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第9話 (8.0分)




在身世大揭秘之中,帶出夫婦是可以分開的家人,或不用說用同一種洗髮乳的四重奏也會有分開的一刻。沒了可以追夢的場所、沒了將四人變成命中相遇的真紀,即使不像以前幾集般精彩,但還是一個上佳的終結;下集大結局,會是四人再遇之時?

作者:CK
收視:11.0%


劇 名:カルテット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7-01-17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土井裕泰
監 製:土井裕泰、佐野亞裕美

音 樂:fox capture plan
主題歌:椎名林檎「おとなの掟」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卷真紀 — 松隆子 主演
世吹雀 — 滿島光
家森諭高 — 高橋一生
別府司 — 松田龍平
來杉有朱 — 吉岡裡帆
谷村大二郎 — 富澤たけし
谷村多可美 — 八木亞希子
半田溫志 — Mummy-D
卷鏡子 — 罇真佐子
九條結衣 — 菊池亞希子
Benjamin瀧田 — 尾形一成
卷幹生 — 宮藤官九郎


「你有聽過一句說話叫 上り坂 下り坂 ま坂」嗎?(為求行文方便部份使用日文),第一集初次聽卷真紀(松隆子)說出這句時,即使懂日文者也只會以為是玩「食字」兼有點意思的諺語,卻沒有想到這「まさか」比想像中更加意想不到 ……

不再是卷真紀,也不曾真的是早乙女真紀;你,究竟是誰?

就在觀眾過還在這樣想的時候,劇組早就以家森諭高(高橋一生)之口開始說出答案。公仔麵其實只是即食麵的其中一種,要稱呼的話就應該用它真正的名字。然而從另一個角度想,不管你叫它出前一丁還是公仔麵,重要的從來都是你想要指明的事物,名字終歸是一個符號,是方法而不是目的。

過去曾懷疑過真紀的卷鏡子(罇真佐子)、即使離婚了也還是在關心對方的卷幹生(宮藤官九郎),還有四重奏,遇見過真紀的沒有人不喜歡她(當然是限於劇中世界),除了名字和過去以外她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除了犯下一條不大不小的罪名外她是清白的;真紀究竟是誰重要不?

這個「我是誰」的命題之後還會回歸,暫時換換視角看看CK大愛女配角來杉有朱(吉岡裡帆)的命運。之前都提過她愛錢愛得發瘋,但理由卻沒有明白地提及。最後色誘餐廳老闆谷村大二郎(富澤たけし)失敗,自然被老闆娘掃地出門。

(筆按:好想被色誘!)

之前有看見網上其他評論說有朱發音跟愛麗絲一樣是意有所指,但不遲不早在這一集探討身份時順手送走有朱也未必是偶然。單純猜測下有朱也未必是她的本名;一個無比正面的名字卻落在被人稱為魔女的有朱身上,彷彿是在指出這外在和內在之間的矛盾。

雖然故事中未有明言真紀當初是沒安好心,還是想要用自己方法做好事,近乎每個角色都是在維護真紀當初盜用他人身份的行為。這也當然少不了讓卷先生再一次登場。回望過去當然無法斷言誰對誰錯,但當日感覺婚姻走不下去就自己一走了之,也難免會內咎自責。



過去八集中雖然有觸碰「犯罪者」、「撒謊者」、「家人」這些話題,而在沒有殺夫嫌疑之後,真紀可能是四重奏裡面最清白無瑕的一人。就像炸雞要不要加檸檬汁一樣,用一個假身份來實現的真實生活算是真、是假,貌似不是那個說謊的人可以決定,但又不是其他人可以論斷指責;

但真了喜歡的心情人就能向前走,現實也不容你不前進。真紀失去了原本的家人,找到了另一半卻被拋棄,最終走到了有著同樣髮香的人組成三流的四重奏。論人一生成就功過時,名字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因為跟你們相遇,已經不會想按下人生重來按鈕」,但人生有上坡有下坡還有衝擊波,自然就有想按和不想按的時候。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藥,愈想重來一次就愈只能面對未來,成功的骨牌陣也好失敗的也好,除了走下去外別無他法。

四重奏第一次在音樂餐廳表演時演奏的,跟最後一次一樣是以捷克建國為主題的《我的祖國》中的〈莫爾道河〉(出自維基),因為想要明確自己的身份所屬而寫出來的組曲,在真紀琴下大概就是要明確自己的隱喻。

(劍心按:這首剛好是我最喜歡的交響樂,人生迷茫時最適合聽)

曾在理髮店工作過的家森諭高(高橋一生)替真紀弄好髮型為她餞別;別府司(松田龍平)沒再提自己的「戲言」,但留下了再會的承諾;而最愛真紀最痛苦的世吹雀(滿島光)則得到了真紀的託付;跟新的家人和音樂的生命都總有再遇的機會。

哭著吃過飯的人是能夠走下去的。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438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