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第4話 (7.5分)


Share


原先大輝還有點冷冷地要梨央趕快回家,但看梨央幾個動作就知曉她心情不佳需要沉澱,忍不住心軟點了一杯烏龍茶,嘴上卻說著給她十分鐘讓她喝完以後再走。大輝的溫柔總是相當內斂與自制,筆者總覺得,也許對大輝而言,也貪戀著與梨央難得單獨相處的機會吧。

同時這裡可以留意兩人的坐姿,雖然沒有像上回末坐在隔壁,但也不是正襟危坐的坐在對立面,大輝是側著身盤腿,顯見他的放鬆。也可以感受到他這一刻並非刑警,而是「朋友」。

梨央先前正好看到電視正在播出田徑比賽的賽況,忍不住與大輝聊起來,才發現兩人對於這一塊一直都關注著。畢竟,這正是他們15年前最深刻的話題與連結了。15年間沒有聯繫的空白,再相見就已圍繞著渡邊父子的案件,如果要回到朋友關係,聊梨央的父親與弟弟太過悲傷、聊那個夜晚又太過敏感,既快樂又純粹的,果然還是只有田徑了吧!

在聽到白山大學有入圍決賽時,大輝笑得燦爛。這應當是15年後第一次看見他笑得如此開懷自然,那個回不去的15年前青春,才是他們最接近快樂的永恆。

兩人快樂地閒聊,梨央忍不住詢問了大輝的感情狀態,筆者自己超級喜歡梨央叫他「大ちゃん」,一種專屬綽號的特別感。而且這段特別強烈感受到梨央仍舊是那個15年前會在看台上向喜歡的人大聲告白的直率女孩,仍舊是閃耀得充滿魅力。當大輝拒絕回答時還忍不住裝了可愛。可見得她此刻的放鬆與自在。

大輝緊張無挫的回應也顯見他的在意,在梨央說自己也還沒有結婚時,他甚至零時差的回答,看了她一眼又趕緊低頭(這段松下洸平瘋狂抿嘴)。筆者忍不住腦補覺得當他發現嫌疑對象是自己的初戀時,說不定就把她的資料翻了個透徹了吧?畢竟是自己沒能參與的15年,想一直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聊著聊著兩人談到了小優,梨央忍不住傾訴了此刻的煩惱。這段很值得在意,她沒有找親近的加瀨訴說,反而忍不住向大輝傾訴。面對喜歡的人會忍不住想依靠吧?會希望他能夠傾聽自己的煩惱吧?這裡也感受得到梨央確實仍舊對大輝有忍不住想靠近的在意。

兩人離開店家,大輝提出要送梨央回家,兩人並肩走向警察座車。等紅綠燈時,梨央看著他的背影,內心很想將一切告訴大輝,就像分享今日的煩惱一樣,想跟大輝分享自己一直以來懷抱的秘密;但她不能,所以梨央最終也只是叫住他,告訴他自己不是犯人。

才開口,就看到她眼眶裡噙著淚,可以想像她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說出了這段話;也只能講這些了吧?畢竟大輝是刑警,當年的事情說了就牽涉到弟弟與爸爸,不能說的,但至少、至少,讓眼前的人相信自己吧?他是會相信的吧?

這一刻才感受到梨央的發言真的回到朋友,或者說當年那個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兩人,不是刑警與嫌犯,不管證據與審問,而是我說我沒有、你就相信我的信賴與親近。

大輝背著身沒有馬上回應,梨央低下頭,繃著臉委屈著、眼淚就要出眶。卻聽他說:「我相信你。我會證明、妳是清白的。」大輝大約也在掙扎著,他是刑警,是講求證據與不斷懷疑的職業,他不能輕易相信嫌犯的發言。所以他背著她、不看她,松下洸平用背影讓我們看到他的思考與掙扎,時而低頭、時而深呼吸,最終還是決定,暫且拋下身分,以一個「朋友」的角度,站在她身邊。
  但他的情感仍舊是內斂的,他說這些的時候都沒有轉身;這不僅是害羞,而是此刻我們的身分不適合站在一起,但是,我的心裡,相信妳,而我會用刑警的專業為妳證明。

梨央最終的落淚不再是委屈,而是心底終於得到了釋放。獨自揹負了這些沉重這麼多年,終於有人願意相信自己、並站在自己身邊,雖然並沒有將秘密說出口、不,沒有共享秘密卻仍舊願意站在這裡,沒有比「最愛」的人願意無條件相信自己還要讓人感到欣慰的事情了吧?吉高由里子靜靜地讓眼淚滑落的表情真是太美。


好不容易說完後,大輝轉身,卻看見梨央撞進自己懷裡。這是他們第二次擁抱。15年前那個夜晚後,大輝向梨央告白,梨央同樣泫然欲泣,想依靠卻又在最終選擇轉身離去;15年前是大輝抱住梨央,而15年後的這一次,換梨央向前主動抱住了大輝。

這是她15年後的難得示弱,她需要一個出口與依靠,最脆弱的時候最想依靠最喜歡的人,這不是很正常的嗎?不過這次換他沒有辦法回應。他是刑警,所以儘管他比任何都想把她擁入懷中,他還是在猶豫後選擇了將手緊握。

很喜歡鏡頭轉向梨央看著號誌燈閃爍,連帶讓觀眾也希望時空凝滯在此刻永恆;綠燈亮起,畫面一轉,兩人又是一前一後地走,仍舊是刑警與嫌犯的關係。但我們約定好了,我會證明妳的清白、而妳不會放棄製藥。這種只有彼此知曉的誓言,未嘗不是一種愛情的浪漫。他們再次成為彼此的依靠與向前的力量,如同15年前。

