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班上沒有女孩




這是在下因為看過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與及網上一張惡搞照片「那些年,我們班上沒有女孩」而創作的短編小說,內容講及一位男校男生的成長回憶。

在下初次挑戰小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留言發表讀後感。

特別送給那些年讀男校的你。


Jerry是個平凡的中學生,就讀男校。

他的學校在區內算是有名,不過除了成績之外,更出名的是那裡的學生都比較「薯」。

所謂「薯」,多數是用外表和談吐去判斷,特別是從女生角度出發。

沒有女生的男校內,男生成長中缺乏女性荷爾蒙刺激,因此不懂打扮和異性溝通,很正常。

於是他們就通通變成了薯仔一族,而近年這個名字有所進化,可以稱為「宅男」或者「毒男」。

Jerry小學六年級時還未發育,只知要上學讀書和打機,所以媽媽要他去讀哪一間中學,他從來沒有異議。

他考了幾家中學,在很多年後他才知道當時決定去那間男校的原因,只是因為那近家而已。

Jerry由中一升上中五期間,成績不過不失,而課外活動更加是平平無奇。

不是城中名人那些「課外活動」,只是剛發育的小子去打球打波而已。

當時一大班男生,會對急速成長的身體產生好奇。

會一起討論A書,又或者趁家裡沒人,請同學回來一起看A片。

但作為薯仔的他們,比較含蓄內向,不會一起看四字主角的A片一起打手槍,更不會在班房上發動射擊比賽。

因為,那時根本沒有哪一位Miss值得他們浪費青春。

光陰飛逝,中五會考放榜,Jerry因為閒來無事有溫書,取得廿多分,輕鬆在原校升中六。

開學當日,Jerry才發現,中五和中六原來是兩個世界!


原因是班上出現了新品種的生物:女生。

Jerry一直打機,很自然地進入了數理科,班裡只有三個女生,可憐旁邊的文科班是有十多個的說。

初次近距離長時間接觸女生這種生物,讓Jerry感到很好奇,然而在觀察期間,班上的精英份子早就出手了。

例如某些Head Prefect、Head Librarian、校隊代表等,已經火速認購各班的女生。

留下的,只有一批還不知道情為何物的男生,一群沒什麼人看得上眼的女生,還有…….她。

她溫文但帶點高傲,那些什麼校隊嘗試過追她,但一一失敗。

而此時,Jerry誤打誤撞和她一起出任某學會的委員。

那時的什麼職位都是求其找人擔當的,學會本身從來沒做過什麼大事,毫不起眼。

唯一的大事,是當時情竇初開的Jerry,面對仍然單身的她,開始有了好感。

其實Jerry那時還不知道什麼是情什麼是愛,也許只是單純地對女生產生好奇而已。

但班上有很多「花生友」,看穿了Jerry單純的心思後,就開始造謠生事,消息傳遍整個學級。

在秋季旅行中的大集會,花生友甚至把這一單緋聞大聲公開,搞得她十分尷尬。

未懂世事的Jerry,卻以為一班兄弟在幫手,於是就告訴自己,努力喜歡她吧!

Jerry從此會不時偷看她,把班上合照中屬於她的部分剪下放在銀包,然後在她的生日準備好鮮花送給她。

不過,這只換來她很溫柔而客氣的拒絕。

從此Jerry茶飯不思,覺得世界已到末日,晚上睡不著會呆望星空。

這樣的生活維持了幾個月,帶來的是成績大倒退。

她的出現,打亂了Jerry原本一帆風順的學業,也改變了他的前路。

不過他終於明白那班花生友只當他是傻瓜找樂子,於是和他們絕交,總算是在失敗中學到一些教訓。

然而,那個她從此見到Jerry會避開,而Jerry也不好意思再和她說話,二人關係冰封。


直到很久之後,中七的聖誕節,Jerry鼓起勇氣寫了一張很平凡的聖誕卡給她。

而她,即場找來一張聖誕卡回禮。

此時Jerry已經成長了一些,深知自己是無法得到她,於是心情也輕鬆得多,生活慢慢回復。

到了畢業那天,Jerry在校內的大樹下,叫住了她,就過往兩年對她的糾纏,說聲對不起。

她大方接受,並開始聊天,雖然只有短短三分鐘,但這是Jerry第一次見她對自己展露笑臉。

這個,Jerry畢生難忘。

這是Jerry和她最後的一次見面。


進了大學,Jerry改變了,開始有異性緣,交到女友。

他會想,這是否因為那個她的出現,讓他對愛情有初步了解,故此能在大學找到女友?

不過Jerry進一步想到,如果在更早的人生中開始接觸女生,也許遇到那個她的時候,已經有能力把她追到手,也不會因為失暗戀影響成績而學業慘死。

當然Jerry很明白「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這道理,那個她的好,只是他腦海中的幻想而已,說不定真正拍拖時會吵架分手收場。

但是,Jerry心想,如果有能力回到過去,他會回到小六的那一年,對幼少的自己說:

「請向媽媽堅持入讀男女校」。


很多年後,Jerry看了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他自問沒有柯景騰那樣高大英俊,當年那個她也沒有沈佳宜那般漂亮,甚至連對她的印象也很模糊。

但,Jerry還是會為那個和豬朋狗友一起看A片分開打手槍的那些年,很有共鳴。

成長,最殘酷的部份就是,女孩永遠比同年齡的男孩成熟。

女孩的成熟,沒有一個男孩招架得住。

這電影中的對白,正好描寫那些年,Jerry的幼稚,和那個她的成熟。

現在Jerry想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想讓這個世界,因為有了他,而有一點點的不一樣。

但他,仍會向那個她說聲謝謝,因為只有經歷那幼稚的過去,才有懂事的現在。

有說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

但Jerry現在知道,就算多笨多幼稚,能夠化為成長的踏腳石,就是有用不是徒勞了。

成熟了,但他仍然會盼望,某一個平行時空中,他和她,是曾經在一起的。


以上為純粹創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選擇現在發文的原因,是今天九把刀來香港,於朗豪坊12樓接受訪問及為原聲大碟簽名。

還會到UA朗豪坊謝票,時間是4:40及6:50。

很想去和他合照但去不了,只有請朗豪坊公關傳來第一手的現場照。

未能親身到場支持,只有在這裡對九把刀說聲:謝謝你。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4,619  |   文章分類: 特別企劃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