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第9話 (8.0分)




過去八集中雖然有觸碰「犯罪者」、「撒謊者」、「家人」這些話題,而在沒有殺夫嫌疑之後,真紀可能是四重奏裡面最清白無瑕的一人。就像炸雞要不要加檸檬汁一樣,用一個假身份來實現的真實生活算是真、是假,貌似不是那個說謊的人可以決定,但又不是其他人可以論斷指責;

但真了喜歡的心情人就能向前走,現實也不容你不前進。真紀失去了原本的家人,找到了另一半卻被拋棄,最終走到了有著同樣髮香的人組成三流的四重奏。論人一生成就功過時,名字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因為跟你們相遇,已經不會想按下人生重來按鈕」,但人生有上坡有下坡還有衝擊波,自然就有想按和不想按的時候。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藥,愈想重來一次就愈只能面對未來,成功的骨牌陣也好失敗的也好,除了走下去外別無他法。

四重奏第一次在音樂餐廳表演時演奏的,跟最後一次一樣是以捷克建國為主題的《我的祖國》中的〈莫爾道河〉(出自維基),因為想要明確自己的身份所屬而寫出來的組曲,在真紀琴下大概就是要明確自己的隱喻。

(劍心按:這首剛好是我最喜歡的交響樂,人生迷茫時最適合聽)

曾在理髮店工作過的家森諭高(高橋一生)替真紀弄好髮型為她餞別;別府司(松田龍平)沒再提自己的「戲言」,但留下了再會的承諾;而最愛真紀最痛苦的世吹雀(滿島光)則得到了真紀的託付;跟新的家人和音樂的生命都總有再遇的機會。

哭著吃過飯的人是能夠走下去的。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0,514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