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 SEKAI NO OWARI 介紹感想 大樹下堅持自我的嘉年華樂隊


Share


因為 SEKAI NO OWARI 要到台北演出,加上身邊認識他們的朋友不多,在此向大家簡單介紹這隊人氣急升中的日本樂團,包括隊名的由來,發展的過程,曲詞的風格,及在下欣賞的地方。連同花邊新聞和多首名曲的PV,讓不認識他們的朋友作初步了解。


話說在下留意 SEKAI NO OWARI 有一段日子,因為近年越來越多關於他們的新聞,在下每天翻譯日娛新聞時漸漸認識及聽他們的歌。最近和朋友提起本星期日1月24日台灣的「KKBOX 風雲榜」會有他們出現,在下也有興趣去看看,但發現原來身邊朋友對他們認識的很少,所以就趁重溫他們的歌作準備時,寫下這篇文章,向不太認識他們的朋友作初步介紹。

事先說明,在下雖然欣賞他們但不算是粉絲,文章內容全是面向不認識他們的讀者,也會包括他們音樂以外的新聞,熟悉他們的真正粉絲還請先有心理準備,這不是深度介紹及分析的文章,在下認為輕鬆軟性的介紹會更適合大眾,故此粉絲請不要對本文的深度進行投訴(笑)


SEKAI NO OWARI,日文是「世界の終わり」,即「世界末日」。這名字的背後其實有著一個特別的故事。

樂隊主音深瀨慧(Fukase),在高中退學後打算到美國留學兩年,但因為言語不通和生活習慣不同而患上名為「恐慌症」的精神病,回到日本後被關進精神病院的閉鎖大樓,接受長期治療。現在雖然已經治好,但偶然會受當時藥物的副作用影響,仍然會服用精神鎮定劑。

治療期間他重拾對音樂的興趣,某個大除夕時他和小學時期已經認識的中島真一(Nakajin)重遇,二人談起搖滾樂發現志趣相投,於是2005年開始一起創作歌曲,及後加入了Fukase高中時認識的初代 DJ LOVE,及幼稚園同學Saori。Fukase想到自己過著像世界末日般的生活時,能找到這些音樂伙伴,讓末日變成新生活的開始,於是就決定以「世界末日」為隊名。

2006年Fukase想到要有一個讓伙伴聚集的地方,於是就四出尋找,找到東京大田區一家印刷工場的地庫,決定以自己的能力去建立一個家。當時大家都沒錢,預算只用6萬円但結果大大超出預算,最終在大家借來200萬円的情況下完成這家「club EARTH」,自此成為四人的活動據點及生活的地方。

2008年初代DJ LOVE決定離開樂隊,Fukase就找來他高中時代的朋友,在club EARTH當志願工作人員有DJ經驗的朋友加入,打電話對他說「這是我一生的請求,請加入樂隊」,於是他就以繼承初代DJ LOVE面具的形式加入,他加入後不久組合就和事務所簽約,所以大家都說他是「福神」。

2010年開始他們以地下樂隊身份出道,連續推出單曲和專輯,還舉行了全國巡唱,之後單曲「天使與惡魔」成為石原里美主演日劇《靈能力者 小田霧響子的謊言》的主題曲,是首個電視台的工作,並再一次舉行巡唱。

2011年他們和擁有「BUMP OF CHICKEN」「Mr.Children」的事務所「TOY’S FACTORY」簽約,於8月17日以單曲「INORI」主流出道,隊名也由日文「世界の終わり」改成羅馬字「SEKAI NO OWARI」。首張單曲打入ORICON榜第13位,同年11月首度在武道館開演唱會,門票全部售罄非常成功,之後也舉行全國9城市的巡唱。

2012年他們除了繼續推出單曲和舉行巡唱,更以第3張單曲「睡美人」取得ORICON榜第4名,憑此首次在「Music Station」中演出。首張大碟「ENTERTAINMENT」於7月推出,打入ORICON榜第2位,更憑此獲得第54屆日本唱片大獎的優秀專輯獎。

2013年他們繼續發展,舉行首個戶外Live「火炎與森林的嘉年華」,3日間有6萬人參加,此外也到早稻田大學首次參加學園祭的Live。2014年1月推出第5張單曲「Snow Magic Fantasy」首次獲得ORICON單曲榜冠軍,之後4月推出單曲「火炎與森林的嘉年華」和Live影碟同時獲得ORICON榜第一位。

他們也積極進軍海外市場,參加國立競技場最後的音樂活動中定0「Japan to the World」,同年轉投AMUSE旗下,推出「TOKYO FANTASY SEKAI NO OWARI」的紀錄片。之後他們到澳門參加活動,得到Yahoo!檢索大賞的音樂部門獎項,最重要的是年末首度出席紅白歌合戰,唱出「Dragon Night」。

