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CELESS》第6-8話 (6.0分) 萬千神蹟耀主角的熱血奇幻大作




這三話步入主線,主角如《LIAR GAME》神崎直一樣天真又無知,要人抹屁股幫忙,但故事設定為現實商業世界,主角單靠熱血說不通之時,編劇使出必殺技,改變人類價值觀讓貴廿倍的保溫瓶大賣,再安排三五七個神蹟幫助他,及製造冷血至極的奸角來突顯主角的好,於是出現一部「現實作舞台,奇幻度爆燈」的神作,教人深深拜服。


《PRICELESS》

劇 名:PRICELESS~あるわけねぇだろ、んなもん!~
電視台:富士電視 CX
首 播:2012-10-22
時 間:逢星期一晚九時

編 劇:古家和尚
導 演:鈴木雅之、平野真
監 製:牧野正、村瀬健

音 樂:佐藤直紀
主題歌:「Jumpin` Jack Flash」/The Rolling Stones

官 網:連結
維 基:連結

演 員

金田一二三男 - 木村拓哉 主演
============ Miracle魔法瓶 ============
二階堂彩矢 - 香里奈
模合謙吾 - 中井貴一
榎本小太郎 - 藤谷太輔
大屋敷統一郎 - 藤木直人
財前修 - イッセー尾形
大屋敷巖 - 中村敦夫 特別出演
============ 幸福莊 ============
鞠丘貫太 - 前田旺志郎
鞠丘兩太 - 田中奏生
鞠丘一厘 - 夏木麻里
============ 其他 ============
廣瀨瑤子 - 蓮佛美沙子
廣瀬遼一 - 草刈正雄
藤澤健 - 升毅

《PRICELESS》木村拓哉、香里奈 2012秋季日劇前瞻


因為去日本旅行的關係,再加上劇集水平到達難以置信的新境界,不知怎樣寫的情況下放低了這部《PRICELESS》沒寫,但到了今天決定下筆,和大家一起看看這部曠世奇作。

第六話開始劇情算是進入主線,主角金田一二三男(木村拓哉)正式打入保溫瓶事業,並以此開啟向大屋敷統一郎 (藤木直人)反擊的情節,不過當中過程又再陷入本劇最初不合理的問題,而且變本加厲。

第五集提到他們賣熱狗賣了幾天就吸引廣瀬遼一(草刈正雄)以一千萬收購。這世界的確是有一本萬利的生意,但可以在幾天就做到一本萬利的有幾多?Steve Jobs和Bill Gates都未有這個能耐,更何況是非常傳統的熱狗生意?真的好吃至此,原本那間餐廳應該早就被人網上瘋傳,老閣藤澤健(升毅)早就發達,還等你金田一發揚光大?

在下當日看的時候覺得這劇情未免太誇張失實,但寫此文時卻覺得這已經是本劇比較正常的情節,因為之後的更加讓人拍案叫絕。

如果你住在貧民旅館,突然有一千萬日元,你會怎樣做?就算不豪花,也起碼讓自己過回稍為舒適一點的正常生活吧?然而我們大能的主角會把全部錢拿去投資,一個人傻很正常,還要讓出名精打細算的二階堂彩矢(香里奈)和模合謙吾(中井貴一)陪他一起癲,可能性實在太低了,唯一解釋是在大神魅力下,身邊人會被洗腦。

退一百步看,投資也可以,最重要是賺錢,要賺錢必須先了解投資的東西是什麼,怎樣生產和推銷,然而偉大的主角原來做了多年保溫瓶事業,卻對於商品的生產包裝推銷發售流程一竅不通,做決定只因為對保溫瓶有感情,看來他的投資眼光比聽號碼就買股票的牛頭角順嫂更獨到。

我們必須承認這世界是有把錢亂花的白痴,但劇集設定金田一是在大公司營業部工作十多年還做得不差,在這個工作環境打滾下可以對經營和推廣毫無認識,簡直就像是住在艇上的水上人不懂游泳同樣難得。

第六集最精彩的是截圖這一幕,商品生產有困難?加把勁就行。產品推銷不成?努力就可以啦。這裡金田一教會我們一個嶄新的道理:做生意?不需要計劃和相關知識,只要熱血,什麼都可以做到!

