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WEEKS》第9,10話 (6.5分, 6.0分) + 總評 (6.5分)


Share


不過接下來每一個情節都令人不斷反眼,綁架青柳堇的三人因為一個警察來到踩點而留下人質四散,留院病童失蹤要月島去要求警察看閉路電視,柴崎把殺人的刀交給灰谷,最最嚇人的是突然爆出灰谷是柴崎的兒子!最最最瘋癲是柴崎突然轉向捅了灰谷⋯沒有最最最最,只有不斷出現的令人想擲爛螢幕的劇情。

發夢都沒想過會出現跟上季《瀕死之眼》一模一樣的劇情!三浦春馬可能被喻為最適合演「被刺傷倒地只能大叫停手,最後關頭才會起身」的男主角,柴崎交出符合大奸角七情上面的一句對白,就成為解救這一幕的重要元素。

石頭還是忍不住爆出來,久留和保(池田鐵洋)手握證明柴崎殺柏木愛的證據,想起之前拿去分析的行車紀錄儀片段是真是假都沒有人再跟進,有些事物就是會必要時自行出現,不要時自動退下吧。

看著手上的小女孩虛弱到好像下一秒就會解體,結城仍然選擇放置她於廢墟之中。仿如隔世的兩父女終於可以喘一喘氣,互相細看,互相認識,互相安慰,本應是溫馨至極的鏡頭,但攝影師很可能別有感受,這個角度結城只剩下一片黑影,或者正是等於他擔心後路的心理陰影面積呢。

月島去找早穗子對質,有馬留守警署收集情報,本來兵分幾路各自為政,最後還是夾硬要全員集合出現營救結城,詭異的是有馬跑上樓梯時完全沒有避地上物體的動作,但結城回頭竟然有黑色物體挪動大叫,身處平行空間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順利完成骨髓提供程序後,結城的心只有小花,根本沒心力理會其他事情的結末,不是月島忽然提起早穗子這個名字,相信都沒有誰有興知道她的下場,不過由月島來宣報得到解放,都算是她從劇集開始被賦予的使命。

把握時間來完成使命的還有有馬,接青柳堇母女二人離開醫院就好像結束這八年關係的一個儀式。不過除了有馬對青柳堇一見鍾情那一幕之外,都沒多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情,反而更多的是「義」,有馬身上是保護社會弱小之義,青柳堇身上看到的是感恩圖報之義。

至於結城,一個露營帳就叫做滿足女兒的願望,然後一句未準備好就關門大吉,到最後都要繼續逃避人生,是令人佩服的另類堅持。全劇完!

總評

韓劇改編質素參差時有所聞,但「差」就像是纏繞著本劇的地縛靈,令劇集質素一再向下,成為雯霏看劇生涯之中首次看到有眼火爆之感的日劇,實在很想頒個獎給製作團隊。

首先肯定是無重狀態編劇奬。時間軸為2星期的救女故事,殺人疑犯只會有兩個選擇,一是找證據保清白,然後脫身光明正大去做手術;另一個選擇就是本來的預設劇情:努力逃亡保命到手術日。早在劇集交代前設時,觀眾就被植入主角「不能受傷」的前題,就算加什麼調味,劇情都應該以此為重心,但偏偏主角大愛無限,逃亡到無聊就去玩恐嚇,擋子彈,指揮別人的復仇遊戲等等,每一項都是帶著高風險。到最後仍避免不了受傷收場,派出醫生講一句「雖然大量出血但手術照樣可做」,皆大歡喜!

除了劇情失重,每集情節都令人反眼到大西洋,在此不再一一重提。美術部使用的一系列高科技道具包括:解鎖一次終生可用密碼數碼相機,放在音箱內竊聽用錄音筆,不能上網的手機,神級避彈衣,總之每一樣都是幫助觀眾反眼的經典作。美術部得到科技太前衛奬當之無愧。

演員方面黑木瞳無疑是整個劇集的靈魂人物,有她的場口就連講對白速度都被她控制,穩重的議員漸漸地滲出奸角的焦躁,只是最後還是逃不過洗白的結局。

主演的三浦春馬就流於單一的逃跑動作和鬼祟表情,先失衡再跑走也是每次的指定動作,角色最大錯誤就是人設不吸引,主角的設定是善良,性格上意志太薄弱,頭腦簡單又要做指揮官,就是令人失去追看故事的興趣,也是劇集的第二大敗筆之處。

其他演員包括小女孩稻垣來泉都是照著劇本演,連笑容都生硬到不像小孩,可能就是這樣才像病童吧,雯霏看不透。當所有人都按捺住情緒時,芳根京子的慣性激動就好像擔起了所有人的情緒,只可以說她努力在演了。

每集都在吐槽各種不合理的確令人越看越負面,有時不禁會想是什麼令劇集質素沒有改善反而每況愈下,最後的總結是很籠統的沒有「愛」。角色之間沒有愛,演員對角色沒有愛,製作團隊對劇集沒有愛,所以才拍出這種觀眾要抓著頭皮看的劇,可以看到完結不棄劇,其實應讓頒個奬給自己才對。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4,229  |   文章分類: 日劇總評,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