到了2015年,第二張專輯「Tree」獲得ORICON冠軍,相信最多日劇日影迷留意的是他們負責《進擊的巨人》電影版上下集的主題曲「ANTI-HERO」及「 SOS」,還是全英語歌詞,此外NHK全國學校合唱大賽的中學部課題曲「禮物」也是由他們提供,年底他們就以此曲第二度出席紅白。


SEKAI NO OWARI的歌曲,就如他們首個戶外演唱會「火炎與森林的嘉年華」那樣,有著熾熱嘉年華的感覺,讓人有起舞的衝動,和一般的JPOP有明顯分別,當中以「火炎與森林的嘉年華」這首單曲最有這感覺。此外他們的歌詞充滿著大量訊息,例如反戰、環保、反權威等,這也和他們於「世界末日」的狀態下組成,特別是Fukase較多反思人生價值有關,如他作詞的「ANTI-HERO」無論是歌名還是歌詞都帶出反英雄的訊息,因為是英語相信大家都會比較易懂。

大家看到以上提及的旋律歌詞風格,應該很容易想到喜歡他們的多是不甘受束縛的年輕人,事實上他們的演唱會觀眾的確是以20代甚至更年輕的人為主,但也因此有人認為他們沉醉於自己的世界,只是患上「中二病」而已。但無論你怎樣想,都不能否定他們有著自我而獨一無二的風格。

值得一提是他們很堅持自己的核心信念,以「大樹」把信念形象化,2013年的「火炎與森林的嘉年華」戶外演唱會中,舞台背景是一棵30米高的大樹,當時工作人員覺得他們在開玩笑說沒可能做到,但在Fukase的堅持下終於讓大樹在6萬名觀眾前展現,到了2015年的演唱會這樹已經超過40米高,成為 SEKAI NO OWARI 演唱會的象徵,為其信念遮風擋雨,可以欣賞上述片段看看這大樹。

在下不算年輕,也許不能像20歲那樣認同和追隨他們的信念,但個人倒是理解他們的堅持。回想起自己20歲時也有自己的想法,不為大人所認同,到現在有些實現有些放棄,但在下沒有後悔當初的想法,因為沒有那個時候的自己,那有今日的我?這世界需要讓不同的想法並存,做到「和而不同」,就算在商業社會也能堅持自己的想法去做,是在下欣賞他們的地方。

此外在下另一個喜歡的特點,是Fukase唱的英語歌詞很標準,大家有看日劇《朝5晚9》的話,可能會知道網上一直在爭議石原里美和山下智久的英語水平是否出色,只能說Fukase的水準遠遠超越他們,個人認為他有直接去英語教室當口語導師的資格。可以看看他在「Dragon Night」的表現:


對於不是太留意日本流行音樂的朋友,認識 SEKAI NO OWARI 很可能是因為娛樂新聞,他的兩段戀情都曾佔據娛樂版面。2014年8月傳出他和Kyary Pamyu Pamyu交往,由開始時不承認,到2015年1月Fukase在KPP生日當天主動貼出二人的合照,祝福女友生日,戀情正式曝光。

到了4月Kyary Pamyu Pamyu還秀出數隻戒指,包括在無名指上疑似戴著婚戒,讓粉絲祝福她早日和Fukase結婚,但到了8月Fukase貼出一個「暗號」,網民破解後答案是「我們已經分手」,有傳原因是有人中二病發作。之後Fukase很快就換畫,被爆和已離婚育有一子的人氣模特兒益若翼走在一起,還和她的兒子很熟。對此他沒有否認。有報導指因為Fukase的爸爸早前中風,想早點看到兒子結婚,所以他們很快會成事。

粉絲也許並不希望看到偶像因為緋聞而上新聞,但對於一般人來說,緋聞的確是讓大眾快速認識一個藝人以至他所屬組合的機會,加上Fukase不是傑尼斯人沒有偶像包袱,戀情也非不倫很正常,這些報導對於他以至 SEKAI NO OWARI 來說其實都是正面的。起碼連香港報章也會報導,能讓不知道他們存在的人認識,說不定這些人當中將來會有人成為粉絲也不定,所以現時的粉絲實在不用太介意。


想去台北看「KKBOX 風雲榜」,SEKAI NO OWARI 出席是其中一個想去的理由,此外出席的林俊傑、A-LIN、蕭敬騰、楊丞琳、丁噹、Apink等,也是考慮原因。不過就算是去不成,在下也會留意網上的相關片段,期待 SEKAI NO OWARI 會有精彩的演出。

如果大家也對 SEKAI NO OWARI 的台北小巨蛋演出有興趣,又未能到現場欣賞,可以在24日晚上7時在網上看直播,連結在此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0,875  |   文章分類: 歌曲音樂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