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嶺之花》第6話 (7.0分), 第7話 (7.0分)


Share


直人看著逃婚的桃居然露出微笑,與桃心目中的計劃完全不同。原以為可以一走了之,帶著罪惡感而活,可是直人這一笑讓桃斷絕不了「思念」…..可能是罪惡感不夠強烈,桃仍然看不到「另一個自己」。

直人之後表示露出微笑是為了在桃的心中播下種子……以為直人樣子單純,實際是計算過的……他究竟是為了桃之後回到自己身邊,還是只是不想讓她忘了自己?

桃跟隨當家與京都神宮流的下任當家兵馬 (大貫勇輔) 聚會,對方一看就知道桃現時還看不到「另一個自己」,更發現龍一 (千葉雄大) 就是兵馬的弟弟……因此,龍一的目標不是月島家當家,而是借月島家的力量,得到神宮流當家之位。那結局會是月島流姊妹及神宮流兄弟兩邊的當家之爭?

一直以為龍一與琉璃子 (戶田菜穗) 的關係與交易是暗地進行,誰不知一切都操縱在當家市松手上,他什麼都清楚,而且龍一是被他要求與琉璃子及奈奈同時搭上,目的是讓奈奈了解月島流的真義……

龍一在市松的指示下,故意讓奈奈看到自己與琉璃子鬼混。崩潰的奈奈真的就在鏡房內自殘,再加上市松的說話,奈奈眼中開始沒有當初的純真,而是充滿仇恨。

桃與兵馬繼續私下見面,作為花道家他們有共同話題,而且明白彼此的說話。兵馬提出指直人在桃心中播下的種子,要與一個沒有感覺的人結婚才可以令種子消失…….這世上不是有日久生情的說法嗎?這不是把直人的種子拔走,再把自己的種子播在桃心中的手法嗎?男女關係實在很混亂。

接著輪到香里奈飾演的千秋登場,她與直人在圖書館因看中同一本書而認識,然後直人突然又因那個河豚先生出事,坐上千秋的車而成為朋友。筆者覺得兩人的相遇是有目的、甚至是被安排……河豚先生與中學生的部分對白太玄,比喻太深,貌似與主線完全無關,對白卻似在解說主線人物,筆者至今也是不明白。

桃把戒指拿去商店街還給直人,無論裝扮說話都與從前在商店街的她不同,那個桃應該已經不在存在。兩個人的對話,配上背景音樂與直人母親的話,感覺十分催淚……相信這兩個人的故事仍未結束。

劇情走向愈來愈謎,人物關係十分混亂,暫時只見月島市松是贏家,但最後會否逆轉真的很難說………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10,19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