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 麵水拉麵 (60分) 拉麵只有湯還好,無水服務開眼界




麵水拉麵來自名古屋,之前已登陸澳門,香港銅鑼灣店因為開在一蘭附近加上開業時間接近,毫無人氣生意慘淡,老闆否認被一蘭搶生意說一蘭水準一般只贏廣告,但在下親身去吃過後,整碗拉麵只有湯頭合格,沒為客人奉水更是大開眼界,單看食物和服務,一蘭已夠KO麵水九條街,高下立見。


因為在下早前接受蘋果日報邀請,訪問有關對一蘭拉麵的看法,故此之後幾天都有跟蹤相關報導。之後看到這一篇,內容講述一蘭爆多人排隊時,一街之隔另一家同樣新開的店明顯冷清,是蘋果一貫以強烈對比帶出話題的手法。

重點是知道這裡開了麵水拉麵,在下對於這品牌有點認識,因為麵水進軍香港前早在澳門插旗,在利澳酒店的飯田日本料理內開設麵檔,在下早前到訪澳門和當地人交流過拉麵心得,知道這是當地有名的拉麵之一。

不過今次麵水來香港認真無聲無色,和一蘭撞期自然是擇日問題,但連傳媒報導也欠奉實在低調得過份。既然有點認識,又肯定不用排隊,就心想過來試試,看看負責人在訪問中「否認被一蘭搶生意,強調一蘭在日本地位一般,只是鋪天蓋地廣告吸引港人幫襯」是真是假。

既然是來自日本,當然要看看當地的評價,《らーめん 麺水》來自名古屋,2004年開店,現時只有在該市的兩家分店,tabelog的評分是3.25及3.00,看這分數的話,這店在日本的地位比一蘭更一般。

在下去光顧時正值一蘭開幕後數天,仍有上百人排隊,那麼一街之隔的麵水又如何?

店內有吧台位又有一般的四人桌,加起了三十多個座位,裝修雖然簡單但也算闊落,感覺不輸一蘭,顧客人數雖未到拍烏蠅但只是半滿,以在銅鑼灣開業的過江龍品牌來說有點弱。

在下坐在吧位,發現桌面比在下去過任何一間都要窄,看看在下右邊的外國人,桌面只能裝到拉麵盤,已沒深度放水杯。

然後在下發現奇怪,為什麼左右兩邊的顧客都沒有水杯?在下等了幾分鐘,決定揚手叫侍應,才得到圖中的一杯室溫暖水。在下縱橫香港日本多家拉麵店,水方面從來都只有兩種情況,第一是店員主動送上水,第二是有水瓶和杯讓客人自行盛水,當中還有部分拉麵店是兩者皆有,然而同時皆無的還是第一次。

日本餐廳最著名的是服務態度,吃拉麵前有水喝,無論是多小多沒名氣的店,都是必然的事,想不到這間來自日本的麵水會完全忽略這一點。而且還不是提供傳統日式拉麵會奉上的冰水或冰茶,未吃已經大大扣分。

終於有水喝,就開始點菜,這裡採用點菜紙的方法,選項沒一蘭豚王那麼多,但感覺很奇怪,首先用畫白板的粗紅筆已經有趣,再看看紙上中間的位置,是要顧客「刪去不需要的配菜」,一般人點菜都是「圈想要的選擇」,這個邏輯是否有點反傳統?

接著是等吃,等待時間比在下去過任何一間拉麵店都要長,要十分鐘以上,但明明顧客不多,幾位師傅都好像很空閒。之後更發現比在下遲5分鐘點菜的鄰座情侶緊接在下上菜,到底廚房在搞什麼?

這是「叉燒特濃豚骨拉麵」($80),論賣相尚可未見出色,配料也是大路選擇,豚骨拉麵總不會出現牛油粟米這些古怪東西。

先來一口湯,喝得出是真材實料有火喉,而且濃度不俗,大概是「拉麵來」一般湯頭再濃一點的水平。

夾起一束中幼身的麵,已發現有點糾纏黏在一起,吃入口的確是在下要的硬麵,但為什麼口感那樣奇怪?用文字來表達的話,就是每條麵面頭都有一層膠的感覺,咬下去是硬但沒什嚼勁,當然麵香也欠奉,是在下近期吃過最奇怪的拉麵。

叉燒方面更打破紀錄,是在下於香港日本吃過有名堂的拉麵中瘦肉度No.1,接近完全沒有肥肉部分,尤幸肉質不算太韌稍為用力咬也能咬開,但肉香或者肥瘦交融的口感就欠奉。

半熟蛋流心度不足,入味度也屬一般,就是極普通的貨色。

整碗麵份量不算多,比一蘭及一風堂多一點,因為全碗麵唯一有水準的是湯頭,故此也老實不客氣全喝光。

吃完後,店員有問在下味道如何,在下忠實地回應說「湯最好」,然後他就說請多多介紹給朋友。在下不知道是否因為新開所以水準如此,但既然讓在下親身吃過,就會得出沒有回頭這結論,反正在銅鑼灣拉麵店多如繁星,就算不排一蘭和豚王,都有很多更好的選擇。

回看文初的報導,老闆提及「否認被一蘭搶生意,強調一蘭在日本地位一般,只是鋪天蓋地廣告吸引港人幫襯」。在下認同一蘭在日本無論地位和味道都不算上級,但人家來到香港能保持日本中級(即香港上級)的味道,就算不宣傳,單憑拉麵本身已經夠搶盡你的生意了。


麵水拉麵

地址:銅鑼灣駱克道470號地下
電話:2892 0311
時間:星期日至四: 11:00-23:00, 星期五、六 11:00-00:00

麵水拉麵 OPENRICE 連結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3,618  |   文章分類: 拉麵沾麵, 美食分享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