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KOBUKURO ~ 第二章「花的盛開」




如果問十個現在認識KOBUKURO的人來說,大概有六至七個都會說,是因為「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只在這兒盛開的花)而認識他們的。

雖然在下最喜歡的還是「櫻」,但「只在這兒盛開的花」其實也是相當接近的動聽。

 

「只在這兒盛開的花」,在下第一次聽,就是看「瑠璃の島」的時候。那時才剛聽了「」不久,為什麼會有那麼熟悉的聲音,唱出不同風格而又如此動聽的歌曲呢?再找找,原來就是「KOBUKURO」。就是這樣,這隊組合從此就深深印在在下的腦海中。

因為在下是邊聽這首歌邊看著「瑠璃の島」,故此劇中的風景及情節,一直和這歌曲配合交錯著。那小島海天一色的風景,會不自覺地在聽這首歌的時候浮現,感覺他們二人是在對著那無邊際的大海唱歌一樣。

相比於「櫻」的那種帶點無奈,花開花落的成長感覺,「只在這兒盛開的花」給在下的感覺是比較正面的,無論有什麼事,都可以迎著海風,把不快吹走,把眼淚吹乾,然後看著旁邊初開的花,看著遠方出現的彩虹,感受著生命的光亮和美麗,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而旋律本身,一開始就是結他獨奏,和「櫻」帶出完全不同的感覺。雖然之後大家都有配上弦樂,但明顯「只在這兒盛開的花」還是比較著重結他的聲音,更像一首清新的民謠。

唱歌的部分,個人就認為此曲比「櫻」更出色。「櫻」是黑田主力,小淵作出部分和唱,但「只在這兒盛開的花」二人都各有獨唱部分,而重點在中段出現很多二部輪唱,還有小淵作出很多和唱。在下曾試過集中去聽小淵的部分,發現難度真的很高,因為不像黑田只是唱回歌曲的主Key,而是唱不同的Key去襯托出主音,這首歌,可以說是最能突出KOBUKURO唱功的示範作。

事實上,此曲是KOBUKURO親自去了「瑠璃の島」的外景地,沖繩的鳩間島,感受了當地的風景而作的,故此有那種小島感覺實在是理所當然的。而此曲因為太出色,故此就算「瑠璃の島」收視不太高,也結果大賣40萬張(至今也是他們的第二位,僅次於「櫻」),在全日本流行著,而KOBUKURO也因為此曲而真正紅起來,可以說是他們「開花之作」。

在下知道自己唱歌的KEY,去不到黑田的程度,故此在下很想做小淵的和唱部分,問題是,去那裡找一個懂日文,又愛KOBUKURO,能夠唱出黑田的Key,然後肯和在下花時間夾然後一起唱的朋友?好像比獨自去唱「櫻」更加困難的事呢!


《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 コブクロ

作詞 小渕健太郎
作曲 小渕健太郎
編曲 コブクロ


何もない場所だけれど
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がある 
心にくくりつけた荷物を
静かに下ろせる場所 
空の色映し出した 瑠璃色の海 
遥かから聴こえる あなたの笑い声は
よく聴けば波の音でした 
寂しさ隠せずにいるなら
一人になればいい 
ささやくほどの声で呼んでいるのは
いつも同じ名前 

あの優しかった場所は
今でも変わらずに 
僕を待ってくれていますか? 
最後まで笑顔で 何度も振り返り
遠ざかる姿に 唇噛みしめた 
今はこみあげる 寂寞の想いに 
うるんだ世界を ぬぐってくれる 
指先を 待っている 

影が教えてくれるのは 
そこにある悲しみだけじゃない 
うつむく顔を上げて 振り返れば 
そこにある光に 気づくだろう 
同じ数の出会いと別れ
でも割り切れなくて 
余るほどの想い出を いつまでも 
胸に 咲かせながら 

