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亮人生》影評 (80分) 平淡中帶細膩和感動




故事平淡不煽情,卻帶出細膩溫情和點點感動,大路的跨階層友誼劇情成功帶出「生命影響生命」感覺,看得舒服自然。劇情高度集中於貴族主角的改變,有關階級和文化的差異點到即止未有深入,整體是部帶糖衣包裝的人性電影,適合大部分追求平凡感動的觀眾。


故事簡介:

出身法國貴族世家的菲臘(法司華古薩 飾),因一次跳傘意外而幾乎全身癱瘓,只剩下情緒意識和思考能力,終身只能坐在輪椅上,全身無法動彈,唯有聘請一名能24小時照顧日常起居生活的看護。菲臘竟雇用了剛剛出獄、住在巴黎近郊「廉租屋」的黑人男子迪維斯(奧馬司飾)來照顧他,二人一白一黑,一個說話文謅謅一個粗俗無聊,一個西裝筆挺一個愛穿底褲拖鞋,兩個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長時間相處下來,竟爆發出友誼火花,讓人生逆轉過來!

這電影其實已推出了差不多一年,早於2011年11月2日在法國公映,最初只在歐洲數國放映,但因為好評如潮,成為法國10週冠軍,在當地打破《鐵達尼號》票房記錄,男主角更憑此片奪得法國最高「凱薩獎」,把奧斯卡得獎作《星光夢裡人》的尚杜加丹打敗,於是開始名揚國際。

亞洲地區早在三月已有韓國及台灣播映,台灣的譯名是《逆轉人生》,而香港就要到本周才正式公映,並以「打破千與千尋成為史上非英語電影最高票房紀錄」作賣點,到底這電影有多精彩?

作為一個非專業的電影觀眾,在下覺得這部電影基本上是「平淡中帶細膩和感動」,故事本身沒有太多起伏,亦沒有特別緊張感動的情節,接近兩小時的劇情就像是兩個主角的起居生活描寫,但卻因為互動有趣及有火花而帶出趣味。

一個身體殘疾的上流人士,選擇一個膚色不同而又來自貧民社區的人做自己的看護,其實也需要勇氣,正因為二人出身和視野的不同,透過互相影響而做到互補的效果,正是這電影最出色之處。

殘疾人的故事可以很煽情,但這電影能做到只達溫情的程度,當中最深刻的是帶出富有的菲臘生活在象牙塔,其實最想找到一個不對他憐憫和同情,不進行特殊對待的人,也反映了這界別人士的心底渴望:我已經與眾不同了,請不要再以眼光和行動放大這一點。

迪維斯就帶給他一些平常人不會對貴族及殘疾人所做的東西,例如明明有方便上落的客貨車不用,而一起坐跑車,明明吸煙對身體不好,又兩人齊齊吸一支展現平民化的友誼,讓本來富有而孤獨的菲臘感到人間有情,當中的有趣對白互動是維持觀看動力的重要一環。

個人最喜歡的一幕是菲臘的生日會,上流人士的生日就是排排坐看管弦樂的演奏,但迪維斯竟然拿出iPod插上喇叭播美式音樂同時扭動跳舞,並說出「生日就應該如此」感染身邊的上流人士一起放下身段大跳特跳,雖然菲臘不能跳,但此刻就像是迪維斯成為他的手腳代他而跳,體驗了平民但真情流露的生日派對,菲臘也因此而真心微笑著。

最好笑的在下覺得是「油畫」的部分,兩個主角由開始的意見不同,到最後一個拿起畫筆,一個運用智慧,玩死其他上流貴族,為藝術的價值進行了大大的諷刺,讓在下笑得開懷。

此外電影最後迪維斯送給菲臘的「禮物」,讓在下眼裡滲出了點點淚水。一個看護,能為服務的主人做到如此地步,已經超越了主僱關係,就像是一對好朋友,能打破膚色和階級的阻隔而做到,實在難能可貴。

電影非常集中於二人的互動,所以很多支節都從簡,例如沒有怎樣帶出種族階級文化不同所產生的矛盾,頂多只有在歌劇院的一幕稍為提及,但鏡頭一轉已經不再討論,感覺是把這部分和諧化,盡量不去觸及。

此外迪維斯的身世及家庭其實也著墨甚少,例如他的出身和入獄問題只用幾句輕輕帶過,複雜的家庭問題也是蜻蜓點水,整部電影感覺有八成時間是迪維斯在影響菲臘的生命,而倒轉菲臘影響迪維斯方面就比較少。

無可否認以兩小時的電影長度來看,以菲臘的生命改變為重心去開展也是很合理的,總比起太貪心想每一方面都想涉足但最後全部半生不熟好。此外探討社會文化衝突部分又以糖衣包裝來輕輕帶過,想看深入劇情的人也許未能滿足,但作為一部帶點感動的簡單勵志片卻是合格有餘。

這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不過迪維斯的角色本來是名為艾度修路的阿拉伯人,電影最後所講的就是他們真人之後的發展,還展現出真實中二人的樣子。

據說這部電影是因為導演艾力多倫達諾及奧利華拿卡哲看了以菲臘的故事所拍的紀錄片《A La Vie, A La Mort》受到感動,當時已有很多人找菲臘希望把他的故事拍成電影,他們二人於是飛往摩納哥親自找他,終於因為展現出他們之前作品的「幽默感」而成功得到授權。

之後導演和兩位演員法司華古薩及奧馬司一起前往探訪菲臘及共住數天,同時揣摩他的行為動作,電影拍完後導演即時把影片帶到摩納哥給菲臘成為他的驚喜生日禮物,對現實中的主角非常敬重,因此菲臘也親自到巴黎出席首映禮支持。

現在電影大熱好口碑,據說荷里活方面已經買下版權重拍,會拍成怎樣很難說,但現在這部《閃亮人生》的確值得大家一看。

最後想說說這片的名字,香港譯名《閃亮人生》最表面,代表了兩個主角相遇後得到閃亮人生,台灣譯做《逆轉人生》,某程度上也對,因為主角是從人生低谷中逆轉過來,不過「逆轉」這名字總會讓人覺得劇情會有精彩轉折,事實上卻不覺得有。

至於英文名字《Intouchables》照譯是「不可觸及」,意指主角內心一直沒有被人觸及的空虛寂寞,是較深層次,但老實說如果照譯的話恐怕大部分一般觀眾會對這名字感到一頭霧水,影響入場意欲,所以個人認為今次香港改這名字尚算不錯。

人生,如果遇上一個能直達你不可觸及的心靈深處,帶領你逆轉人生低谷,成就閃亮人生,應該可以說是此生無憾。

你,找到了沒有?

這是現實中的菲臘及艾度修路



     

發表留言



瀏覽次數:8,036  |   文章分類: 電影觀感  加入書籤: 永久連結