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第7話 (8.0分)




再一次進入過渡期,挾上集無比出色的餘威,今集以一宗偷竊殺人棄屍案開始,為卷家的感情劃上句號。一些沒有解明的支線、四重奏接下來情歸何處的終局,還有那一抹的懸疑,也快將要走到尾聲。

作者:CK
收視:8.2%


劇 名:カルテット
電視台:東京放送 TBS
首 播:2017-01-17
時 間:逢星期二晚十時

編 劇:坂元裕二
導 演:土井裕泰
監 製:土井裕泰、佐野亞裕美

音 樂:fox capture plan
主題歌:椎名林檎「おとなの掟」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卷真紀 — 松隆子 主演
世吹雀 — 滿島光
家森諭高 — 高橋一生
別府司 — 松田龍平
來杉有朱 — 吉岡里帆
谷村大二郎 — 富澤たけし
谷村多可美 — 八木亞希子
半田溫志 — Mummy-D
卷鏡子 — 罇真佐子
九條結衣 — 菊池亞希子
Benjamin瀧田 — 尾形一成
卷幹生 — 宮藤官九郎


近日四重奏鬧出飛越時間軸事件,自問看劇情還算用心,但看畫面就不算很細緻,不過這樣的小錯也不會太過影響故事完整性就是了。詳細報導:

今集一開始倒是真的時光倒流,掉下樓的來杉有朱(吉岡里帆)原來是跟家森諭高(高橋一生)在找猴子,然後就突然走到四重奏之家偷琴。有讀者說看不懂有朱的行徑,不知道最後幾集會不會解釋她如此貪錢的原因?

上集的小提琴爭奪戰重看一次,又回到有朱掉下樓的時間。卷幹生(宮藤官九郎)你好歹有老婆,可不能這樣輕薄一個女孩子!

就算之前對卷真紀(松隆子)和卷先生之間感情沒多少感觸,看了上一集之後都應該對他們的重逢充滿期待。由最初以為真紀對卷先生有的只有不忿,中段又發現她還是在意著消失的丈夫,到上一集最後以為她已經放棄。結果到了重逢之時才再一次明白,愛情是可以跟時間流逝脫勾,彷彿肉體上感受到的時間卻沒有作用在心靈之上。

當看過那麼不得了的第六集後,自然會對之後的發展有更高要求。毫無疑問可以看到劇情上跟之前有關連,也能看到性格似有變化又似是一貫的真紀,特別是她關心幹生究竟是搶了錢還是殺了人時,還真是有一份賢內助的感覺。

而且這個賢內助還真的豁出去了,反正卷先生把人都殺了,就索性棄屍然後遠走高飛。走筆至此忽然想起真紀說過夫妻就是可以分開的家人,但到頭來寧可冒重罪也不願分開,這是因為他們還是彼此有愛的夫妻嗎?

真紀還愛著幹生是必然的,但觀眾可能會懷疑卷先生現在是怎樣看自己的妻子。遠走一年反而學懂了珍惜?還是一陣子沒見反而有新鮮感?還是說那句「愛,但是不喜歡」依然是卷先生的主旋律?當來到一個死還是一起死時,反而幹生做的是想要保全真紀的選擇。這樣看的話好像是很體貼……但這樣的獨斷又是不是另一種檸檬炸雞?



當然這樣溫馨的八點檔(?)是不會死人的。「死而復活」的有朱乘機把卷先生丟下自己走人,又在途中遇上真紀,順道換回了自己的車子。一場「偷竊+殺人+棄屍」的三重嚴重罪行就這樣在沒有人知道之下自然地完結。

筆者雖然還沒結婚,但看到真紀和雀分別時的一幕,始終在想為何當幹生回來時,她可以如此決斷地離開四重奏。誠然一邊是還有婚姻之實的夫妻,另一邊只是成員用同一種洗頭水的三四流樂團,但雪中送炭的雀、別府司(松田龍平)他們總是有地位的吧。

但見到二人回家時,才想起那對一直在地上的襪子的真正意義;屬於卷家的時間早就在那一刻停止流逝,當日幹生不辭而別前的相對無言,留下來是沒有完結的結束。就像他們倆回家後重拾當日默契一樣,真正的晃如隔日。


但當卷家的時間開始流動之時,卻不能否認真紀獨自過了一年,那種經歷可不能回捲;如果不是犯了罪(兼沒錢)的話卷先生可能不會回來,真紀可能也就這樣多等一會然後去離婚。現在可以親口確認對方的心思、脫下婚戒也可能是好事。

臨別依依之時,幹生主動想要再一次抱擁真紀,反而對方伸出手來輕輕一握;這次是真的要分開了。

結尾真紀自爆從沒覺得幹生推薦的詩集、電影有趣,有趣的反而是能夠對這樣沒味道的作品有興趣的卷先生。如果當日檸檬炸雞的事可以開心見誠,如果詩集的事可以開心見誠,又會是怎樣的一個結局?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5,382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