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重之櫻》9-11話 (8.0分)




長州藩挾天子以令諸侯已讓天皇憤怒,因天皇之器重使會津完全臣服。今次一連三集劇評,八重與京都雙線發展,而八重的戲份終於比之前多,上次劇評擔心的事似乎沒有出現,可喜可賀。此外池田屋事件及佐久間象山被殺的場面,營造出暴風雨前夕的平靜感覺,甚具電影感。

作者:北條彰
收視:15.1%, 12.6%, 14.3%

《八重之櫻》

劇 名:八重之櫻
電視台:NHK
首 播:2013-01-06
時 間:逢星期日晚八時

編 劇:山本睦美(むつみ)
導 演:加藤拓
監 製:內藤慎介

主題音樂:坂本龍一
音  樂:中島伸行(ノブユキ)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山本家===============
山本(新島)八重 ─ 綾瀬遙(幼年期:鈴木梨央) 主演
山本覺馬 ─ 西島秀俊 山本佐久 ─ 風吹純
山本権八 ─ 松重豐 徳造 ─ 戶田昌宏
阿吉 ─ 山野海 山本三郎 ─ 工藤阿須加
山本うら ─ 長谷川京子 新島襄 ─ 小田切讓
===============會津松平家===============
松平容保 ─ 綾野剛(幼年期:山下哲平)
松平容敬 ─ 中村梅之助 照姫 ─ 稲森泉
敏姫 ─ 中西美帆
===============西郷家===============
西郷頼母 ─ 西田敏行 西郷千惠 ─ 宮崎美子
===============山川家===============
山川兵衛 ─ 山本圭 山川艶 ─ 秋吉久美子
山川与七郎 ─ 玉山鐵二(幼年期:里村洋)
山川二葉 ─ 市川實日子 山川美和 ─ 澤田汐音
山川登勢 ─ 白羽ゆり 山川健次郎 ─ 勝地涼
山川捨松 ─ 水原希子 山川常盤 ─ 信太真妃
===============神保家===============
神保内蔵助 ─ 津嘉山正種 神保修理 ─ 齋藤工
神保雪子 ─ 蘆名星
===============其他會津藩士===============
田中土佐 ─ 佐藤B作 林權助 ─ 風間杜夫
佐川官兵衛 ─ 中村獅童 萱野權兵衛 ─ 柳沢慎吾
簗瀬三左衛門 ─ 山野史人 竹村幸之進 ─ 東武志
小出鐵之助 ─ 白石朋也 橫山主稅 ─ 國廣富之
梶原平馬 ─ 池内博之 秋月悌次郎 ─ 北村有起哉
廣澤富次郎 ─ 岡田義徳 黒河内傳五郎 ─ 六平直政
古川春英 ─ 小市慢太郎
===============會津藩的女性們===============
高木時尾 ─ 貫地谷詩穗梨 (幼少期:山岡愛姫)
中野竹子 ─ 黒木美沙 日向ユキ ─ 剛力彩芽
高木澄江 ─ 宮下順子
===============江戶幕府===============
徳川齊昭 ─ 伊吹吾郎 阿部正弘 ─ 久松信美
徳川慶喜 ─ 小泉孝太郎 久世大和守 ─ 津村和幸
榎本釜次郎 ─ 山口馬木也
===============新選組===============
齋藤一 ─ 降谷建志 近藤勇 ─ 神尾佑
土方歳三 ─ 村上淳 沖田總司 ─ 鈴木信二
永倉新八 ─ 水野直 藤堂平助 ─ 住吉晃典
===============佐久間象山塾===============
川崎尚之助 ─ 長谷川博己 佐久間象山 ─ 奥田瑛二
吉田寅次郎 ─ 小栗旬 勝麟太郎(勝海舟) ─ 生瀬勝久
===============薩摩藩===============
大山彌助 ─ 反町隆史 西郷吉之助(隆盛) ─ 吉川晃司
大久保一蔵 ─ 徳重聡 島津齊彬 ─ 林与一
===============長州藩===============
桂小五郎(木戶孝允) ─ 及川光博 久坂玄瑞 ─ 須賀貴匡
槇村正直 ─ 高嶋政宏
===============其他諸侯===============
井伊直弼 ─ 榎木孝明 徳川慶恕 ─ 金子賢
徳川慶篤 ─ 杉浦太陽 松平春嶽 ─ 村上弘明
松平定敬 ─ 中村隼人 徳川慶福 ─ 葉山奨之
===============其他藩士===============
板垣退助 ─ 加藤雅也 宮部鼎蔵 ─ 宮内敦士
真木和泉 ─ 嶋田久作
===============朝廷===============
孝明天皇 ─ 市川染五郎 岩倉具視 ─ 小堺一機
三條實美 ─ 篠井英介 近衛忠煕 ─ 若松武史
中川宮 ─ 小須田康人
===============京都市井===============
大垣屋清八 ─ 松方弘樹 小田時榮 ─ 谷村美月


