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HAND》第3話 (7.0分), 第4話 (7.0分)


Share


高家做雜工已經成為紐倉出場前的固定畫面,還好牧野帶來的自殺病原體事件倘算有趣,紐倉自動推翻牧野否定的假設,還未等牧野開口請求幫忙紐倉就自行跳進陷阱,不用再浪費時間聽高家或牧野的偉論也是好事。

不過牧野都應該分身不暇,既要調查紐倉的過去,又要接手官員收到的恐嚇信,又難怪帶來的資料連人物關係圖都沒有,總之偵探小隊先去找人問問話就對了。

破案就是這般簡單,甚至連證人都未見到源田惠奈(吉川愛)帶著線索自動出現,更因惠奈一句話已經閃電般指出寫恐嚇信的凶手就是惠奈,紐倉的天才世界沒有不可能的事。才明白恐嚇信一事還真的不能交給警察處理,不然十分鐘就結案也是個問題。

既然可憐的少女低頭求救,紐倉本來的目標病原體又未有頭緒,還是要繼續偵探遊戲,天才招數還是照舊的潛入搜查,不過今次只派出助手高家一人去藥廠,紐倉就留守研究所和正視自己怕女生的弱點。

另一邊,牧野的嘍囉同僚會聽她指使幫忙調查紐倉的私隱,再向高家下一點餌,不用動手情報就自動送上門,方便快捷!

關於惠奈的過去,是一個孤獨少年得到救贖的故事,是令倖存者內疚的故事,但跟自殺病原體好像沒什麼關係。入谷這個名字繞了一圈終於來到紐倉面前,令紐倉突然陷入失控狀態。

高家神速找到試藥數據,看來今集輪到紐倉無用武之地。但劇情來到這裡變得亂七八糟,牧野的調查被中止,紐倉繼續失控,本來以為加插調查紐倉是為主線劇情一點點地鋪路,郤因為入谷跟問題藥廠有點關係,高家潛入搜查變成加入牧野的三方會面,還真是隨意的劇情發展。

由於重看了好幾次都看不出個所以,只好又歸類為時間關係而出現的劇情。然後紐倉覺醒跟著惠奈的回憶找到自殺病原體的原委,也就是所謂的石頭爆出來的真相。

最令人費解的就是試藥負責人鍋島智樹(山中崇)的行為節奏,之前已經怪怪的,忽然三方會面爆紐倉的過去,今次又在大庭廣眾跟紐倉爭論,或者藥物本身沒有問題在他立場對得住天地人沒什麼好隱瞞吧。

常聽到自命理性的人會形容人類是唯一會被感情影響的動物,其實只是他們不承認某些情緒的存在,又或者是他們人設要建基於無限放大的自我之上,對於那些提倡人類要靠自己活下去、人類應是獨居動物的人,雯霏表示真想看看那些人的理想世界是什麼顏色呢。

這兩集可以說令人越看越感無聊,「不老不死」和「自殺病原體」對雯霏來說是非常有趣的題目,可惜兩個題目都只是幌子,劇情上到最後結論都是不存在的東西。主角作為寄生蟲專家的技能零發揮,跟劇情毫無關係,連病理學甚至任何科學理論都沒有成為這兩集的賣點,因為所有真相都記錄在案,只要找到數據就完事。

反而曾是外科醫生的助手高家終於不再是可有可無的角色,令人倍感欣慰。牧野仍然是不停聽報告的角色,一集時間內太多情報要處理總會有些處理得較隨便,但眼見有更多時間浪費在其他事,例如交代調查被中止之類就對編劇的重點難以理解。

最後,兩集的所謂真相也只是間接證據,只虛構出「可能保持青春」或「可能有自殺傾向」,然後訓示人類情感特質(也含有偏見),看完有大大的問號:所以有什麼是《IN HAND》的呢?


發表留言

Share


瀏覽次數:8,24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