於是梨央再次努力,臨床實驗上無法與病患直接接觸,但她做了資料讓病患了解用藥的細節。董事會上,儘管不斷被後藤專務針對、被哥哥真田政信(奧野瑛太)冷眼看待(這角色竟然還在!但存在感依舊少得可憐),她仍沒有示弱。

不過光靠一篇IG發文、跟一封即時的E-MAIL多少還是讓人覺得有點太過兒戲。畢竟輿論可以操作,還有臨床實驗對象這一方解決了,但投資方的不信任感呢?這裡的說服力不是很足。還好梓真不愧是老奸巨猾的角色,一來一往的問答就讓梨央向董事會承諾一年內拿出實績,既給了梨央期限的壓力、也讓反方留有空間期待。非常高竿。算是勉強幫這段董事會圓回來了。

另一廂,大輝也在努力著。他向上司提出擴大搜查範圍,而且自己會補足這些人力的缺失(筆者到這裡真的很想跟他說,可以考慮一下搭檔桑田的心情嗎!她為什麼要陪你加班!)。他們終於調查到了萬事屋男子的住處,好碰巧他正要回公寓,對方逃離而大輝再次日劇跑起來,發揮了田徑的專長。

不過田徑畢竟是直線奔跑,追人的話都是不規則的跑法,所以一時間大輝跑再快也追不到男子。這裡正好交錯梨央在董事會上解釋自己對於製藥的初衷,到這裡觀眾基本都可以確定這個男子是小優了。

最終小優還是逃離大輝的視線中。不過可以發現他的身體還是有狀況,他在轉角喘氣,然後畫面色調如15年前的夜晚一般,變得模糊。


但小優還是選擇了面對。他打給大輝並告訴對方一切都在他房間的資料夾內,甚至在最後也用了「大ちゃん」作結,暗示他自己的身分;同時,這個影片也傳給了梨央。影片開始播放時,背景音樂完全消失,仿佛時空靜止,所有人、包含觀眾都無法呼吸,與劇本中的梨輝二人同步,感受到兩人此刻的震驚;最終影片拍攝者掐死了渡邊昭。

到此本劇的謎團大抵被解開。小優一直跟著姊姊並默默守護著她,但卻再次為了姐姐而殺人。

最後,梨央在大樓屋頂與弟弟小優相見。這就是真正的家人吧?比起詢問影片內容,她更關心的是這幾年弟弟去了哪裡、過得怎麼樣;小優並不讓她靠近自己,而是坦承自己正是殺害渡邊昭的兇手。

這段宇多田光的歌聲緩緩響起,前幾回只要聽到就會雞皮疙瘩的音樂,這次莫名沒有特別感動筆者。兩人多年後相認絕對動人,刻意慢動作也加乘了感動效果。但筆者這段只有短暫被觸動,沒有真的感動,不曉得是不是被前幾話養壞了胃口?

看預告梨央應當會帶著弟弟逃跑,畢竟15年前她就將一切埋葬了;15年後的此刻,她絕對還是會選擇弟弟吧!不過這樣她與大輝又會再次站在對立面了吧?想到就有點讓人心痛啊。

真相推理

今次最讓人詫異是最後小優的影片。最終大輝觀看時有拍到掐死渡邊昭的手上有與小優一樣的疤痕。儘管很希望小優情緒激動斷片後誤以為是自己殺人實則不是,但疤痕很難辯駁,感覺這部分是實搥了。

讓人在意的是後續大輝的立場。身為小優的舊識、梨央的初戀,影片幾乎罪證確鑿,他要如何面對?要將影片上呈、還是他會像15年前的梨央那樣偷偷刪除?而且如果影片都已經揭示了,就算梨央帶著弟弟逃亡應當也逃不久吧?會不會第一話梨央沾著血跡走上警車就是因為成為了共犯?

還是會希望編劇溫柔一點。畢竟小優情緒激動就會記憶斷片是生病,他不是有意殺人,有可能會減輕罪刑嗎?該不會最終新藥研發成功,但小優已經離開了吧?(不想姊姊為難而自殺之類)

蠻詫異第四話就揭示這麼大的關鍵。不過還是有不少細節尚未解釋,比如小優給渡邊昭錢是為什麼?為什麼渡邊昭說完後以後是直奔小優而來?顯然兩人應當已經約好。所以渡邊昭先前到底與梨央說了什麼,以至於她後續在計程車上哭泣?

還有小優到底與後藤專務的連結是何時開始的?後藤有提到小優是主動找上自己,所以他是在渡邊昭開始找上姐姐以後才主動與後藤建立關係?還是渡邊昭死後?同時,15年前渡邊康介的死亡細節也還沒有答案。

另外自由撰稿人橘休學的一年也讓人在意,看到蠻多人推測她也可能是渡邊康介的受害者之一?不過目前覺得她對15年前的事情沒很在意,筆者反倒覺得她說不定是與真田企業有過節?畢竟2006年也是梨央被接到東京與母親、哥哥生活的那一年。

最後,片頭最愛的潘朵拉黑盒,似乎越來越大了,是表示離真相越來越近了吧?大家有發現嗎?

這一話感情線仍舊精彩,大人的三角關係尤其有趣;不過親情線部分沒有感動到筆者,同時劇情編排上開始有些明顯不夠周全的問題,所以分數只給7.5分。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16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