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到用時,方恨少




 

話說在下於遊戲界,做比起玩更多,不時要搞比賽活動,近年和日本遊戲開發商的關係良好,而他們也開始重視香港的市場,所以不時都會有日本的人員連同玩家訪港,在下也就負起統籌接待及消息發佈的工作。去年已經接待了兩次,而早兩天又有同樣的活動出現。

接待日本人,自然要懂得日文。在下的日文當然……

當然不足以應付,故此都要請外援幫手。首席外援就是在下的EXGF,她日本語能力試一級檢定,於日本公司工作平步青雲,生活方面更是每天都會活用日文,加上是女生,是這方面的最佳人選。此外打機的男性朋友中,有一位D君是去日本留學歸來的,當然也有十足的戰鬥力。上一次就是靠他們而馬到功成的。

今次情況不同,因為要接待的是平日,他們又未重要到要請假去接待,結果出現的情況是EXGF完全沒空,D君又有部分時間不行,於是要四處找有關的朋友,幸有工作比較悠閒的L君,加上另一三國玩家E君都懂一點,勉強都可以應付。

2月6日,日本來賓到灣仔拍攝,來者是一位叫為「鍛治」的搞笑藝人,還有日本著名遊戲雜誌FAMI通的街機部主編「Bun Bun Maru」做主持,拍攝內容主要是和香港的玩家對戰交流之類。過程都算順利,但問題就在於有時他們要求協助的時候。由於在下過去兩次都是以統籌的身份出現,故此他們有什麼問題也會先向在下發問,但在下卻是頂盡只能聽到幾個生字!

逼不得已,唯有說聲「Chotto Matte」,然後搜尋懂日文的朋友。他們本來就是臨時拉伕,總會有行開或者不留神的時候,故此總要花一點時間才能透個他們的翻譯而知道問題所在。到了在下想問問題的時候,又要重覆以上的步驟,既麻煩又尷尬。

2月7日,在下晚了一點去現場,一入機舖就叫到鍛治蹲在地上抽煙,他認得在下,說了一句,但在下就完全聽不明白,由於所有朋友都去了吃飯,現場完全沒有任何援軍,結果只能以傻笑和揮手來勉強應付過去。在店舖內離遠看見Bun Bun Maru,在下竟然要先避開,在腦海中搜索僅有的日語知識,然後才上前以單字打招呼和問簡單的問題,勉強地聽得懂一些。之後他們離開去吃飯,反而是解救了在下的危機!

及後D君來到,繼續擔當翻譯的工作,問題也迎刃而解,每一個玩家也都要靠他來翻譯。在下作為統籌,其實也不會也不應主力去做翻譯的工作,老實說就算打機那邊沒有人能當翻譯,在下其他方面的朋友,甚至是BLOG友,也一定可以找到人來幫忙,但在下認為自己是絕對需要具備基本的日文溝通能力,起碼當找翻譯有困難時自己還可以一力承擔,或者出現了什麼問題的時候,自己也能快速掌握局勢而作出適當的決定。

這兩天送別了那些外賓,在下心裡都會在恨自己,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好好的學日文。雖然並沒有因此而出現什麼差錯,但還是為自己的無力感到可惜。EXGF不時都譏諷在下,說當年她和在下一起開始學日文,但現在二人的水平可以差那麼遠,經過了這兩天的洗禮後,真的無言以對。

在下日常生活中接觸日文的機會,其實比絕大部分人都多,不計看日劇、聽日文歌(刻下在聽河村隆一的Love is…),工作上也有一些機會要用日文,更不要說打機方面,由於街機是由日本遊戲壟斷,以在下於遊戲界的身份,要接觸日本員工及玩家的機會實在非常多。比其他人更多的「動機」,比其他人更多機會「發揮」,為什麼遲到今天在下才深深了解日文對自己生活的重要性,真的不太明白。

隨著昨晚拍完以下的這一張大合照,他們今天已離開回到日本。希望這兩天的沉痛經驗,可以為在下三年考一級的目標,注入更多的動力。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229  |   文章分類: 生活點滴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