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瑞文 踢館




意外地於星期六晚看了詹瑞文在紅館的《踢館》SHOW。

整體來說是個合格的炒雜燴,但就是有一Part讓在下很有共鳴和認同,到底是什麼?

 

詹瑞文 踢館

在下本身是從來沒有考慮過買票去看詹瑞文的,但有朋友在贊助機構做有贊助票問在下去不去,那就卻之不恭,當是開開眼界都好。

不愧是贊助機構,在下還是第一次去紅館是從地下入場,不用上樓梯。

這晚開三面台,七千座位全爆,而我們就是坐在地下加開的座位上,雖然不是最前,但也不錯了。

大約8:45開場,一開始就是介紹詹SIR最Hit那首歌的發跡史,然後全台Dancer下主角升上台,熱唱「I Don’t Wanna Say 仆街」,全場即時熱烈反應。搞笑在他唱完就和Dancer一起謝幕,然後紅館響起「大家離開o既時候,記得帶齊隨身物品」的廣播…

一首歌就完明顯是玩野,之後就是詹SIR的首徒泰臣及蝦頭出場搞笑,大叫詹瑞文回水,剛好在下就坐在通道旁,超近距離的接觸。

之後就是詹SIR再出場演「吳GUR與你」,帶出現場觀眾的「怨氣」製造共鳴感,之後就是泰臣蝦頭扮學生妹主持頒獎禮,教人溝通的技巧。當中教大家講「你咪諗嘈」,還有意思為「即摟人鬧交的音調」的「摟調」等,偶有笑位但整體略見平淡。

接著詹SIR以神父Look從觀眾席登場,一邊扮唸經一邊惡搞觀眾,氣氛即見熱烈,上台一人分飾兩角,惡搞「與我常在」大唱李氏和樓市,感覺還好。

一轉又是他的徒弟出場,演潮性辦公室「送水輝哥」的部分,原著「我好乾,插啦」,還有大跳GATSBY舞引來大量笑聲,可算是全晚最有味的部分。

然後詹SIR以「詹家仁」打扮登場,和泰臣一起惡搞語言和溝女問題,轉頭當然就唱出惡搞版的「小文上廣州」,更說「一蚊一隻雞」急口令已Out,教大家講「一蚊人民幣、一蚊Hong Kong幣、你話人民幣威定Hong Kong幣雞」,如果以詹SIR出場的部分來說算是全晚比較平靜的部分。

接著兩個徒弟主打的一小部分見冷場,但不要緊,目標是帶出全晚的高潮,近來被網友狂轟猛炸攻陷各人FACEBOOK的「詹金燕」出場,一首「嘟嘟嘟」全場勁和應!



然而還有更強的高潮,詹SIR本來打算落台捉觀眾,怎料捉了坐在第一行的郭富城和張智霖上台!之後更向城城狼吻,和對他說「你唱歌就叻,跳舞就渣D!」,全場HIGH爆,相比起第一晚被拉上台的林雪及Mr.,這個尾場精彩多了,結果三人大跳「嘟嘟嘟」後就告一段落。

接著又換了徒弟,繼續惡搞劉華的歌曲,把「無間道」改成「尋米路」,內容是鼓勵香港人找出路,不過相比之下效果較為一般。

換回詹SIR出場,變成了黃子華式的一人一椅一咪模式,和觀眾講述他辦「踢館」的心路歷程,還有他的一些過去,這部分在本文後段再詳述。

隨後陳奐仁登場,和詹SIR一起唱出主題曲「放棄不如放臭屁」。

之後詹SIR下台和觀眾搞「打破怨氣」的互動,不過個人覺得玩得不夠深入,未能有徹底釋放的感覺。

回到台上,唱出「信自己」「千個太陽」等的MEDLEY,詹SIR又唱又跳,還有相當的功架,臨走時更連續五次講「冇Encore」,即是擺明有啦!

Encore時主要介紹GIORDANO和他Crossover的新設計「招積貓」系列,然後再唱一次「I Don’t Wanna Say 仆街」,約11:40完場。


論整個SHOW,可以用「四不像」來形容。有舞台劇,有唱歌,又有獨白,而出場又是詹SIR和兩個徒弟泰臣蝦頭輪流來,完全不知道什麼是重心。

而且SHOW的主題不太明確,勉強可以說是為觀眾消怨氣再上路,但因為中間加插太多完全無關的部分如「潮性辦公室」「小文上廣州」等,所以無法營造統一的主題。

三個小時,不會覺得悶,偶然有精彩好笑部分,但又不覺得很精彩吸引,也許是為了打入紅館而把他的精華炒埋一碟讓任何觀眾都可以找到切入點去欣賞,是安全的做法,但就欠缺主題風格了。

當中最吸引在下的,是他的獨白。

詹Sir說今次辦「踢館」,目標不是為了賺錢什麼的,主要是突破自己,看看自己能否從劇場進軍這個香港最主流的舞台。

而他為了這個突破,進行了地獄式的特訓,在教練指導下做運動做到嘔,但從中感受到要突破一定要有Self Discipline。

還有要做到一定要有「吉士」,就是懶理其他人的嘲笑和否定,放手一搏,才不會原地踏步。

意外地,發現在下的想法和做事模式和他有點相似。

他做的事,和在下不斷在進行的「CHANGE」其實是同出一轍的。

有不少人拿他和黃子華比較,而正好他們是代表了兩個不同的發展方向。

黃子華做棟篤笑,二十年來都是一個人一張椅一支咪,做得熟練,做到成精,專注讓他成為這方面的代表。

但詹瑞文卻是百足咁多爪,除了起家的舞台劇演出外,又唱歌跳舞玩棟篤,和商業機構合作搞Crossover,更成立PIP培育後輩。

講棟篤笑,肯定黃子華做得更好,但整體發展詹瑞文有更多的機會,也是事實。

專注和多元化,從來都只是各有各好,無分好壞,全看一個人的取向,而這個選擇也於在下身上發生。

到底是專注於本業還是要多元化發展?大家都應該知道在下的選擇是什麼。

不說詹瑞文的「踢館」是否好看是否成功,但在下欣賞他的「GUTS」。

45歲人也可以這樣積極求變,我們這些二三十歲的還有懶的藉口嗎?

他的改變也為他帶來不少批評,但他都以笑臉及行動應對,用自信去抵抗非議,同時盡力不變自大,正是在下需要學習的。

他在獨白的這部分,唱了一首在下小時候也常聽的老歌:「Que Sera Sera」。

改廣東歌詞成為「我係詹瑞文」,絕對有「油膩最好」的囧,但簡簡單單的帶出了讓在下更堅定目標的意念:

「我,就是我」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468  |   文章分類: 電影觀感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