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在的時間》第3話 (9.0分)




本集展現高水準,呈現主角內心的複雜情緒極度細膩深入,更欣賞三浦春馬近乎完美的精湛演技!拓人選擇獨自承受讓人心疼,身邊的人何時知曉,還有知道後有什麼反應與選擇讓人期待。本集末段的崩潰更是讓人內心揪痛,無限鼻酸。

作者:Ingrid
收視:9.4%


劇 名:僕のいた時間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4-01-08
時 間:逢星期三晚十時

編 劇:橋部敦子
導 演:葉山裕記、城寶秀則
監 製:橋本芙美、江森浩子、元村次宏

音 樂:出羽良彰
主題歌:Rihwa「春風」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澤田拓人(22) - 三浦春馬 主演
本郷惠(22) - 多部未華子
向井繁之(24) - 齋藤工
村山陽菜(22) - 山本美月
澤田陸人(18) - 野村周平
本郷翔子(55) - 淺田美代子
澤田佐和子(56) - 原田美枝子
谷本和志 - 吹越滿
澤田昭夫 - 小市慢太郎
水島守(22) - 風間俊介
桑島すみれ - 濱邊美波

《我的存在時間》三浦春馬、多部未華子 2014冬季日劇前瞻


過去兩集已不時出現病徵,上集最後淋浴的畫面讓拓人(三浦春馬)更驚覺異狀,本集就從他主動前往骨科就診開始。骨科醫生初步研判是頸椎炎,請他留意身體狀況,三個月後再來覆診。

小惠(多部未華子)發現自己在看護工作方面的興趣,也因為在看護所的香薰按摩頗受好評,所以決定辭去餐廳服務員的工作。拓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本以為他還在想生病的事,沒想到是因為要去小惠家所以緊張不安。

比起在家的沉重,拓人在小惠家反而更舒服自在,更得知原來他也最喜歡炸雞塊,小時候每每心情低落時,媽媽都會為他準備。不過上集媽媽似乎只記得陸人(野村周平)喜歡,想起來真令人心寒。

因為症狀漸漸影響到拓人的工作,所以醫生建議轉往神經內科。轉診後經過一連串詳細的檢查,神經內科的谷本醫生(吹越滿)希望他可以請全家人一同來聽取結果。

筆者用很簡單的的幾句話描寫這段,因為拓人當下的心情一定難以言喻。很多事情,我們這些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很難很難去體會那樣的心情,恐懼不安交錯的複雜情緒,相信只有走過的人才能明白吧。

拓人說他沒有家人,希望獨自聽結果。谷本醫生也不再勸說,開始解釋是因為運動神經細胞出現異常,導致身體漸漸喪失行動力,也坦承現今醫學尚未找到治療方法。這些症狀拓人並不是第一次聽說,但是已經有心理準備,跟得到確認絕對是兩回事,就算曾經懷疑過是ALS,在醫生宣布的那個剎那,衝擊是不會因為已有預感而降低的。

確診後,用三個畫面表現拓人徹夜不眠,對比之前被鬧鐘驚醒,這次卻是清醒的按掉。筆者以往看過的戲劇,多數都是拍攝主角輾轉難眠,或是搭配旁白,很少用如此簡單的鏡頭,今次看到反而更有感覺!

拓人並沒有把生病的事告訴任何人,職場上還是盡力完成,不過連撕開飯糰包裝,扭開寶特瓶蓋等等日常小動作都開始變得吃力。回家後,更是拿出一堆瓶裝水,一瓶一瓶的努力轉開,然後見陸人回來,留下一句水可以喝就回房了。

拓人一邊看著爸爸在醫院網站上的介紹,一邊撥了電話,想從爸爸口中聽到誤診的機率有多少?沒想到爸爸卻說從來沒有……掛了電話後,再想想醫院網站上秀出的「消除患者的不安、令人安心的醫療」感覺格外諷刺且悲傷。

這段演的真到味,三浦春馬的演技完全展現,動作、表情、說話甚至是呼吸都有戲,充分表現出一個病人不想接受又很不安的情緒。

爸爸感覺不是對拓人毫不關心,只是提起時,媽媽仍把重心放在陸人身上。

父母對兒女有期望無可厚非,只是把全心都放在兒女身上筆者認為並不是好作法,畢竟他們總會要長大,過度保護是愛他亦或是害他呢?