進入第九集《八月之動亂》,承上集當容保(綾野剛)知道天皇的用意後,會津與長州藩的積怨日深,與此同時容保批准覺馬(西島秀俊)設立洋學所,為改革軍隊舖路。

另一方面,八重(綾瀨遙)日漸長大,並開始教小朋友炮術,對於教導小朋友八重非常認真,絕不能讓他們在練習場搗亂。同時亦知道照姬(稻森泉)想挑選女子入城工作。

與此同時,薩摩藩的高崎拜訪秋月悌次郎(北村有起哉),高崎帶來密令希望可以雙方聯手擊退長州藩。面對今次的賭博,容保只能孤注一擲,與中川親王會面,並得到敕令。事實上面對長州藩的來勢,會津沒有選擇,現階段只能與薩摩藩合作,但沒想到此舉卻成為日後戰事的開端。

會津晚上立即秘密行軍到御所保護天皇,以捏造敕令之名將長州趕走。本來久阪玄瑞(須賀貴匡)要求立即進攻,但三條實美(篠井英介)指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就會成為朝中敵人,結果雙方只能在城門外對峙,最終長州軍更要撤退,無需一兵一卒就能令對方全身而退是最好的結果。

成功令長州軍撤退,會津得到孝明天皇(市川染五郎)的嘉許狀,信中更附有阡皇的和歌內容:

「蒼松傲立,四季常青葉不落;君侍同心,共守盛世永不衰。」

按字面理解並不困難,這令會津的藩士皆感動流涕,天皇進一步將會津藩視為自己的心腹。

此外,壬生浪士亦得到新稱號,就是大家熟悉的新撰組。他們在京都進行的工作終被肯定,下一集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池田屋事件」,就是他們的傑作!

照姬到了場館,想選擇女子入城工作。之前發生插曲,由於西鄉賴母(西田敏行)被禁足,但妻子千惠(宮崎美子)仍到場館練武,使人有微言,畢竟被罰的人就會被冷待。而八重出色的表現得到照姬注目,更成為了熱門人選。

正在眾人認為八重會入城之時,所選的反而是時尾(貫地谷詩穗梨),此消息令所有人空歡喜一場,即使是時尾都感到詫異。事情有時就會這樣,一個資質好的人未必得到欣賞,也許大家在職場上都感受過,可能連決定的人都說不出理由。也許八重過於剛強,反令照姬感到不自然,這個可能是唯一的原因。

失落的八重在射擊場呆滯,尚之助(長谷川博己)只好安慰,並表示自己製作鐵炮一定要得到八重的協助,尚之助表面上指鐵炮的事情,但總是覺得他已開始對八重有好感,二人的微妙關係正式展開。

來到了第十集《池田屋事件》,佐久間象山(奧田瑛二)終於解除禁令,到洋學所與覺馬會面,更表示繼續推動開國的道路,對於佐久間而言,開國才是國家的出路。但與此同時他會成為眾矢之的,攘夷的浪士定必將他視為敵人,但佐久間對此毫不關心,覺得自己為國家效力,不應該會被殺。

即使八重如何不願意提親,但父母仍不斷為她尋找對象,不幸未能成事,今次亦不例外,因為一次爆炸令對方卻步,情節有如動畫般。尚之助同時受傷,但仍然研發出槍炮,這次他正式與八重第一次「觸電」。上次提及過筆者擔心劇集過分注重歷史事件,可能會將二人的感情線變成石頭爆出來,結果就用了最簡單的方法表現,不單今次,往後更有充足劇情將二人牽引起來。

長州軍在八月的動亂敗退,但其實在京都的兵力沒有減退,長州的藩士不斷地被新撰組追殺,桂小五郎(及川光博)指不能輕舉妄動,但他們的行縱已被新撰組發現,甚至查出意圖火燒京都計劃。容保得知事件後決定先向一橋慶喜(小泉孝太郎)取得支援才採取行動。

