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喜劇》影評 (80分) 你是否擁有「高水平低俗文化」?




這是非一般影評,站於不同觀眾的立場去看這部電影。影評人因為了解電影行業而覺得劇本中的諷刺很精彩,一般觀眾是否會明白投入?很多人說電影對白好笑,但有些觀眾不明白笑位甚至反感的原因為何?以不同的角度分析這一部要求觀眾有「高水平低俗文化」的電影,未入場的朋友可參考,已入場的一起討論!

另順道講講在下欣賞導演彭浩翔的地方,他最吸引在下的,竟然不是電影?


純粹因為有票房有口碑而入場看這部電影,簡單而言是一部集低俗、粗口、不文(應該是淫賤)於一身的電影,在下差不多是由頭笑到尾,然後驚覺100分鐘的時間已過,娛樂性極之豐富,而戲院現場笑聲不絕,相信口碑也因此而來。

如果單純只看在下的主觀影評的話,基本上到此為止。然而在下希望用「雙重主觀」的方法去寫,站於其他人的立場去感受這一部電影。

溫馨提示,為配合電影,以下內容會使用低俗不雅用詞。

電影人 VS 小觀眾

在下見過很多影評,大書特書電影對於行內的諷刺如何精彩,例如籌募資金的問題,要屈辱地借有勢力人士的幫助,同時也有投資者忽然插手製作,還有演員為了參演而要陪訓,甚至是直接開名諷刺某些情慾電影等。

也許很多影評人本身對於行業很熟悉,故此很有共鳴覺得精彩,但在下不是電影人只是小市民,對電影行業的認識不深,故此站於在下立場來看,這些諷刺就未深入精彩到讓人回味。也許是因為笑位太多,如果觀眾本身對於電影業沒有基礎知識的話,就很難在密集笑位中短時間內投入。

最佳例子莫過於一開始杜汶澤對監製的比喻,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覺得好笑夠賤,但又有幾多人可以真正了解這比喻入肉之處?相信只有本身對於監製工作很了解的人才會點頭稱是,對於一般觀眾來說,功能大概是笑聲中稍為理解監製多一點而已。

然而在下卻為電影中的最後有關「社交網絡」的部分喝采,個人覺得比起「監製比喻」更屬神來之筆,把一部看似是垃圾的電影起死回生,方法抵死又實際,玩盡Social Media及現場一副臭臉的學生,十分精彩!

事實上這也反映了當前現實,彭浩翔的《志明與春嬌》正正是因為社交網絡的幫助而建立口碑,電影中提及的《肉蒲團》更精心策劃社交網絡戰,找水軍炒熱話題,結果大收特收。甚至是《低俗喜劇》本身彭浩翔杜汶澤四出謝票,發動「執膠送戲票」計劃,都是利用社交網絡的宣傳招數。

在下不是電影人,卻是社交網絡的活躍份子,所以對這一點特別有感覺。然而這帶出了這電影在「好笑」以外是否有賣點和深度,很大程度在於觀眾本身的電影和生活知識,《低俗喜劇》並沒有特別舖排讓不太認識的觀眾先了解再投入。

套用這電影「低俗」的講法,這電影的深度就像是沒有前戲直接插入,能否讓你即時興奮,還看個人體質。

低俗 VS 斯文

在下自問很配合這電影的低俗,可以由頭笑到尾,一些部分人不太明白的低俗笑位如「練馬師」和「番梘」都笑翻天,但從身邊朋友及網上搜集過意見,發現好笑到底並非必然,為什麼呢?

