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第6-9話




評分:8.0

突破了不著邊際的不斷說教,故事重心回到早乙女家之中,故事就變得吸引和緊張。

部分劇情有衝擊性到令人覺得匪夷所思,但幸好只是點綴,主線變得越來越有反思空間,重拾追看此劇的動力!

 

首先,第六集仍然是保持之前不斷講道理說教的模式,而在下更覺得每一段說教和劇情本身甚至沒有什麼關係很有問題。

像這一集,無端端帶出那個不開口司機的過去,還有悠里小時候的童年陰影,問題在於,那個司機一直以來都是路人甲,沒有舖排之下突然成為了關鍵人物,未免太突兀了。

悠里去監獄挑釁囚犯,雖然她的演說仍然有力,劇情也有解釋為什麼她這樣做,但無奈她的童年陰影還是這一集才交待,實在很難叫觀眾突然投入認同她如此另類的演說,在下看的時候只是不斷在說「有沒有搞錯!」。

這讓在下覺得,根本是野島在表達他的個人思想,而「借用」劇中人物製造機會去說出來而已。頭六集,就是有六個想法要表達,想法之間並沒有太多關連,比起單元劇更單元,就像是說教的番組節目,所以在下越看越沒癮,日本觀眾也相當認同,看收視連跌六集就知道。

收視於第八集開始回穩,為什麼?就是第七集開始劇開始轉入直路,終於集中於早乙女家的宿命,實際點說,可以說是早乙女家的崩壞,悠里的四個兒女一個個的出事。

首先是驚爆的四子小朋,都知道野島很喜歡在劇集的中後段「爆大穫」,《沒有玫瑰的花店》有香取原來是拍Video的人這衝擊,《Love Shuffle》有谷原的基情,而到了《GOLD》個人認為是更進一步,居然搞出真人角色原來是虛幻,只是思念的投影!

其實野島是精心部署的,想起最初,里佳為什麼會被請為秘書?悠里說過是因為小朋的原因,原來就是因為里佳有看穿別人心中的思念,把這個投射成為映像,所以才受到悠里的賞識!

很多人覺得小朋的出現太真,但回想起來,小朋之前出現的鏡頭,全部都有悠里或者里佳在場,所以鏡頭用她們二人的視線去描寫,就可以讓小朋出現了,沒有什麼破綻或犯駁,就是這樣才教在下感到荒誕但又不得不信服,甚至泳池那一幕讓在下有點感動,這才是野島的作風及功力!

到底這是不是精神問題,很難說,但倒是一個有趣的劇情轉折,用離奇的方式完結了小朋這一段,而之後他的再出現,例如安慰媽媽,就有了另一種功效,個人認為是妙筆。

第二個出事的是洸,老實說他這一段是四人中最平淡的,因為之前對他的描寫不多,一個乖乖仔一直聽話,只是因為一個相識不久的「港女」幾句說話,就決定故意弄傷自己去逃避奧運,太急太低說服力了。

原因是之前劇情對洸心底的壓抑和問題,並沒有多加著墨,在下只是隱隱感到他潛在不滿但不明顯,突然就用來變成劇情轉折的原因,就像是未炒熟一碟菜就放上桌的感覺。

但因為洸帶出的兩個新角色是有趣的,首先是悠里的媽媽笠原真理恵,看倍賞美津子和天海祐希之間鬥演技的確精彩,很有火花和味道,原本以為有排鬥,但劇情既然安排她當年因為發生不倫,成為死穴要放下洸的爭奪,輸得太簡單了。

故事帶出她和會長因為對小孩的教育有相反意見,兩夫妻溝通不能,讓她感到寂寞而出軌,這讓在下反思到,一個人要結婚生子,真的要先好好理解對方的想法,如果雙方是南轅北轍的話,也許早分早著會比較好,故此在下一直贊成二人結婚前要多加親密,於生活上互相了解,例如同居。

另一個是珠寶商人那一對女兒,大女兒只是個勢利港女不用理會,而妹妹看上去怎麼這樣眼熟?原來演的正是南沢奈央!曾主演《Dandy Daddy》的那位,樸素打扮加上眼鏡仍然掩不住其清麗,讓在下十分期待她在之後會脫下眼鏡的樣子!

她父親對悠里說,洸沒有選女孩的眼光,這樣在下想起早前在下另一篇有關「旺夫剋夫」的文章。劇中那父親說每次帶上細女生意上就會有好運,那就是旺夫相嘛!(先把旺爸和旺夫混為一談),而大女這樣勢利,不懂欣賞洸的優點要他放棄奧運,完全是剋夫的行為,大家切記留意!

接下來出事的是晶,想不到在《無法坦誠相對》無法搞得成的「雷雨」劇情在這裡出現!那位攝影師宇津木洋介比想像中簡單,也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他的身世卻引起了早乙女家的另一場風暴!

