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話很長》第6話 (8.5分)


Share


蒙布朗和烏龜

講述滿離家出走的故事,也是主線的突破性發展。滿以陪三枝明日香(倉科加奈)練跑為契機,自然而然就開始睡在她的家,二人的關係發展幾乎完全沒描寫便突然變成這樣。這種事怎樣想都太突然,但偏偏劇中營造出的感覺卻很自然,不會令人覺得突兀,滿跟三枝一起吃飯吃蒙布朗、滿早上為三枝沖咖啡,都有份淡淡又平實的溫馨,讓人看得很舒服,竟然似過了熱戀期的情侶,速配度很高。當然,這部不是愛情劇,沒必要花太多篇幅去寫主角談情說愛,編劇的取捨也算得宜。

三枝的出現帶出了滿的另一面:在家中找吵架口沒遮攔的滿,在三枝面前是個能好好聆聽和說話的人;在家中算盡要賺零用錢的滿,竟然拒絕收三枝的錢。他們能打開心扉無所不談,談家庭、談夢想,平時總愛反駁別人的滿,竟然輕而易舉地接受了三枝的說話,到底他是真心想跟三枝發展關係,還是只要找個避開家人的地方?這就有待下文分解,反正目前看不出滿有虛情假意就是了。

特別有意思的是三枝回應滿找不到想做甚麼事的一番話:「找不到自己想做什麼便什麼都不做,並非好事,何不試著從自己不討厭的事情開始做呢?如果不行動起來,便會減少新機遇,最終只會惡性循環。」這一番說話,大概可以為滿多年來的尼特族生涯作一個結論。有夢想固然是好,但若因為夢想而令自己停滯不前,就會變成一件壞事了。

同樣帶出相似道理的還有光司的夢想線,特別加入了光司的舊拍檔田原洋介(辻本耕志)遊說他重組樂隊,「為什麼這樣執著重組呢?」這個的確是個好問題。筆者也有夢想,叫做曾經實現過,也曾經幻滅過,直到現在還一直想重來,我猜大概有過夢想的人都會有這樣的心情吧。光司那句「別因為害怕放棄音樂就強行繼續」值得所有糾結於夢想的人反思,憑甚麼覺得重來便不會重蹈覆轍?到底想重來是否只是怕放棄?事實上,一直放不下音樂夢的光司也想辭職,很好奇這條線會如何發展。

滿不回家,令家人擔心他像幾年前一樣寄居女人家中吃軟飯,前幾集掃墓的故事輕輕幾句卻原來是伏筆,舖排得宜。光司主動提出當說客,遊說滿回家,當然是失敗收場。兩個曾吃軟飯的人討論起吃軟飯的定義,滿狡辯說是否吃軟飯主要看看跟與對方有沒有愛情,這也成立?筆者邊看邊想,莫非日本人眼中吃軟飯的定義跟我們不同嗎?還特地在上網查了一下,結果……發現沒甚麼不同。其實在外人眼中才不管你有沒有愛情,反正男人要女人養就是吃軟飯啦,結果不過是滿妖言惑眾將自己的行為正當化。

最後滿正式收拾細軟離家出走,離開前給春海撞見,春海口硬心軟,目送滿離開那副落寞的表情演得相當好,年紀輕輕有如此演技,不得了。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8,78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