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毒》第2,3話 (7.5, 7.5分)




除了第三集結尾時的意外,劇情依然是不溫不火的節奏走向,但如同看推理小說一樣,每一幕都有意義地為真相舖排,場景及角色們細節的表現讓觀眾能感受到事件背後的懸念,鏡頭及音樂的搭配也相當出色,值得推介給喜歡日本推理小說的觀眾。

作者:Chris
收視:10.5%、10.1%


劇 名:名もなき毒
電視台:日本電視 NTV
首 播:2013-07-05
時 間:逢星期五晚十一時

原 作:「誰か Somebody」「名もなき毒」/宮部美幸
編 劇:神山由美子
導 演:塚原あゆ子、金子文紀、山本剛義、竹村謙太郎
監 製:鈴木早苗、橘康仁

音 樂:横山克
主題歌:「あい」/近藤晃央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 主要人物 ============
杉村三郎 - 小泉孝太郎 主演
杉村菜穂子 - 國仲涼子
園田瑛子 - 室井滋
今多嘉親 - 平幹二朗
杉村正子 - 木野花
水田 - 本田博太郎
手島雄一郎 - 室剛
椎名 - 岡本玲
加西新 - 森崎ウィン
杉村桃子 - 矢崎由紗
卯月勝敏 - 菅原大吉
============ 第1部 「誰かSomebody(1話~5話)」 ============
梶田聰美 - 深田恭子 01~05
梶田梨子 - 南澤奈央 01~05
濱田利和 - 高橋光臣 01~05
梶田信夫 - 平田滿 01~05
伊藤和枝 01~05
============ 第2部「名もなき毒(6話~11話)」 ============
古屋曉子 - 真矢みき 06~11
古屋美知香 - 杉咲花 06~11
原田泉 - 江口德子 06~11
秋山省吾 - 平山浩行 06~11
============ ============ ============

《無名毒》小泉孝太郎、深田恭子 2013夏季日劇前瞻


梶田聰美(深田恭子)說出自己小時候曾被綁架,被關在一個密室兩天才被母親接走,父母當時並沒有報警,選擇了搬家並放棄在友野玩具廠的工作,母親當時由於得到老闆的許可,可以在家工作,自此這個家又回到了不安定的生活,因此她認為這段被綁架的黑歴史跟父親的死有關。

杉村三郎(小泉孝太郎)到出意外的地點勘察,果然發現附近很多單車疾速行駛,接著到負責案件的「城東中央警察署」詢問,結果不意外被打了回票。

他從妹妹梶田梨子(南澤奈央)帶來的回憶錄大綱及照片中,找到這間倒閉玩具廠的員工大合照。於是三郎找到這個玩具廠老闆,但由於其年事已高記憶早已模糊,加上老人家有點重聽,結果什麼都問不成。

但三郎依稀察覺到他可能知道些什麼,只是不願透露。離開時,老闆的媳婦偷偷告訴他,可以找老闆以前的得力助手關口打探,但早已遺失了連絡地址。

其後,三郎跑到警察局收集線索,但作為局外人,自然沒有警察理會他,於是又再一無所獲。這時有個人進來問是否有人在調查這件事。

岳父今多嘉親(平幹二朗)過份熱心地想聽取關於這事件的情報,想知道小泉查到什麼線索,氣氛營造得就像事件也跟他有關似的。

回到家後三郎和妻子杉村菜穗子(國仲涼子)討論案情,她認為大家都忽略了聰美被綁架這件事,尤其是當時那個家庭的應對態度很不尋常,會否因為聰美被侵犯,所以才選擇放棄一切離開。

咖啡廳內,聰美的未婚夫濱田利和(高橋光臣)不希望婚期延後,但與此同時,他又似乎跟梨子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聰美透露綁架她是一個女人,並且說了「都是妳父親的錯,要是不聽話,我就殺了妳」,此消息完全推翻三郎及菜穗子對綁架事件的猜測。

知道當初綁架聰美的是女人及當時的對話後,同樣喜歡扮偵探的菜穗子立刻猜想梶田信夫是否因為出軌,他的情人向其報復所以綁架了其女兒,也因此最後沒有報案並匆匆離去。

突然從電視傳來一陣熟悉的音樂,正是聰美未婚夫的手機鈴聲,經詢問此手機鈴聲並不常用於男人身上,但觸覺較遲鈍的三郎,此時還沒有想起梨子也是這個鈴聲及對二人起疑心。

公司後輩椎名遙(岡本玲)提議三郎可以製做及派發傳單,以向途人取得更多關於事發時的線索,而上司及同事們則繼續賣萌。雖然很顯然跟案件無關,但室井滋飾演的這個上司角色每次出場都很浮誇,令觀眾印象深刻,而岡本玲的活潑表現,以及對三郎沒有歧視及企圖心,算是在公司中唯一支持他的人,也是個很討喜的角色。

再次來到出意外地點前的公寓查探,管理員說沒見過死者,意外從路人口中得知事發當天單車肇事的犯人,可能是附近的中學生。這一消息使三郎更覺得這事故跟二十八年前的綁架案沒有關係。

期後,拜訪梶田家整理回憶錄文件時,一張梶田信夫手寫的紙條掉了出來,上面寫著「結子」及三組疑似電話號碼,但打過去發現全是空號。繼出場人物的懸疑後,終於出來了最經典的證物猜謎。

周末,三郎、遙及梨子三人在事故地點發放傳單,一位神秘婦人站在馬路另一端遠遠望着,三郎正想過去打招呼時剛好被攔住,再回頭時此人已消失。

繼續發傳單時,一台單車疾速行駛而來迎頭撞上了三郎,他手中的傳單四散空中,倒地的瞬間體驗到信夫當時的感受:「我就要這樣死了嗎?如同被陌生人下毒一樣,荒謬地死亡」

小泉孝太郎小人物式的獨白是本劇出色的環節之一,雖然身處於幸福之中,但仍擔心及懷疑這種幸福的存在。相比起三郎獨白透露出的迷茫,每一次菜穗子說出對案件的見解都相當有見地,由此可見二人的成長經歴及對自身價值的肯定有很大不同,不過正是這種互補反而構成了這個溫馨的家庭。

數段打探案件情節,表面上男主角在調查過程中毫無收獲,但在觀眾的立場,於每次的訪探中,即使可能是個僅有一幕露面的配角,或是一個表情或一句說話,也保留着一定的秘密及懸念。到目前為止,每一個被打聽過的證人,理論上都可能有需要再次詢問,這方面的懸疑度拍得很好。

主線的案件劇情,尤其是過去的經歴,雖然有點偏向灰色,但每當回到家裡,或者跟公司後輩聊天時,又能重新回到彩色的世界,不像某些推理日劇那樣全片過份黑暗,這方面的平衡度也做得不錯。

連續劇跟單元劇不同,只要錯過中間一集,後面的很難追回,所以收視預期會繼續走下。但撇開收視率不談,看本劇猶如直接觀看小說,一層層的漸進,每到一個單元結束又來一點小突破,加上攝影效果及音樂帶感,截至目前看來,是一套沒什麼缺點的推理連續劇。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135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