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背影》第2話 (7.5分)




以拳擊帶出不為外人理解的獨特父女情,題材和立意新穎,但故事性頗弱且不易入口。全劇重點在兩幕超長對白父女對手戲,一貫坂元裕二風格,利用事物刻劃父女複雜內斂的感情關係,技藝高強,演員表現文武俱佳,但角色執念和行徑有違常理難被接受。是需要時間反芻意會的作品。

作者:萍兒
收視:9.2%


劇 名:おやじの背中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4-07-13
時 間:逢星期日晚九時

編 劇:池端俊策、井上由美子、岡田惠和、鎌田敏夫、木皿泉、倉本聰、坂元裕二、橋部敦子、三谷幸喜、山田太一
導 演:山室大輔、鶴橋康夫、石橋冠、北川雅一、竹園元、清弘誠
監 製:八木康夫、真木明

音 樂:
主題歌: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 第二話「ウエディング・マッチ」 ============
青木草輔 - 役所廣司 主演
青木誠 - 滿島光
高城亞利沙 - 山本美月
青木佐知子 - 淺田美代子
雄介 - 小關裕太
小口 - 蕨野友也

《父親的背影》2014夏季日劇前瞻


《父親的背影》第二集請來資深編劇坂元裕二撰寫《ウエディング・マッチ》(Wedding・Match),故事講述前職業拳擊手青木草輔(役所廣司)把女兒青木誠(滿島光)從小訓練成拳擊手,以出戰奧運為目標,二人相處嚴苛似師徒多於父女,透過經歷「父親偷情」和「女兒出嫁」事件,呈現不為外人理解的父女情。

一開場先交代人物和背景,學生時代的誠被草輔破壞約會,二人在卡拉OK包廂大吵大罵大打出手,簡單快捷帶出了兩父女的火爆性格和獨特的相處模式,並交代誠天生就注定是拳擊手。

時間跳到2012年倫敦奧運前,27歲的誠發現草輔跟比自己年紀小的對象高城亞利沙(山本美月)偷情,以自己的參賽資格向草輔逼供,成功要脅草輔放棄亞利沙,從中帶出誠一直以來的犠牲,以及父女/師徒間同甘共苦的關係。

這場對手戲是前半集重點,劇情說起來簡單,編劇在細節表現別出心裁,除了坂元裕二式密集長台詞寫得出色外,亦用了不少「道具」去表現這段含蓄內歛的父女關係。

當中最明顯的是「食物」,由於拳擊手需要控制體重,因此只能吃低熱量食物,誠每天都只能吃魔芋,但草輔卻在情人那邊大吃五花肉,以食物的差異反映二人已非同一陣線,帶出誠被背叛的感覺。誠拿著螃蟹麵包向草輔逼供並不惜吃了兩口,也表現出其實比起參加奧運,她更在意的是與父親的關係。

除了飲食上的犠牲,誠同時亦犠性了她作為女人的權利,亞利沙送給她的「胸圍」正代表這一層意義,不論是草輔在誠的學生時代把她的胸圍扔掉,還是現在誠把亞利沙送的胸圍撕破,都象徵了她在不同情況下主動和被迫放棄女人的權利、放棄聯誼交男友,透過物件表現出她多年經歷的犠牲、掙扎和決心。

縱使人物心理刻劃出色,但劇情完全沒有交代草輔堅決要讓誠出戰奧運的原因,令這股信念看起來只是一味固執,難以讓觀眾理解和投入故事,甚至到最後仍然沒有交代,在說故事的層面上看來是棋差一著。

(劍心按:從牆上草輔的照片大概可以猜到他是在拳擊生涯上有遺憾,希望女兒完成願望之類的過去,但完全不交待的確有問題)

在出戰奧運的決定性賽事中,誠還是敗陣而回,草輔曾與離異的妻子青木佐知子(淺田美代子)約定,若誠無法出戰奧運便讓她放棄拳擊,當回普通女人。如此重大的轉折,只用兩句簡單帶過,更顯出拳擊比賽成敗並非重點。期間草輔為誠脫下拳套時,誠微微掙扎,是很細微的表現,也象徵她不捨讓這種父女關係終結。

下半集是一年後的故事,也沒甚麼劇情,只不過是新娘子臨出嫁前一晚與父親作最後告別的一場對手戲,但卻佔了半集篇幅之多,透過超長對話和練拳對戰表現出父女依依不捨的感情,文戲武戲皆不俗。

草輔幾度欲放誠離開卻又把她叫回來,二人置於拳擊和結婚的矛盾衝突之間,草輔從叫誠陪他練拳,到後來叫誠回來重新挑戰奧運,最後父女動真格正式比賽起來,情感流露循序漸進。看到此時才明白,與其說拳擊是夢想,不如說這是草輔與誠唯一的連繫。

