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8 他不結婚的理由




《女人四十》#8 他不結婚的理由

日期:2008年5月28日
收視:14.3%

聰子追出來,對惠太朗說要他陪自己到早上,結果二人也一起渡過慢慢長夜,第二天起來,惠太朗已經做了美味的早餐,之後一起看搞笑影帶,臨走前聰子問了他家裡的事,但惠太朗卻不想多提,不料此時他的姐姐和子來了。

和子來是因為擔心他整晚沒回家,而且也帶了父親的信來給他,但惠太朗完全不作理由並回去了。之後和子就和聰子一起去貞夫的店。

和子與聰子她們三人在餐廳中,和子提到她曾經離婚,但因為這樣才能找到人生的新道路,找到了真正愛她的人及新的工作。她的說話為想六年後離婚的瑞惠帶來了勇氣,但奈央仍然是堅持她絕對不會離婚的。和子也提到她之前那段婚姻中患了抑鬱症,因為女性在婚後的煩惱比男人多,所以這病的女性病患人數是男人的兩倍…

而之後,她們四人去了Disco,狂歡了一晚,而此時惠太朗來到找她們,找不著之時就和貞夫聊天起來。兩個男人提到結婚的事,貞夫說起相比起結婚,更重要的是全心接受對方,不過他還是不太了解女性。

他認為,奈央覺得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讓別人看上去很幸福,就算是不喜歡的人也會因此而一起

瑞惠的生活過得平淡,明明活在幸福之中,但還是開始去尋找另一種人生

聰子美麗優秀,會照顧人,但卻無法坦誠面對自己

Disco過後,和子及聰子去了喝茶,和子提到她家中的父親很嚴,因為望子成龍的關係,惠太朗自小就受到很大的壓力…

聰子的弟弟達也,在擔心姐姐為什麼不打算結婚,結果親自去了醫院找惠太朗講數。達也說以前自己是個小混混,因為姐姐的關心讓他回頭,故此他很擔心姐姐,覺得她希望擁有自己的一個家。此時聰子發現了他的存在,尷尬地趕了他走。

聰子和惠太朗講起此事之時,惠太朗說他也很了解達也的感受。他的前姊夫很愛面子,所以是他帶姐姐去看精神科治療抑鬱症,而岡村家中的父親也覺得姐姐和子有這樣的病是恥辱,故此惠太朗就決定了成為這樣有病而又受到歧視的人的支柱,放棄了事業,背叛了父親的期望,成為了心理治療師,而和子也因此覺得是她的問題而打亂了惠太朗的人生。

聰子聽到惠太朗的故事後,決定為他做一些事,請和子去醫院看惠太朗的工作。精神病人需要有人來接受真正的自己,而惠太朗就是因為擅於傾聽及坦誠相見而能成為他們的支持者,治好他們。而和子看到惠太朗開心的和患者在玩,也感安心了。

奈央一個人在喝悶酒,大醉下只能由貞夫背她回家,途中她說出因為是高文的妻子才當主編,所以就只能忍受繼續當他的妻子。之後她在家一直不去提不育之事,但她的丈夫卻繼續對她冷淡。

貞夫看見奈央如此,就再次去找高文,他提起奈央小時候很胖被人欺負,但都一直在保護野花,而高文卻想到為什麼奈央會選他做丈夫,是因為她沒自信,所以要他這樣的成功男人作裝飾,所以她是不會離開自己的。聽到這裡,貞夫再也忍不住一拳揮向高文,而此時奈央正在旁邊聽到一切…

聰子找惠太朗一起回家吃壽喜燒,但卻暗地請了和子一起來吃。晚飯間,和子提起了家中的過去,說出了她其實現在感到幸福,沒有因為惠太朗的關係而受苦,和子也了解到惠太朗不是為了她才反抗父親,而是為了自己的理想才去做心理師,結果二人之間的誤會化解了。

臨走前,和子留下了父親的信,惠太朗在猶豫,聰子就對他說,他一直都能坦誠面對病人,而今次就是時候坦誠面對自己了。回家後,惠太朗打開信,看到書法十分了得的父親,寫出來的字東倒西歪,就決定了要回去探望父親。

瑞惠再次回到那定食店,老闆因為生意好,但又想到自己膝下無兒,想到要為自己打算,瑞惠就建議他幫趁她丈夫的保險公司。回家後,瑞惠的丈夫一直在說她不好好打理家務,她仍在努力強忍。在她發薪水的一天,她買了高級肉回家吃,但當她丈夫發現她忘了送花回老家之時,就發脾氣起來,罵她沒做好主婦本份,而瑞惠也還擊說丈夫不幫忙,又冷落她,結果二人大吵一頓,瑞惠更因此而離家出走!

第二天大清早,他去找聰子,對她說要回去老家,及說出了自己的夢想,是要為孩子創造一個陶冶心靈的村莊。他一直沒對人說這事,是因為不知道有沒有人肯接受他這樣的真我,而他終於找到了可以說的對象了。之後他就此和聰子告別。

就在惠太朗走後,瑞惠突然出現了,她是因為和丈夫吵架所以離家出走。而一分鐘後,奈央也出現了,她直接說出,現在就要離婚!


這一集,重點是,每個人都需要有人來接受真正的自己。

每個人都各有優點及缺點,很多時人都會把自己部分的性格隱藏,有些是為了討好別人,有些是為了保護自己,也有只是純粹性格關係。

真正的自己,就是連自己最不想暴露於人前的一面,如果找到一個人,你願意讓對方了解自己這一面,而對方又願意接受這一面,就是最好不過的事。

惠太朗的情況就是這樣,兒時的家庭問題,和父親的決裂,和姐姐之間的誤解,他一直都不願意暴露人前,就算是聰子也不想讓她插手。

而聰子就聰明的以一些他能夠接受的而且間接的方法,讓他慢慢解開這些心結,從而認定了聰子就是能真正接受自己的那一個。

可以說是聰子因為是精神科醫生,所以了解怎樣「對付」他,但的確是值得大家去學習,因為那是「接納」對方的表現。

在下所見太多人用的只是「改變」的方法去影響對方,把自己的想法及做法灌輸給別人,要別人改變來遷就自己,那根本就不是接受別人的行動。

真正為別人好的方法,一定是細心聆聽對方的說話,代入別人的處境及想法,從而用對方喜歡的方式來相處,從中再慢慢地影響對方作出改變。

一定不是像和子那樣,一心為惠太朗好,但只懂一招強逼,從不會從對方身上出發去為對方設想。

這樣的一個人,還真不容易找。或者,先把自己變成這樣的一種人,就會更容易找到吧!

另外,貞夫所形容她們三個也很貼切。

奈央的感覺,很像港女。和男人在一起,為的是對方能讓自己看上去幸福,能得到更多的物質及更好的地位。在下完全對這一類型沒興趣。

瑞惠作為一個求變的師奶,在下沒有什麼感覺,而聰子那樣的,在下卻認為身邊出現的機會很高。

什麼都好,只是無法坦誠面對自己。原因是太多顧慮,太保護自己的感覺。

年齡越大,顧慮更多也是正常,聰子這樣算是勇敢,不過最好還是在年輕時候就已經這樣勇敢,不是等到無法再拖的時候,才鼓起勇氣向前衝。

之後兩個女人都陷入了家庭婚姻危機,且看看怎樣解決了!

P.S. 貞夫的店看來料理不錯,但似乎一直沒有什麼生意的說…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94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