讓我們不考究終極保溫瓶是否真的可以做到,然而出來售價是60,000日圓,折算HK$5,500左右。想問問各位朋友,你會考慮用這個價錢買一個保溫瓶嗎?相信就算是盲目力撐此劇的粉絲,都不敢隨便開口說會吧?

這世界有一種東西叫「價值觀」,可樂數元一罐,飯盒數十元一個,是現時大家腦海中根深柢固的想法,日本名牌保溫瓶在香港也只是售數百元的同時,$5,500的誰會買?更何況保溫瓶不是現代生活必須品,又不像iPhone那樣有革命性的改進,能突破既有價值觀的可能性,大概和中六合彩頭獎無異。

編劇為了讓主角的大能繼續普照天下,安排了能把商品點石成金的經濟記者能見実(香川照之)發現這保溫瓶,寫成報導讓形勢逆轉。在此再問大家一次:你會因為一篇報章推介,就拿出HK$5,500去買一個保溫瓶嗎?

在我們身處的世界,點石成金也有一定的限制,畢竟保溫瓶是很大眾化而且簡單的產品,不能像Robert Parker評紅酒那樣有龐大的揮舞空間。在這情況下,有公司會大手買入那終極保溫瓶已經是奇蹟,之後全部售罄更是神蹟。

這反映出編劇有無敵必殺技:主角無能想法有問題陷入危機?不要緊,可以安排奇蹟讓他逆轉,一個奇蹟不夠力?加多個神蹟又如何?

因為匪夷所思地好生意,於是出現生產能力不足的問題,在此時編劇突然不玩神蹟讓小工廠一日起一百萬件貨,而把問題現實化,目的當然是為了彰顯主角另一大能:人情味。

想法偉大但做事無能只懂說努力的人,總要有人幫他抹屁股,而這個工作就交由彩矢和模合去做,彩矢負責把金田一的想法變成計劃現實化,控制生產流程及分工,而模合就主打金田一不懂的人際關係網絡,從中得到情報及合作商機。

其實這設定大家可以在《LIAR GAME》中見到,木村拓哉的金田一就是戶田惠梨香的神崎直,這類人天真到傻但有魅力,於是吸引有真正實力的高人如秋山深一(松田翔太)為她抹屁股。《LIAR GAME》中很多時都是秋山做主導,神崎的死正直有時更被他所利用做武器,故此觀眾會覺得天真和現實得到平衡而叫好,然而《PRICELESS》卻是由天真主導的另一模式。

拉攏不同工廠合作是好事,但到了有其中一家生產能力出問題拖累整體進度,放棄是逼不得已但必須做的事,更何況該廠的廠長相馬(平泉成)也有自知之明,但金田一就是抱不放棄的精神,當他的工廠是自己的生意,為他解決問題。

純粹以感情角度看主角所做的事當然好,但既然是做生意就不可能違背商業原則得太離譜。如果所有合作伙伴的問題都要由金田一去處理,那就等於把公司擴大成為擁有十多間工廠的規模,他有足夠的資金和人手嗎。再看遠一點,幫助合作伙伴之時,誰能保證人家一定會感激你而不是利用你而達一己私利?

金田一反對捨棄相馬的出發點是「大家一起做才有意義」,如果這是中學的學園祭就十分正確,然而在現實社會商業世界,這一種只重視過程不重視結果的想法絕是無法生存的。生產速度不及讓客戶抱怨公司信用度下降,產品賣不出公司蝕錢,連累工廠也陪葬,難道這又是高呼「大家一起做才有意義」可以解決的問題嗎?

無論在想法和能力上,金田一都非常不適合做生意,改在福利機構工作或者教育上可能會較為適合。也許編劇也知道這一點,於是安排和他做生意手法完全相反的大屋敷統一郎(藤木直人)當宿敵。

大屋敷走徹底功利主義路線,不適合發展,會拖後腿的人和事,會立斬決不留情面,然而他做得太徹底和不近人情,故此受到各方的不滿。

編劇安排這二人的對立,除了增加戲劇效果外,某程度上也是為了突顯主角金田一的「好」和「正確」,觀眾覺得大屋敷很討厭,自然會對和他做事方法相反的金田一好感度增加。

這也許能夠騙到比較天真不了解社會現實的觀眾,但對於我們這些早被社會洗禮的人來說完全不起效用。稍有頭腦的人都會明白,金田一和大屋敷二人的生意模式根本是各走極端,兩者皆是失格的商業領導者。如果硬要比較的話,在下甚至覺得大屋敷的那一套比金田一更有成功希望。

