自我,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共同體。

電影中三個角色,分別是主角普通男人的「均」,非常冷靜的上班族「大樹」,散漫的大學生「ナオ」。挑戰「1人25角」的龜梨表示拍攝需要三人份的體力,拍攝中的切換很辛苦,所演的角色有些和自己相似有些不是,能引發自己身體中所有的各種演藝潛力!

而三木聰監督則大讚龜梨擁有對劇本的理解能力,對自己有所要求的探知能力,十分聰明,是演這個不可解主角的必然人選。電影將以國際為目標,已製作海外版的海報,目標是參與明年的柏林影展及康城影展!

電影本月10日開拍,秋天完成,2013年春天公映。

劍心短打:

一部很有野心的作品,看原著的介紹,不只是反映了日本的欺詐犯罪問題,更進一步帶出導致問題發生的社會情況,繼而探討人生存的價值。包括範圍廣泛而且很有深度,以國際電影節為目標是無可厚非的。

不過也要看導和演的功力如何,三木聰除了《時効警察》外對他認識不多,近年作品如《転々》及《インスタント沼》都沒有機會欣賞,所以不加多評,而主角龜梨和也,拋開收視去看,個人覺得他一直演戲不算差,但角色和演繹上的變化較少,情況和山下智久有點相似,今次直接挑戰這個千變萬化的角色,是突破到讓人另眼相看,還是仍需努力,將是電影成敗的關鍵。

無論如何,對故事的興趣不弱,一起觀望期待吧!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522  |   文章分類: 日影新聞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