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 #6 ~ 格差戀愛開始前的真心話




《女人四十》 #6 ~ 格差戀愛開始前的真心話

日期:2008年5月16日
收視:14.4%

惠太朗和聰子一起去看搞笑表演,之後再一起吃飯,席間說起電視的節目,惠太朗有錄影了,於是就邀聰子去他的家。初次拜訪,聰子就被「拔了插頭的電視」難倒了…

三個女人再聚首吃飯,談到女性選對象的條件,聰子說不會在乎男生的薪水,但奈央卻說男人會因為面子而出現問題,就在大家為此爭論的時候,聰子想起了某個人…

惠太朗買材料去聰子的家作客吃火鍋,一入屋,聰子就不斷的擔心著對方會不會覺得她的家又大又高貴而感到不安。之後聰子更決定親自落水切菜,晚飯後惠太朗離開,而聰子就覺得一直擔心著對方的想法,實在很累…

醫院裡出現了新的病人,經濟界有名人物神林昭三的兒子博義自閉在家裡,希望得到治療。然而神林只相信聰子而對於不是醫生的惠太朗不太信任,但在聰子的力薦下也開始了治療。治療下發現問題在於父親自小到大給兒子太多的期望及壓力。

之後二人離開醫院,遇上下大雨,聰子本來想截的士回去,但看到惠太朗穿雨衣及騎單車回家,就決定和他一起前行,但結果又是讓她感到疲憊不已。

聰子和惠太朗於醫院的食堂表現得很投契,引起了同事之間的猜測並詢問她,而聰子為了掩人耳目也講明女醫生不會和心理師交往,這說話碰巧被惠太朗聽到,讓他感到不是味兒。

一天晚上,惠太朗直接問聰子,是否不會和心理師交往,聰子說是為了避免工作上尷尬而不會,但惠太朗卻是認為經濟水平有差才是她的原因。而此時副院長找聰子去吃飯,並暗示對她有興趣,聰子卻完全無視他的存在…

惠太朗偶然看到聰子去一家很高級的餐廳吃午餐,於是把心一橫,穿了西裝邀請聰子去高級的西餐廳吃晚飯。席間他處處表現出自己也有經濟能力,請得起她吃飯喝酒,結果二人吃得並不暢快。

離開後,二人在街上吵起來,惠太朗說聰子太在乎別人的看法,覺得和收入低的男生交往很沒面子。而聰子也反駁其實他也很在意,所以才會「打腫臉充胖子」去吃貴價西餐,結果二人不歡而散。

經過研究,大家都認為讓病患博義住院治療是最好的方法,可是父親昭三卻因為是知名人物,不想兒子住院。此時惠太朗發難,要他正視兒子的問題而不是在乎別人的看法,之後聰子意外地認同了他的說法,就在他們爭執之時,博義終於說出了心底話,說自己很對不起父親的期望,但已經很累了。終於明白兒子問題的他,就決定讓其住院了。

就是因為「在乎別人看法」這問題上意外地合拍,聰子和惠太朗都想到要冰釋前嫌。聰子拒絕了副院長的邀請,說要和一個很重要的心理師去吃飯。

飯後,聰子和惠太朗在散步,二人閒聊之時,都正視了自己太在意別人怎看自己的事。而聰子更想到,自己如何想才是重要,於是她說停下來說:

「終於不再徘徊了,因為終於遇見了讓我在一起就感到開心,能讓得保持自我的人」

「岡村先生,能和我交往嗎?」

惠太朗也笑著答應了,冤家般的二人,終於走在一起了。然而他們之後再一起吃飯,聰子說到「又不是結婚,應該不會走漏交往的消息給同事知道」,惠太朗愕然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結婚的事?


奈央決定接受不孕治療,向公司申請了假期。同時為了進行檢查,需要在排卵期前一日和丈夫進行性生活,而她的丈夫也答應了會回來。可是她的丈夫食言,早上才回來,拒絕和她進行性愛,更說出他其實並不很想要小孩的說話…

可憐的奈央去了貞夫的餐廳,貞夫溫柔的送上她喜歡的熱湯,讓她控制不住哭了出來。而她想回家時,貞夫卻走前,捉住她的手,不讓她回去…

瑞惠加入了外派公司,被派往一間大公司做庶務的工作,但未能得到家人的支持。工作上她無法勝任,連簡單的影印也因為不熟悉新科技而做得很慢,結果就被辭退了。

她感到失意,就去找惠太朗,他鼓勵她去從事一些她以前作為主婦專長的事,以此為基礎去找適合自己的工作,而她也決定以自己一直擅於和太太們打交道的一張嘴作她的主要武器!