雨上がりの道は ぬかるむけれど 
今ここに生きている 証を刻むよ 
どうかこの涙を しおれかけの花に 
喜びの彼方で もう一度咲けるように 
願いは海風に 吹かれて大空へ 
やがて小さな 虹を渡るよ 
いつの日か その足で 

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 
ここにしか吹かない風 
ここでしか聴けない歌 
ここでしか見えない物 
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 
ここにしか吹かない風 

あの優しかった場所は
今でも変わらずに 
僕を待ってくれていますか? 
不意にこみあげる 寂寞の想いに 
うるんだ世界を ぬぐってくれる 

雨上がりの道は ぬかるむけれど 
今ここに生きている 証を刻むよ 
いつかこの涙も 寂寞の想いも 
忘れ去られそうな 時代の傷跡も 
燦然と輝く あけもどろの中に 
風が運んで 星に変わる 

這兒什麼都沒有
但有只在這兒才開的花
是能將心上沈重的負擔
靜靜卸下的地方
天空的顏色 照映在深藍色的海面
遠遠的 傳來你的笑聲
像波浪般好聽
如果注定要寂寞
那麼讓我一個人承受就好了
一直輕聲低喚的
總是同樣的名字

那個和善的地方
現在都沒改變
你也還在等著我嗎?
一直到最後 都還是笑著回頭看
漸行漸遠的身影 咬著嘴唇的模樣
現在心裡滿滿的 是寂寞的情感
世界在濕潤的眼中變得模糊
等著指尖 將它抹乾

孤單的影子告訴我
那兒不是只有悲傷
抬起頭來回頭看
會發現那兒也有著光
再相遇分別多少次
還是分不開
對你的感情 永遠只會更多
在胸口 像花朵般綻放

雨後的道路 雖然滿是泥濘
是為現在活在這裡 留下證據
是眼淚讓受到摧殘的花
在那個充滿喜悅的地方 再一次的綻放
願海風吹向天空
然後就會出現小小的彩虹
什麼時候 可以一起走過

只會在這兒開放的花
只會在這兒吹起的風
只會在這兒聽見的歌
只會在這兒看到的事
只會在這兒開放的花
只會在這兒吹起的風

那個和善的地方
現在都沒改變
你也還在等著我嗎?
突然心裡滿滿的 是寂寞的情感
世界在濕潤的眼中變得模糊

雨後的道路 雖然滿是泥濘
是為現在活在這裡 留下證據
不知不覺流下的眼淚 和寂寞的情感
都幾乎快要忘記了時代的傷痕 
也在心中燦爛的閃耀著
在風的吹拂下 化成星星


KOBUKURO的故事(2)

二人在1998年9月結成組合之後,開始逢星期六於街頭演唱,那時他們作了幾首原創歌曲,曾經有路人問他們是否原創歌曲,他們感到十分震驚而亂說話(詳見第一章)。同時間,他們的聽眾日漸增加,於是開始和附近的警衛作追逐戰…

1999年1月,小淵毅然辭去了公司的那份大有前途的工作,全心投入KOBUKURO的發展,並開始了Roadshow及Live的計劃。而1999年期間,他們在大阪的Roadshow,支持者與日俱增,再加上於電台上表演,其影響力已經由大阪擴展至近畿全域。

1999年7月,他們的第一張地下Mini Album「Saturday 8:pm」推出,並於一間名為「STAFF」的意大利餐廳展開了第一次的Live,同時間也開設了樂隊的網站。之後的8月舉行了30人的Live Show,11月就到當地中學的學園祭公演,繼續開拓市場。

2000年3月,第二張地下Mini Album「Root of my mind」推出,同時在梅田的Banana Hall,作出第一次的大堂Live。同年8月19及20日,更在ZeppOsaka首度進行2日的連續Live。12月,第三張地下Mini Album「ANSWER」推出,並於大阪厚生年金會館藝術HALL作Live演出。

到了2001年,是KOBUKURO正式起飛的一年,因為他們要從地下樂團,走上流行樂壇,正式出道…

待續……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763  |   文章分類: 歌曲音樂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