為了家族的名聲,可以欺騙一個人的真正身份,由會長到丈治,以至最後悠里都認同,是太過份還是正常?也許在下不是出身於什麼名門望族所以沒此想法,只是想到,為了家族的些少名譽(其實就算爆出了修一有私生子也不是太大不了吧),欺騙之餘更間接禍延下一代,值得嗎?

縱使悠里說有罪疚感但一樣照騙,而晶和那男人會發生關係也實在是悲劇,奇就奇在為什麼宇津木會在上完床之後就突然說不想再傷宮晶而分手消失?這個實在是太奇怪了。在下明白他的自尊會輕易被晶攻擊,他打她也不是沒理由的,但劇本一直型造他是一個好人,卻搞出「趙完鬆」,未免讓人疑惑。

晶為了那男人而去紋身,引發悠里的崩潰狂打,是一個高潮。的確晶那樣做是很笨,但小女生有「真命天子症」,以為沒有他就世界末日,這想法很正常,去紋身當然是太激,但想問,紋身和能否參加奧運有什麼關係?是日本體育協會的規則嗎?

而最大問題是,晶住在丈治的家,丈治向悠里匯報說她夜晚會吐,難道已經搞出人命?這可是亂倫的產物呢!野島這一劑藥認真猛,如果真的是有小孩的話,就實在猛得過份!

最後出事的是廉,首先要讚野島在第六集先搞一個看來風馬牛不相及的說教,說「偏心」是母親維繫家庭關係的「最終兵器」,結果就於第八集派上場,總算有點呼應。

廉明知自己有事都欣然接受特訓,其實在下很了解他的想法,因為自己也有「與其過庸碌而長久的命,不要過短暫而光輝的人生」這想法,可以高呼「我活過」而無遺憾是個人的追求目標。

只是如果去到是生命和光輝二選一,在下也許不會像他那樣決斷,可能他是因為身邊沒有愛人,人生也沒有其他可以發亮的事,所以才會這樣投入吧!

但重點還是在悠里身上,里佳搞了那麼多終於開口說出真相,而悠里原來早就知道廉的問題。明知兒子有心臟病都叫他特訓?一時間在下覺得見到魔鬼了。早乙女家的金牌宿命,是否值得用性命去換取?更何況,最大可能是賠了性命都拿不到!

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會贊同悠里的做法,可以說是她太冷酷太不擇手段,套用她媽媽的說法,那是為人母親失格的行為。到底是什麼宿命要悠里和廉去得如此的盡?因為絕大部分觀眾都沒有這樣的宿命,不會理解,所以這就是本劇未能徹底打動大家的主要原因。

在下某程度上是理解悠里的想法,她太在意於做人要堅持到底不屈不撓,那是好事,但是否要這個程度?學懂適時後退和放手其實也是應該的,似乎悠里並沒有這個想法。還有她的堅持到底,不只是自己,還是要舞弄兒女的命運才行,一個人,就算是母親,又是否可以及應該這樣要自己的子女一起承擔命運?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過體吧!

這一切的根本,都源於修一的死,到底為什麼悠里要為兄長做到這個地步?希望之後的兩集會好好解釋,否則又會變成爛劇,不過對於野島的能力是信任的。

此外還有「外傳」,有關被兒子虐待的聖子,原本以為是悠里的故事,怎料到結果變成了丈治發揮的地方?

男人之間果然是需要拳頭去解決問題,那個兒子突然變乖,很可惜的是劇情沒有詳細描述這當中的過程,也許是因為他不是早乙女家的人所以沒有篇幅吧!

反而重心落在聖子身上,她竟然被丈治吸引,兒子講兩句就要去化妝及挺胸見人,又見證到女人無論去到什麼年紀,心底還是希望找個好男人的,只是她在車站由送回手帕,變成了把手帕拿上鼻去嗅,讓在下又想起《無法坦誠相對》,玉山鐵二拿起瑛太的外套疑似想這樣做結果沒有,和兄妹情一樣,於《GOLD》中反而成功發揮!

還有里佳這個角色,開始時和悠里的有趣互動,現在已變得很一般,集集都「そんな」是不可能笑到第九集的,但還是覺得長澤的發揮很不錯,非常能夠做到支援的角色,也為劇情帶來有趣的部分。

到底,什麼是宿命?一個人為了宿命或者理想,應該盡力到什麼地步?這都是讓在下可以反思的地方。但相信很多人本身的人生都是輕輕鬆鬆不追求什麼,他們不會或不想就這個話題去思考也是正常的。正確地說,他們也許根本不想看這部劇。

金牌只是一個幌子,家庭關係也是煙幕,想不到轉了一大個圈,野島想和大家討論的是「盡力和堅持」的道理,這部《GOLD》真的是充滿奇幻和可能性!

下一集,廉倒下了,是否會如那個突然殺出來的預言師所說,悠里會失去一個兒子?

期望收視可以重上雙位數吧!看預告,也許有可能。

6-9集評分:8.0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42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