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3 + #4




 

《女人四十》 #3 固執己見女 VS 超乎常理男

日期:2008年4月25日
收視:13.9%

《女人四十》 #4 志同道合男 VS 昔日男友

日期:2008年5月2日
收視:?%



#3 固執己見女 VS 超乎常理男

惠太朗對聰子說的「能和我一起嗎」,原來只是一起拾垃圾!聰子為了幫他而腰酸背痛。

醫院來了一個新的病人,是一個不說話的小孩。不過醫院的政策是一定要讓他的父母一起來才可以開始接受治療,但一直都聯絡不上,但惠太朗卻主動和那小孩玩,希望打開他的心結,於是就和聰子起了新的衝突。

聰子的弟弟拜託她照顧女兒,但小孩卻跌倒了,聰子帶她去自己的醫院,又遇到惠太朗。他對聰子說起在心理咨詢室有一個40歲的主婦對他有好感,然後他就和聰子的姪女玩得很快樂。

之後惠太朗遇上了那不說話的男孩,繼續和他玩,但被主任醫生看到,結果聰子及惠太朗都被責罵,聰子也再次要他停止和那男孩再有接觸。但當然惠太朗不會放棄,但在其中一次,那男孩卻失蹤了。

惠太朗偷看紀錄,去了那男孩的家,察覺到他的家有問題,把電話留給他。聰子知道他這樣做的時候大發雷霆,但此時惠太朗收到男孩的電話,二人一起趕往他的家,發現他的媽媽酒精中毒暈倒,結果救了其一命。

因為這事件,聰子及惠太朗知道男孩是因為不想和媽媽分開,才變得什麼都不說,在惠太朗承諾不會把他們分開之後,男孩終於開聲對他說謝謝。然而這事件被主任醫生知道了,並決定要開除惠太朗,但聰子卻為了他而拚命求情,而惠太朗在門外也聽到了。他們二人也因此而走近了一步,聰子更首次使用惠太朗送她的筷子,一起吃麵。

奈央工作上充滿幹勁,以「工作、結婚、生仔」三樣全能的女性為目標進發,然而生孩子就是她現在的問題,所以她前去進行檢查。然而檢查的結果是她很難懷孕,悲傷的她只能向貞夫訴苦…

瑞惠在接受了惠太朗的心理咨詢後,心情開朗,更在見他之前,悉心打扮,改變髮型,更在大家面前說出自己對對方有點動心,但她現在是別人的妻子及媽媽的說…

之後,瑞惠去醫院把東西交給聰子的時候,巧遇惠太朗,然後和聰子說起,於是聰子就知道瑞惠動心的對象就是他,並對她說那只是心理治療上的陽性轉移,不是愛情,然而瑞惠卻對聰子說:

「你不會在吃我的醋吧?」


#4 志同道合男 VS 昔日男友

聰子前往看棟篤笑的表演,覺得十分精彩,起立拍手之時但卻發現全場只有二人這樣做,回頭一望,竟然發現和她一起拍手的是惠太朗,於是二人就展開了對話,惠太朗更主動邀她星期日一起再看表演,聰子也答應了。

三個女主角在貞夫的店吃飯,當正在討論聰子之前的那段戀愛的時候,有一個男人進來,並對聰子說:「我回來了」,那人就是聰子五年前的男朋友金杉和哉(加藤雅也),一個攝影師,五年前為了去阿富汗做戰地記者不辭而別。

他們二人一起回家,和哉向聰子說對不起,但聰子還在惱他當年的行為,認為他們之間已經結束了,但和哉卻對她說:「我們能重新開始嗎?」,讓聰子感到迷惑,回家後憶起五年前和他的片段。

惠太朗為聰子買了星期日的門票,她高興的收下了。此時貞夫帶同午餐前來醫院,和聰子討論起奈央,還有和哉的事,聰子對他說心裡很亂,不知怎樣是好,貞夫就勸她再見他好好了斷,而這一切,就被坐在旁邊的惠太朗全偷聽下來。

聰子去找和哉,發現他一直珍藏著為她拍的照片,再追問之下,和哉說他感到人生需要改變,而在攝影之外,第一個就是想起聰子。望著那發黃的照片,說要和他一起前去以前拍照的海邊。在海邊,和哉對聰子說,會為了和她相處,不讓她寂寞而放下相機,於是聰子決定再一次信他,和他重新開始。