四人再度一起聚餐,拓人邀小惠一起去溫泉旅行,閒聊中守(風間俊介)提到保險的問題,對一般人來說真的不痛不養,但是聽在拓人耳裡,似乎處處都說中內心的痛處。

生老病死大家都聽過吧?連古人都把病排在老之後,所以就像劇中守說的,年輕人通常不會想到自己會生病,感覺那是很遙遠的事情。

守和陽菜(山本美月)這對篇幅仍然很少,目前看來還只是中和沉重氣氛的支節,不過下回似乎有進展,再看之後怎樣吧!

小惠買了對杯,筆者馬上聯想到多年前大賣的《LAST FRIENDS》杯,上網一查果然發現官網已經在賣了,你有興趣嘛?

如果換做是自己生病了,你第一個會跟誰說呢?還是像拓人一樣自己承受?

向井(齊藤工)喜歡小惠,也打算主動向她告白,說真的男未婚女未嫁,選擇追求真愛也不能說他錯。不過筆者身處的台灣感覺還是比較保守,不知道大家的想法為何?

小惠在看護所照顧一位即使走起路來十分吃力,但卻堅持多走一點的老婆婆。筆者也曾照顧患上ALS的外婆,所以這幕對話似曾相識,外婆在得病前很不喜歡走路,看到椅子就馬上坐下,不過生病後卻和劇中的老婆婆一樣,更想好好把握還可以使用的雙腿。

足球場上的一段看得觸目驚心,拓人奮力想守住球,不過卻被推擠撞到球門而暈倒。向井送他去醫院,本想告知小惠卻被拓人拒絕。看樣子向井會是第一個發現拓人生病的人,十分期待後續的發展!

拓人看到一位ALS末期的病患,全身癱瘓要靠插管維持呼吸,只能用眼睛與人溝通。筆者想起《一公升眼淚》中也有這樣的一段,看到的當下該有多麼震驚,又再想到可能不久後,躺在病床上的就是自己。

小惠決定認真去學護理,因為之前看到那些不放棄的老婆婆,讓她很想知道自己若變成生活無法自理,會抱著什麼心情。她也終於找到真正想做的事,雖然很辛苦,但希望自己能做的事越來越多。

相較著小惠漸漸看到未來,拓人則是正正相反,自己不能做的事將會越來越多,滿腹的委屈他也沒有說出口,只能靜靜的抱者小惠。

「我是不是也要像死刑犯一樣,等著不知何時到來的那天,渾渾噩噩的度日」拓人向谷本醫生說出內心的感受,自己雖然不是很優秀,但也沒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這麼年輕就得到這樣的不治之症?理所當然的能力一一喪失,想做的事無力做、想說的話無法說,這樣還算活著嗎?

ALS在拓人生命劈上一刀,卻不是致命一擊、立刻喪命……這段三浦春馬的表演一樣很出色,與醫生的對話完全沒有配樂,從不願承認到眼眶含淚,崩潰嘶吼接著又硬擠出笑容,拓人的孤獨無助被完整的詮釋出來。

大家一直會把這部與2005年的《一公升眼淚》比較,但是筆者認為兩個病人的心境與背景完全不同。那時的主角各方面都很好,課業、家庭、交友都是令她開心的,同樣是生病,但是擁有很多美好的回憶與來自各方的溫暖,知道得病的瞬間也不是獨自承受。

但是目前拓人卻不是,沒有什麼想做的事、也沒有很真誠的朋友、在家更是不受重視,本身自我認定就已經很不完全,又遭受如此巨大的打擊,內心的苦楚也無人能訴說。這樣的差異,讓筆者很期望後續的劇情可以帶出更多有關『活著的價值』相關議題。

靜靜看著並肩走路的情侶、嬉笑打鬧的小朋友、白頭到老的老夫妻,這時畫面刻意不收音,觀眾更能體會到拓人內心的寂寞與空虛。

吃著弟弟剩下來的炸雞塊,拓人淚水不禁滑落,之前他曾說小時候難過時只要吃到雞塊心情就會變好,但是此時卻食之無味,內心更是百感交集。

炸雞塊在三集中已出現多次,編劇利用同一種食物更能讓大家投入,相信觀眾看著拓人邊吃邊掉淚的畫面,都會跟筆者一樣十分鼻酸心痛吧!

劍心補充:

在修改本文時,完全感受到Ingrid寫這評的用心,把她的親身經歷融入劇情和文字之中更是難得的勇氣,希望有看此劇的朋友之後也多多支持她的文章。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4,241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