這電影好笑的地方在於對白和行為的低俗、粗口、淫賤,你平時不敢講,也很少在公眾場合聽到,但突然在一個有百多二百人的公共空間聽到這些連珠炮發,加上戲院內漆黑一片,就說笑到喪失儀態也沒有人看到(坐你旁邊的那位例外),故此很多人會因此而「大解放」,一口氣抒發那些不敢講不敢笑的低俗文化。

無可否認,《低俗喜劇》在這方面去得很盡,觀眾看得痛快聽得過癮,就像是不斷搖可樂樽然後開蓋激射而出那樣。但對於部分觀眾來說,電影中的低俗卻產生了兩個問題:「是否懂得?」「能否接受?」

「是否懂得」的最佳例子是「番梘」,在下於銅鑼灣戲院現場直擊,如果其他笑位觀眾笑聲指數是100的話,這個Gag大概是40,代表有超過一半觀眾不明白不懂笑,在下甚至聽朋友說在謝票活動中,有觀眾當場請彭浩翔解釋這個笑位!

老實說這部分甚有「深度」,你要像電影中菲傭那樣多看監獄片知道獄中情況,還要對於番梘出現的場景有想像力才能即時懂笑,對觀眾的「低俗文化水平」要求甚高。此外「練馬師」方面如果當日沒有留意那新聞的話,也很難不懂笑的。

「能否接受」方面就很看觀眾平時的生活圈子和思維方式。「爆炸糖」相信大部分男觀眾會覺得很精彩,女觀眾就很難說,然而去到「騾仔」的部分,恐怕就連男性也未必個個接受。「低俗」和「低賤」只是一線之差,這部電影選擇去得盡,就自然有不為部分觀眾接受的覺悟。

不過,這電影大部分的笑位都尚算能夠做到觀眾能明白和接受,在下現場感受到笑得最大聲是楊千嬅登場的部分。「喇西」「屌!D竹星妹真係麻煩。」「摺埋」玩盡廣東話粗口的極緻,而更重要的是這一幕事前以薜凱琪這角色作充份舖排,故此得到驚絕的效果。

入場前請考慮你有多低俗

這部電影名為《低俗喜劇》,可說是比起其他電影名字更能反映戲的本質。

電影內容非常「低俗」,程度達到如果你平時生活圈子和思想不夠低俗不夠賤,你未必會懂全部笑位甚至是有點反感,可說是「高水平低俗」觀眾專用。

而內容則非常「喜劇」,對大部分觀眾來說是笑完就算的電影,只有少數熟悉電影行業,又或者對社交網絡很投入的朋友,才能在這部電影中找到點點深度。

故此《低俗喜劇》在坊間反應兩極十分正常,因為這是一部面向特定觀眾層面的電影。然而正反雙方不用爭拋,因為懂得低俗識得笑不代表你強勁,不懂低俗覺得無聊也不代表你高級,大家只是觀點角度不同,平常心吧。

在下建議未看這部電影的朋友,不要隨便入場,這不是一部雅俗共賞的電影,請先考慮自身的「低俗水平」再決定是否觀賞。

我看彭浩翔

無論如何,在下都十分佩服彭浩翔,覺得他很成功。

在下對他的最大印象並非來自電影,而是他的著作《愛的地下教育》。

這本書是某年在下買書時「順手」購入的,看完後卻把其他書比下去,驚覺他「賤」的才華。也許文筆深度不及陶傑,但抵死啜核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也更雅俗共賞。

之後《志明與春嬌》好評,《春嬌和志明》大收,本年四月他接受訪問時,說了以下的一段話:

「這次是要示範告訴大家,合拍片不是一定會水土不服,『牛』的人,還是能弄出『牛』的片,不好意思,下次片子不好看時別人再不能全賴到合拍制度身上了。」

在下很欣賞兩點,第一,他不吹牛而拿出實績來說話,第二,他敢於批評那些拍得不好就賴東賴西的同行。

今次《低俗喜劇》雖然不似《春嬌和志明》那樣雅俗共賞,但也展現出他敢於挑戰別人不敢做的事那份精神。而且商業電影,票房就是一切,12日內拍起的作品收過千萬票房,有膽量又有成績,捨他其誰?

《低俗喜劇》Vulgaria 預告片

《低俗喜劇》Vulgaria 預告片 (粗口版,慎入)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6,179  |   文章分類: 電影觀感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