草輔回憶起誠的成長過程,不論是取名字、決定讓誠成為拳手、決定誠的飲食,草輔可謂完全奪去其妻子作為母親的權利,也令這對父女的關係更為緊密。甚至連誠發覺自己並非拳擊手的材料,草輔明知誠年紀不小要結婚,仍然固執地希望她繼續當拳手再挑戰不可能成功的奧運夢。作為觀眾,對於草輔有違常理的行為無法理解,其實說穿了,他只是不願結束這個父女的連繫而已。拳擊只不過是編劇借來表現父女情的道具,能否出戰奧運當然也並非重點所在。

當然,甘願在婚前與草輔打得頭破血流的誠,也有留戀之心,同樣是非觀眾所能理解。我們就如忽然闖進父女戰場的那個未婚夫一樣惘然困惑,誠說:「你是不會懂的。」筆者才恍然大悟,看不懂是正常的,這應該才是編劇想帶出的主題──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獨特的感情和相處模式,外人是不會懂的。

最後,誠在草輔的督促下練跑,也不知是誠在婚前最後練跑,還是放棄結婚繼續拳擊手之路,開放式結局相當耐人尋味。


《父親的背影》首集反應佳感動人心,第二集跟上集同樣是奇特的父女情,同樣以女兒結婚作戲劇轉折,但內容、主題和風格均截然不同,可謂各有長處各具特色。然而,收視竟由首集的15.3%大幅下跌至9.2%,看畢本劇後,筆者覺得可能是太過曲高和寡之緣故。

像本集這樣的家庭現實世界萬中無一,人物設定和題材帶給觀眾距離感和新鮮感,但同時亦難以產生共鳴;而拳擊題材陽剛味重並非人人受落,尤其女性觀眾甚至會覺得暴力;劇中人的思想和行徑都難令人投入理解,不似上集那麼容易入口,平易近人。

本集的故事性較弱,敘事流暢度欠佳,基本上只是由幾個片段組成,故事來龍去脈幾乎全由角色對白去交代,雖然兩幕父女對手戲別出心裁相當出色,但精彩的片段卻拼湊不出完整的故事,是較為遜色的地方。

坂元裕二擅寫超長台詞,這樣的對手戲放在單元劇中,比例明顯偏多,能否接受見仁見智。海量台詞的對手戲,配合今集拳擊的動態設定,靜與動正好相輔相承,加強了戲劇的節奏感,而劇中輕快的配樂用得相宜。

箇中感情寫得最精彩,將父女間內斂、從不宣之於口、非三言兩語能表述清楚的複雜感情,透過拳擊刻劃和表現出來,可謂藝高一籌。一般父女相處,女兒長大後便很少會跟父親作肌膚接觸,但這對父女卻互相拳打腳踢,有別於常人,相信這點也是編劇採用拳擊手作人物設定的原因之一,換了職業或換了作父子也營造不出這種特殊的感覺。

全劇戲份高度集中在兩位演員身上。草輔這個角色由頭到尾也令人費解,從外形到行為都散發出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不是傳統那種正氣凜然的嚴師或嚴父,役所廣司演出傳神到位,能含蓄表現出對女兒的不捨之情。

滿島光外表纖瘦,讓她來演拳擊手實在難說服觀眾,但出來的效果卻是意外,看得出她下過一番功夫去演練,至少在筆者這個外行人看來,她打拳起來是有板有眼;演技方面,滿島光的實力一向不容置疑,今次演這個頑強女兒頗有新鮮感,由於角色的感情複雜內斂,難度較高,而她的表現亦相當出色,前後兩幕戲對拳擊、對父親的感情矛盾演繹到位,而她吃螃蟹麵包那幕又流露出她俏皮可愛一面,與以往她做苦情戲的印象很不一樣。

如果說上集是入口即化,那今集則剛好相反,算是較難理解。筆者把這集看了兩遍,第一次看時腦中充滿問號,在得知這個父女情設定的用意後再看多次,好像又看懂多一點點,越去咀嚼越能發現更多劇中深意,就越發覺編劇之強勁。

其實我們無須刻意去理解劇中父女感情,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家每戶的親子感情表現和交流方式都是獨特的,旁人無法理解。筆者不曉得這樣解讀本劇是否正確,就暫且這樣解讀吧。

劍心按:的確在下也對於劇中的父女情只了解一半,大概明白父女靠拳擊維繫的部分,但怎也不明白追求不可能成功奧運夢的意義,畢竟這是靠青春和體力的運動,無論怎樣努力也不能逆轉。

再換個角度看,這對父女是否只是太怯懦,安於現時這個Comfort Zone,不敢踏出一步改變關係?打拳不能打到老,之後二人怎樣維繫?再退一步以首集的劇情角度看,父親不能陪女兒走過一生,又是否應該放手讓她結婚,為她不能打拳之後的人生設想?

很認同萍兒所說,每個家庭的感情表現和交流方式都不同,但距離主流觀眾的生活太遠只會令人覺得抽離,畢竟這是給大眾看的劇集,不是新聞透視或家庭教育頻道。希望這只是編劇技痕想玩得比較盡的結果。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30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