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光大作戰 ~ 積怨還未太深




話說,昨天要搞比賽。

比賽要有Report,需要工作人員幫手提供現場記下的資料,幫助自己去寫當日的賽後報告交稿。在下早已向這方面的負責人明確表示什麼時候要交資料,但結果是在下截稿前還未收到有關的東西,要在下親自尋找當日是誰記錄,然後尋找此人的電話,去催他交,結果到最後一刻才得到資料,唉。

好,趕好了,飛奔去比賽現場。那裡是有名的煙場,在下早就習慣了,沒問題,但在一個平時只有十個八個人的角落,擠滿四十多人,場面超混亂。

報名時,因為自己對人數的估計失誤,結果導致排在後面的報名者降低了參賽機會,當發現問題時已經太遲,對自己的場面控制能力不足,自責中。

未完,那個場一直充滿奇怪的人,包括咳水上腦的迷幻青年,還有奇裝異服的陀地,見到他們的「地盤」有一大班人聚集,自然會過來「問候」一下,干擾我們的工作。為了比賽可以和平解決,在下只有不斷留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而不能出言刺激他們,很麻煩。

再來,那個場的裝修不知所謂,機台上方的冷氣槽會積聚超大量的水,當負荷不了的時候,會像瀑布般傾瀉下來,打中打機的人,因此,我們叫現場職員先行放水。

怎也想不到,他們拿喉管排水的時候,一個錯手,就把喉頭轉一個方向,把水傾潟到在下身上。

大家都知,冷氣槽是本來是沒有人理會的地方,而且以那一個臭場的作風,相信開業至今未洗過也絕對可能,故此,那些水,污染程度,大概和屎水沒什麼分別。

那些職員也承襲那個場一貫的作風,不會有任何道歉的意圖。那一刻,在下當場呆掉了。

當場爆粗問侯他人的念頭,在那一瞬間閃過腦海,因為以上的種種事情,實在讓怨氣積聚得太多太深。

但考慮到這樣對事情毫無幫助,而且在那個圈子自己算是公眾人物,結果可以沉著氣,完成手上的工作,才施施然交低下一部分給其他人,再去處理身上的屎水。

最後,在下選擇在比賽的末段,用咪稱讚那個場,感謝它的一切,因為它提升了在下的EQ。

早前曾有兩位朋友,因為大家共同認識的某人的過份行為,私下大罵抱怨。

在下和他們兩個,也是當時的受害者之一,但在下真的沒有他們的那道氣。

當然,在下和他們立場不同,有不同的想法,觀點與角度自然有分別。但在下也開始想,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在下動怒?是否EQ高到有點冷酷無情?

其實,私下還會很想對很多人破口大罵,不過要找適當的對象來發洩。

如果有人可以讓在下當面大罵的話,此人相信會是廢中之龍,爛之極品,希望身邊不會有這種垃圾出現。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688  |   文章分類: 三國志大戰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