真正出色的做生意方式,一定是「情感和冷靜兼備」,平時對別人好加以幫助,到了關鍵時刻要果斷斬關係,做到「仁至義盡,問心無傀」已可,絕不能為了其他人而讓自己陷入泥沼陪葬,人生有幾多個十年?現實世界跌倒了可不是空喊幾句口號就能復活的說。

此外做生意亦應「過程和結果兼顧」,像金田一那樣照顧他人感受,是將來繼續合作的基礎,但如輕視結果,公司玩完就根本不會再有下次合作機會。相對之下,商業世界其實結果比過程更重要,在結果成功的大前提下,盡量照顧當中的過程,方為營商之道。

金田一只重視情感和做事過程的性格,除了引起外憂之外還有內患,彩矢因為覺得自己不被重視而出走,金田一理所當然發揮出重視情感的做法,就是任由彩矢離去。老實說彩矢才是讓公司能於現實世界運作的命脈,她對公司生存的貢獻比金田一及模合更大,怎樣都要把她留下,但無奈以金田一接近零的商業知識,他大概不知道彩矢的重要性,也許覺得她離去後產生的問題,神會替他抹屁股解決吧?!

同樣因為把合作的工廠當成是自己的企業,於是帶出第八集有關融資及款待的主題。為了爭取越南代表的投資,金田一和大屋敷又再展開對決。

說是對決實在言重,因為營商能力幼稚園級的金田一,感覺只是隨心所欲遊戲人間,他在酒會上只顧吃東西不去聽對方代表發言,甚至說應該帶幸福莊那兩個小孩去吃好東西,都讓人感到滴汗,這些是一家公司社長在正式場合應該做的事嗎?看完對這角色更加反感。

當然,劇情規定神會眷顧他,自作聰明帶對方去棒球場,人家社長一點都不介意,預約餐廳失敗,對方也能對他小小事都不能好好安排視若無睹,甚至主動為他找下台階。正常來說,這樣的一錯再錯早應該列入黑名單。

在下還以為金田一會帶他去吃熱狗,結果是去了吃貧民飯。用這一點來打動越南代表的心道理上合格,如果說金田一早就知道這一點而故意帶他去,也許能展示他的能力為這角色加分,但現在明顯他是誤打誤撞而打動對方,於是未能讓我們對金田一改觀,只能說他經歷了另一次千年一遇的狗屎運。

老實說,此劇早段描述過金田一是個擅於了解對方興趣繼而討好的高手,他第一話做魚鰾的那幕就是證明,古家和尚為什麼不好好運用這點,而要讓一切歸功於神蹟?個人估計這是為了進一步營造主角的純真,不惜推倒之前的設定,又一個神級編劇方法。

至於彩矢的離開和回歸,又是多得大屋敷的極端設定。老實說彩矢早就由小小會計員升至CEO級實力,大屋敷如果真的是那麼結果重視的話,好應該以懷柔手段來讓神級的彩矢繼續幫自己工作,無奈編劇安排他不近人情到鐵血地步,又不懂掩飾人情世故奇弱,把彩矢趕走也是理所當然。

當中出現了一點點有關金田一、彩矢,還有廣瀨瑤子(蓮佛美沙子)的三角關係,可惜瑤子這角色一直以來接近打醬油,她和金田一之間的感情描寫比水更淡,如能讓觀眾投入的話反而是個奇蹟。

看了這三話,在下漸漸掌握了編劇今次創作的重心,就是「熱血和感情是一切」,本來靠這些現實商業世界很難成功,但編劇為了貫徹信念,讓主角在不可能的情況中反勝,不惜改變人類慣常思維及價值觀,安排三五七個神蹟幫助他,還製造一個冷血到極點的奸角來突顯主角優點,於是出現了這部「現實作舞台,奇幻度爆燈」的神作,在此為古家和尚對故事重心不惜一切的堅持致敬,在下將來一定會好好「讚揚」他的。

但話說回來,小孩子及年輕人看此劇,會不會被教導到以為不用學習不需知識,只要夠熱血和堅持己見,再加運氣,別人就會自動幫自己抹屁股繼而成功?看來有點危險,需要PG家長指引呢。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2,437  |   文章分類: 每周劇評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