奈央在醫院中巧遇同事兼對手由香里(吉瀨美智子),對方對自己生孩子的祝福成為了額外的負擔。而當她丈夫高文回家後,對於很難懷孕的事也是無法說出口,再加上夫家親戚的壓力,她就更難把問題啟齒了。然而,她在工作時上網找治療不孕的情報時,被由香里無意中看到了。

瑞惠為了改變,決定在家裡什麼都不做,晚上也一直往貞夫的店跑,讓丈夫及兒子察覺她的重要,但結果回家時卻看見丈夫兒子一邊吃外賣Pizza,一邊高興的看球賽,才發現自己的地位還是沒什麼改變。

瑞惠再次見惠太朗,有意無意地在他面前提起聰子的舊男友。而惠太朗就改變話題,希望她想像一下今後想要成為怎樣的人,定下目標一步步的來。

不料,瑞惠思前想後,得出來的結果,是召集惠太朗及大家,宣佈自己要在六年後離婚!為的是要盡母親的責任,而且用六年的時間讓自己再之投入社會,為再次獨身及戀愛作準備,大家都被她的決定嚇傻了。

就在此時,和哉到來,大家都懂事離開,唯獨惠太朗不識相的留下。然而當聰子看和哉於阿富汗的照片雜誌時,惠太朗察覺到和哉的小動作有異。第二天,他把和哉很有機會有心理創傷的事告訴聰子,但聰子一心認為他的改變只是為了自己,堅決否認他有精神問題。

晚上在家,聰子發現和哉常發惡夢,也記起了她看雜誌時他的神情有異,於是就想問他有關的事情,不料和哉搶先一步對她說:

「我們結婚吧!」


故事明顯是三線發展了,三個女主角,各有故事。

聰子的春天似乎來了,個人覺得她只是對惠太朗有些少在意,但掉轉惠太朗卻是對她非常在意。

其實劇中他們二人的對白,十分精警有趣,例如「能和我一起嗎」,他們二人各說一次,然後就用同一方法對應對方,讓在下發出會心微笑。而此外,聰子開始捕捉到惠太朗常說他姐姐的事,也是很有趣。

二人漸漸了解對方的內心及行為說話模式,早對方一步打出對方想打的牌,那有趣的感覺,是自「不能結婚的男人」之後最強烈的,個人認為暫時是全劇最精華的部分。

然而突然殺出了前度男友,卻是意想不到。

不是想不到他會出現,而是想不到他那麼快就登場了。

明顯地他是因為在阿富汗見到兒童被殺,心理有很大的障礙。而聰子信他,惠太朗認為要對他作出治療,這一個衝突應該會成為之後的主力。

意料得到的情節,所以期待度不高,要等的是聰子及惠太朗透過當中的衝突而進一步了解。

其實在下覺得有疑問的是,為什麼惠太朗會在意聰子?

雖然他說不介意年齡,他要選應該會有很多選擇,例如選一個同樣環保的女性應該會很好,但為什麼會對上聰子呢?明顯地他現在是超在意。

可能是因為他家裡有三個姐姐,因而一直有「戀姐情意結」吧。暫時未看到聰子有什麼火花彈給他,讓他燃燒。

奈央的部分反而就不太吸引,一個中年女性能否生育,又受到四周環境影響打擊的情況,恕在下沒有半點共鳴感,只有期待貞夫什麼時間會介入。

而瑞惠的部分就非常搞笑。

一個平凡師奶,竟然因為一個靚仔心理治療師,而決定重新振作,要走出社會,要獨立自強,更要再談戀愛,真的服她服得很。

個人估計她最終都是留在家中,最多都是和丈夫兒子修補好關係,但當中的過程在下會覺得相當有趣,在下就算沒有共鳴感,也會樂於接受。

不過此劇對於中年女性來說,真的是很大的衝擊。

聰子說:「年齡越大,就越不想自己受傷害,起碼也會裝作自己沒有受傷,那樣就會把自己的勇氣慢慢消減,最終一無所得」 

不只是戀愛,原來生育上,女性都有保質期。

劇中,奈央對貞夫說:「你們男人想生孩子幾時都可以,但女人就不同,很快就沒機會」

女人,真的不容易做呢!

在下十多年前,曾經覺得做女生比較好,因為不用辛苦做主動,很多東西,例如生活、戀愛,都會有男生主動提供,自己慢慢選擇。

但十多年後的今天,感覺已經完全相反了。

無論如何,女生們,只要不把自己收藏起來,勇敢地向前走,依然是有很多機會的。

加油!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01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