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可能的戀愛?~父親與女兒的結婚進行曲~》第10話 (8.0分)


Share


杏花和林太郎準備歡迎日向的拜訪,母親的照片區父女決定原封不動擺著。沒想到日向對著照片說:打擾了。這個反應很成熟又感人,就算女主人不在了,還是受到尊重的。

日向突然認真起來,希望杏花能同意她和林太郎結婚。林太郎愣住了,擺明就是日向間接的求婚。這部戲看似無風無浪,其實也涵蓋著多元社會的可能,女性主動追求愛情、男性打理家務、重組家庭的關係…傳統的家庭的模樣已經漸漸鬆綁了。

杏花問到母親的離婚協議書,林太郎說當時立馬就拒絕了。他講到從自由之身到不能沒有這對母女,這是多麼大的轉變,成為夫妻之後兩人也聊了這麼多的話,他從沒想過要再回到自由之身。杏花看著這張紙,思考著結婚的意義。另一方面晴太的前妻要他再衝刺一回。

杏花深思後拒絕不破的求婚。不破難掩傷心,但還是希望杏花能做最幸福的選擇。不破把林太郎的婚禮邀請函拿給晴太,坦白自己撒了小謊,杏花沒有答應他的求婚。果然這部戲沒有壞人啊!

晴太衝往婚禮現場,在婚禮上向杏花求婚,有點胡鬧也搶走了林太郎和日向的風采,但是求婚的台詞很有創意:妳能做虹朗的父親嗎?不外乎就是希望杏花繼續做自己,晴太自己本就善於家務,她安心地做一位新的家人就好。林太郎和日向則選擇做周末夫妻。活到六七十歲已經難以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當下幸福開心就已足夠。

結局來到一年後,杏花和晴太一起開了咖哩店,杏花兼職瑜珈導師。靠著林太郎編撰字典的旁白回應何謂結婚,他刪刪改改下了定義,最後一句:所以婚姻正是人類自古以來對愛情的無理挑戰。我想的是婚姻未必是愛情的墳墓,而是愛情的最高級試煉,所以人類還是前仆後繼地踏上擂台。最後搭配不破的台詞:持續戀愛的可能就是無法實現的戀愛,為劇名留下註解。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5,760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