但新撰組遲遲未收到容保的指示,竟然決定先發制人。在此想表揚池田屋事件情景,先用吹笛來穿插,營造暴風雨前夕的感覺,其後出現腥風血雨的畫面,連新撰組的服飾都染上鮮血,與其說是誅殺,不如用屠殺更合適。事件亦令新撰組名聲大燥,但與此同時卻令京都局勢萬劫不復。

覺馬到場發覺已經一發不可更拾,一夜間令長州藩鎖定會津藩,正所謂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今次事件令薩摩藩全身而退。長州藩更不斷加強支援,有意在京都開戰。以往大家或會對新撰組有浪漫幻想,但事實上是否如此?本劇就帶給觀眾一個訊息,新撰組只是自以為是,不顧後果的蓋世太保!(※註:二戰時期納粹的秘密警察)

八重與尚之助的感情舖排又來了,今次是尚之助因新式鐵炮不被採用而感憤怒,留意上彈方式已經接近現代,可以就是一大突破,八重有見鐵炮已經過熱,可能會對尚之助構成危險,於是立即上前制止。八重更用覺馬的例子來安慰尚之助,使他得到釋懷,明顯地二人的感情是建築在鐵炮之上。

今集是本劇前10集關東收視最低一集,除了因為同期棒球賽高收,另一個原因是他─新島襄(小田切讓)的登場。小田切讓可以說是「日曜日之毒藥」,之前有《我的妹妹》及《家族之歌》的「佳績」,不得不令人擔心,所以他在後期出現之時,劇集收視比《平清盛》更差也不足為奇,如果他連大河劇都可以毒死的話,希望他不要在星期日出現好了。但反過來想,能在高收的棒球賽影響下仍保著12.6%,已是有所交代。

第十一集《討伐守護職》一開始再用上集池田屋的方式,不過今次就更寧靜,只是小朋友吹玻璃,再次營造氣氛,今次被殺的正是佐久間象山。

今集主要有兩個情節,一是八重之弟山本三郎(工藤阿須加)執念上前線作戰,另一個是長州正式向會津宣戰。首先是三郎,因為佐川官兵衛(中村獅童)受命到京都招攬人才,但三郎未滿16歲,所以權八(松重豐)不批他准上戰場,事實上三郎實力上亦有所不足,即使滿16歲上戰場能力亦成疑。

京都方面覺馬得知佐久間的死訊,對攘夷的浪士更加憤怒,什麼斬奸狀只是排除異己的藉口。同時當長州知道佐久間的死訊,更意味他們要在京都奪回控制權,支援亦不斷到來。

回到八重方面,她對三郎能否協助官兵衛感到懷疑,尚之助只是輕言覺馬與八重都過於武勇時,八重就不高興,更到縫紉班協助,說明自己都有女性一面,情景似乎回到了初認識時的模樣。

在縫紉班由紀(剛力彩芽)可表現出精細的手工,與此同時收到時尾的來信,表示在城內生活安好。

容保此時染病,似乎給人積勞成疾的感覺。另一方面覺馬得知長州正在京都擴軍,因為池田屋事件的自作主張,使一橋慶喜不作任何協助,使會津變得孤立。此外佐久間的松代藩為了明哲保身,不但為佐久間加上莫須有罪名,更將其滅門,這些消息令人覺得更難過。

三郎不斷向官兵衛展示實力,但卻被打至片體鱗傷,更因為私自申請入隊被權八斥罵。晚上尚之助開解三郎,從中了解自己的不足。翌日官兵衛到訪,指被三郎不屈不撓的精神所感動,不過現在仍未是入伍之時,權八亦對三郎說不會任何事都順利,但只要認為正確,努力地去請求,可能會有循序漸進的改變。我們日常生活可能經常面對類似情形,但大家有沒有中途放棄?放棄之後有沒有後悔?今集三郎的部份正正為大家帶來堅持的信念。

覺馬、大藏(玉山鐵二)、平馬(池內博之)到敵方陣營收取情報,這時有個疑問,為何不派人去做?三人在劇中都算是要員,原則上似乎派人收取情報會更好。結果他們被發現,幸好平馬懂當地口音而逃過一劫,雖然未能知道具體內容,但都知道長州軍已到城外。

由於事態嚴重,會津只能向一橋慶喜求助,這時會津的部隊已經沉不住氣,就在差點動亂的時候,傳來天皇決定出兵討伐長州的消息。下一集明顯會有戰爭場面了。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1,936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標籤: , , , ,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