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夢半醒 ~ 武士的一分




 

在下看電影不多,而最大興趣的就是日本電影,加上在下絕不會一個人去看,故此只要有朋友提出想看日本電影在下定必飛身出席。

這套由木村拓哉主演的「武士的一分」,想看已久,昨天終於找了影伴去看,看完後,覺得……

故事實在簡單得離奇,是一個約一百字可以講完的故事。

身為武士的主角職責是試毒,因為工作中毒而變盲,因而大受打擊欲尋死,幸得妻子及家僕的鼓勵而振作。因為沒有工作生活有困難,妻子前往求高官協助而被逼紅杏出牆,主角發現此事後非常憤怒,休妻之餘更努力練劍,向高官提出決鬥,並以視死如歸的意志勝出,最後妻子也回來一起生活,完。

這個簡單的故事卻做足兩小時,中段實在有點沉悶。簡單的細節重覆又重覆,雖然可以說是加強電影對主角的內心描寫,但還是讓人有昏睡的感覺。

而後段發奮練劍,到了決鬥的一幕,反而覺得可以加長一點。事實上影片中從來沒有交待過三村新之丞(木村拓哉)這個角色的劍術如何,而他的對手島田藤彌(坂東三津五郎)也只是用口說過自己是名門劍士,而角色性格更加沒有交待,於是在下沒有辦法投入去覺得這場決鬥是一場高潮。

在下明白真正的武士決鬥,不是像浪客劍心一樣有幾十招打天光,大部分都是幾招了結。但以電影中對主角訓練的描寫,實在很難想像可以那樣就解決了「據聞」劍術高超的對手,對於那個決鬥結果也未能太信服。

同樣是盲俠的故事,數年前看北野武的「盲俠座頭市」,決戰也是一招了,但因為之前對於主角的劍術描寫夠深刻,故此只覺得很有型,和這部「武士的一分」相差很遠。

當然,在下從介紹及影評中,也知道這部「武士的一分」,主題是武士的那一分「尊嚴」,日本的武士,犯下大錯會切腹自盡,失去作戰能力的會想去自殺,自己或妻子受辱也會不計較實力差距而作出決鬥,全都是為了那一份「尊嚴」。雖然在下也常接觸日本文化,但對於這個還是沒有辦法產生共鳴,也影響了對電影的投入度。

對於武士尊嚴的描寫,反而讓在下記得幾年前「The Last Samurai」中的渡邊謙。

在下也不打算高檔到去用拍攝手法或導演能力去評論,就用一個普通觀眾的心態去看去寫。於是,這部電影給在下的感覺,是「文戲沒法共鳴只屬一般,武鬥著筆不足而欠缺精彩」,認真麻麻。

不過,木村的演出還算用心,演技也算漸漸進步,有能力轉營。女主角檀麗倒有叫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她是寶塚歌劇團的前首席女角,武士的一分是她的第一部電影作品,33歲的她可以演出日本女性美麗溫柔的一面,前途應該不錯。笹野高史演家僕德平很有趣,而在下最熟悉的緒形拳(瑠璃之島中的父親)就演木村的劍道老師木部孫八郎,可惜出場機會不多。


和朋友談起,同為電影節的日本電影,但「超時空泡泡女」就好看很多。

有在下捧到上天的阿部寬、幾年前最愛的廣末涼子,一公升的藥師丸博子,還有所有男生青少年時代的另類偶像~飯島愛及飯島直子,絕對要飛身去看…

不過好像暑假才會上…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581  |   文章分類: 電影觀感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