終於看到兩個主角走在一起了,這樣的快人快馬劇情進度真是不錯,不用拖拖拉拉,在下很欣賞。

其實隱約覺得此劇其實也是有點單元化的,某些集數會探討一個問題,例如之前會提及重遇舊愛的選擇,而今集就擺明車馬講男女地位水平的差異。

這是在香港經常出現的事,故此看起來特別有共鳴。

聰子的收入大概是港幣十萬,惠太朗頂多只是兩三萬吧。大家一直都說不會在意交往對象的薪水及地位,但到最後卻是暗暗在意,很怕別人因為這個差別而議論。

劇中的二人,聰子一直在擔心對方怕自己太「高級」而高攀不起,而惠太朗就覺得對方會看不起自己,從而賭氣的「打腫臉充胖子」。

劇中二人最終因為工作的關係,發現了「與其在意別人眼光,不如想想自己到底要什麼」,重而和好如初,關係更進一步。但現實中又是否會這樣順利呢?

在下都確信,很多香港女生,地位水平高,都會口說不介意男生的收入比自己少,但實際上又是不是這樣?個人認為一半半。

親眼看過不少的情況是,她們都會故意拒絕比自己水平低的男生,但卻是有意無意的不會和這些男生接觸,就算碰上了,也不會想到要加深彼此的關係。

沒有抗拒,只是被動地讓機會自然流走而已。

當然,男生方面也有問題,就像劇中奈央所說,男人都很著重面子。女朋友或妻子比自己成功,總會感到不是味兒,長此下去就會累積出怨氣。

在日本,女性的地位還只是比以前上升了一些,但香港不同,女性的社會地位已經升到和男性差不多,女比男地位高的情況,於香港更易出現,更嚴重。

在下一年前已經就這現象撰文,當時也引起了不少迴響,但爭辯過後,情況依然存在。

這劇的出現,又讓在下再一次反思這個題目。

在下的社會地位,算是高不成低不就吧,遇上比自己更強的女性的機會也不多,一直以來都沒有遇到此問題。

有時會想,自己真的遇上了這樣的女生,會怎樣?到底自己可以接受女生比自己人工高幾多倍?自己的EQ又能否高到把自尊和面子壓下去?

在下的對應方法,就是縱使人工不能快速提升,但也可以在其他方面為自己升級。畢竟一個人的價值,並不全在於他賺多少錢,男人可以表現出他的才華,女人可以表現出她的美貌(又或者兩者掉轉也可以)。在下的目標,是就算在下人工比妳少,也要其他方面比妳優勝,有令妳覺得可以欣賞的地方。

能不能做到,還要遇上了才知道,但有一個女性朋友說過,就算不在意男生的人工,但起碼也不能去到要她去養他的地步。所以,男生們,好好的維持一份穩定的工作,是你求偶的首要條件,哈哈!


不過,看聰子和惠太朗,也看出他們真的是很相配,在互相攻擊之餘又互相欣賞,有時做起事來更會有同步的地方,的確是很理想,在下遇到這關係就好了。

而且看到另一重點,就是聰子是主動向惠太朗說要交往的!

雖然大家的關係早就發展到只欠開口,但到最後竟然是女向男的說「能和我交往嗎?」,的確讓在下感到很意外。

其實男主動女被動,也是在意他人眼光的表現而已。真的遇上了和自己相配的那一個,表達感情又何用分男或女?

一個敢於表示的女生,無論成功與否,都是閃閃生輝,值得別人欣賞的。

劇本之後的發展,應該是講及二人的情侶關係怎樣發展,及會遇上什麼衝擊。就算在下未拍拖,當作是預先學習也是一件好事。

雖然第六集收視下降了,但也不減在下對此劇的熱愛。有共鳴,能讓在下反思,就是一套好劇。

而另外兩條線,瑞惠應該會找到她的專長發揮,但當她發現「深愛」的惠太朗被聰子搶走之時會發生什麼事?值得期待的高潮!

奈央方面,應該會和貞夫走近。貞夫會找她的丈夫講數,事實上在下一直都很期待這個掛居保的發揮,似乎在劇的後段會有機會了!

繼續期待下一集的發展。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79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